编撰:了然

摄影:jork1984

又下雨了。望着窗外满天飘飞的雨丝,我竟茫然了,不知道这洋洋洒洒的水滴,算是什么。


说它是秋雨吧,节气已经到了冬天。说它是冬雨吧,却没有冬雨雨夹雪才有的那种冷森森的霸气。


倒是善解心意的北凤窥透了冬雨暖暖的心思,直接把在田野里劳作的人们吹回了家里。于是,无垠的旷野里,只剩下了如纱的雨一层一层的铺向大地莎莎的声音.

不会有人否认细雨与花伞是绝佳的搭配。倘是一袭纸伞遮护了飘动的翠衫,无论是在江南市镇的石板路或是北国暖春的小径田边,在那春情涌动的眸子里,荡漾着少男少女甜蜜的憧憬。


把眼睛闭上,就是一个梦。把眼睛睁开,就是一幅画。或许就是这年年都有的细雨,滋润了多少美丽的情愫;浇灌了从古到今多少文人雅士喷薄的才情。


有时,会莫名的希望下雨,想想也无非是借雨天寻一丝清闲。等雨真的下了,却又不知道自己应该干些什么。

看惯了梧桐滴雨的从容不迫,终究也没学会梧桐叶顽强的定力。倒是时常想起‘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的渔夫,或许,那就是他雨天幸福的悠闲。


看惯了雨洗修竹的清丽,终究也学不会雅致 的清高,每每想起‘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再看看案头那杯散发着妻手香的热茶,也只有拿无病呻什么吟来自嘲了。


欲寻好友瞎聊,却又大都忙得很,孩子,车子,房子。公司,酒店连轴转。素酒淡茶篱菊黄的悠闲,也就永远属于先人们了。

倘有同性网友聊得来,当属人生之大幸,当尊之。若有异性网友聊得来,当以兄弟姐妹敬之。


如是,平凡的生活,便添了很多的乐趣。


雨天,敲几个文字,就当是雨天的悠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