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帮助过我的人,我把他的名字刻在石头上,永远都不会忘;“伤害”过我的人,我把他的名字写在沙滩上,快些淡忘
三十年前,青涩年华十八岁的我,来到了一个新的学校。面对陌生的环境、陌生的老师、陌生的同学们,越发显得寡言羞涩:跟随外婆成长起来的我,很是有些不可思议的“封建思想”:从小,就很少和男生说话,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小“出土文物”一样不合时宜的女生。
入学第二年春天,我们班组织了骑行郊游,到郊区的森林公园里开展一次集体健身联欢活动。尽管已经与同学们相处半年时间,我却还是很没有自信、很胆怯、很害羞的样子;只与几个平日里相熟的女同学说话聊天。
到达目的地后,联欢会开始了。忘记了那一天是谁提议的:自愿表演节目的同学,表演结束后可以点其他任何一个同学的名字,被点名者也必须演一个节目;如此类推到再下一个人......
忘记了是哪个男同学唱了一首歌,然后喊出来我的名字!瞬间,脑子里一片空白,处于极度尴尬状态:想不起来自己会唱什么歌,更不好意思去唱;脸也开始发烫,只好低下头不说话了!耳边,同学们并没有恶意的起哄声、玩笑声,越来越嘈杂;估计大家都像看着一个傻子一样看着我吧。
这时候,一个男同学说:“我替她唱一首歌吧——罗大佑的《恋曲1990》。”大家立刻鼓掌叫好,因为那时候这首歌是最时尚最流行的。我抬起头来,看到了他:一个又高又胖,带着一幅眼镜的男同学,平时都是坐在教室最后一排,我与他好像都没有说过话。从此,我记住了他的名字,也记住了这支歌,更记住了这次有人“害”我尴尬又有人帮助了我的郊游活动;却早已经忘记了当时那个让我无比难堪的到底是哪个男同学......
年华似水,岁月如歌;转眼近三十年过去了——当年青涩懵懂的女孩子,长成了已近天命之年的妇人。在社会上在职场中一路摸爬滚打、被生活磨砺得坚强许多的我,有时候虽依然天真犯傻,却也失去了很多可爱的羞涩:年会、联欢会上,唱歌?没问题!纵五音不全也不怕:你们敢听,我又如何不敢唱呢?反正连累的是你们的耳朵!!!
我,这半辈子走过,记得最深刻的、想起来还会感动的:不是官场的沉沉浮浮,也不是名利的忽失忽得,更不是大喜大悲的人生经过;而是那些很小很平常的、却能温暖人心的故事——每当听到这首《恋曲1990》,总会回忆起近三十年以前,那个男同学,曾经帮助过我!那时候没有手机、没有网络,没有QQ、没有微信,甚至私家电话都是少有;毕业后,很多同学一辈子都没有再见过了。这个男同学,我和他没有说过几句话的男同学,帮助我解脱了尴尬的男同学,毕业后再没见过......
我们那白衣飘飘的年代,我们那单纯美好的青春,我们那纯真无邪的友谊......到今天,依旧能够让两鬓已经斑白、眼角生出细纹的我,回忆着、怀念着、激动着、感恩着!!!
新的一年即将来临的冬夜,为生活忙碌奔波了一天的我,又回忆起来很多故人往事......坐下来小憩的时候,用古筝演奏出来这支“有故事”的歌:声音更柔和更优美,也更有一些年代感;弦拨岁月,带着我重返十八岁!让一首诉说着感谢的《恋曲1990》飘过人生有限的时空,飘到天涯、飘过海角,飘进每一个曾经帮助过我的人们的耳畔:
谢谢你,在我生命中出现过!祝福你,余生:幸福、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