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旅途中,总有一些场景,是你记忆里唯美的画卷;总有一些人,是你生命里难以割舍的情缘,而续写这份独家时光记忆的就是我们的发小情…

我是个喜欢怀旧的人,尤其是步入奔七之后,记忆如同陈年老酒,总是轻易地把我灌醉,而且有些记忆模糊,却还在模糊中回忆。岁月把所有的过往都刻成模糊的年轮,只是想透过记忆尽力捡拾那些留给我们美好感受的过去,只因那如梦般模糊的旧时光里,有你,有我,也有他。

  那年月,在我们所住的单位大院里,有很多我们的玩伴。虽然大家在一起玩的很开心,但在开心的同时,我却有一种莫名的哀伤与凄凉,还有一丝莫名的妒忌。玩伴们都有兄弟姐妹,而我却没有。母亲在我一岁多时就驾鹤归西,孤苦伶仃的我即无兄弟,也无姐妹,独苗一棵。那时,大人们成天忙着搞运动(先是“四清”,接着又是”文革”),根本无暇顾及我们,我们成了一群无人看管的羊,每天不玩到日落星出不归家。又是一个月明星稀的夜晚,当玩伴散尽,我伫立墙角,仰望星空独自发呆。朦胧的月光洒在身上,将我的身影投射到身边的墙上,模模糊糊,月光投射下模糊的身影,折射着我内心的虚幻、寂寞与孤独,眼神里散发着惆怅、落寞、悲凉与忧伤。孤单的我伴着孤独的童年孤独地成长。


儿时的我们天天腻在一起。那时,没有繁重的家庭作业,也没有电脑、电视,放学后玩是我们的唯一。我们在一起叠罗汉、捉迷藏、掷沙包、踢毽子、滚铁环、拍烟盒、打尜尜、打髀石(新疆称谓,内地有些地方叫羊拐骨)、跳绳、玩老鹰捉小鸡。冬天就更有趣了。我们一起堆雪人、打雪仗、溜冰、踫牛(即打陀螺)、滑爬犁。那时的天气比现在可冷多了,零下二三十度,滴水成冰,每个人帽沿前和眉毛上都结了一层白白的霜。天气虽然寒冷,但也挡不住我们的玩兴。我们不畏严寒,玩的热火朝天,乐此不疲,十分的惬意。

  打麻雀更是我们冬天的保留节目,也是我们儿时最开心的一件事。我们先将一根弹性很强的橡皮筋栓在鸡舍门上,并打开门用木棍支住,木棒上再系一根长绳拉到很远的地方,等鸡舍进了很多麻雀后,老大(孩子王)将绳子使劲一拉,鸡舍门“哐铛”一声自动关上,埋伏在外的我们每人拿一把榆树条子,不待老大下命令,一个个争先恐后地冲进鸡舍,挥动榆树条子向惊恐乱飞的麻雀打去,麻雀随着挥动的榆树条子纷纷坠落。不一会儿,屋内的麻雀被我们消灭殆尽,地上尽是打落的麻雀,我们捡拾起来装进袋子里凯旋而归,到老大家聚歺。老大指挥大家把麻雀拾掇干净,下锅煮沸撇去浮沫后,加姜片、葱段和辣皮子(干红辣椒)炖煮近一小时,一大锅鲜香可口的水煮麻雀就做熟了,每人一大碗十来只麻雀。大家大快朵颐,吃着麻雀肉,喝着炖雀汤,直到肉尽汤干才散伙回家。那雀肉、雀汤是我今生吃过的最香最好吃的美食,想想都叫人垂涎三尺,至今难忘。

每天,我们的小手、脸蛋和衣服都弄得脏兮兮地,而心里却美滋滋地。我们肆无忌惮地一起玩耍,无忧无虑地一起成长,发小情义也在这玩耍中日积月累,不断积淀,不断加深增厚。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里,虽然食物馈乏,也没什么玩具,但这扼杀不了我们好动的天性,反而激发了我们的生存潜能和创造力。我们自己动手丰饮足食,自造玩具寻找快乐。

人生就如同电影里的一个个镜头,我们跑着、跳着、哭着、笑着、闹着一天天长大,从童年到少年,懵懵懂懂、步履蹒跚。岁月就是一个小小的驿站,在这里短暂停留片刻就到了青年。青年时光,我们情窦初开,憧憬着美好的未来,不停地与命运抗争,争着争着就争到了中年。人到中年最无奈,上有老下有小,其中苦衷人人都有体味,但又有谁能真正懂得?俗话说:”最苦不过中年时”。人到中年,已没了青春时的资本,很难再去闯、去争、去玩、去闹,也没了那份激情,有的只是责任和家庭,能做的就是不断负重,挑着担子继续前行。

时间如白驹过隙,就那么打了个盹,一眨眼好多年又悄然过去了,急匆匆一路走来,不知不觉就到了奔七。人到奔七,尝尽了生活的苦与甜,最终将生活酿成了一杯美酒。在我们彼此都经历了人生最为繁华的岁月,观赏过最为绚丽的烟花后,我们的每一次相聚,都会带给我不经意间的惊喜与激动,偶尔还会翻阅儿时发黄的记忆,每个人都会出现在那最真、最初的记忆中。

记得有次聚会,我无意间抬头看着天空,时间正好,阳光正巧,夕阳映红了晚霞,落日的余晖洒在身上,暖洋洋地。我忽然觉得发小就是陈年老酒,迷醉的是昨日的酒香,酿造的却是生活的精华。看着大家纯真无邪的笑脸和童贞般的纯真,不由得使我想起孩提时的往事。在那段旧时光里,有人,有事,有情,有景,也有暖。儿时的情景浮现眼前,历历在目,无法忘怀。

世上有种纯真的感情叫发小,那是生命之初最纯的友情。我们从小一块玩大,没有血缘却如血凝的亲兄弟,亲姐妹。一个冰棍轮流舔,一把瓜子分着磕,一个馍馍分着吃。发小之间可以不分彼此地相互数落,互掐,即使争吵也不会见外,甚至可以在彼此的感情世界里肆无忌惮地穿梭与遨游。

发小不是家人如同家人,有如同家人般的关怀与包容;发小不是爱人,却有如同爱人般的体贴与关爱。发小是我们心灵的寄托和依靠,是我们一生一世的牵挂和惦念。有了发小,孤独的心灵就有了温馨的港湾,眼角的泪滴就有了擦拭的手帕,心中的委屈就有了倾诉的窗口,漫长的人生就有了结伴的朋友。

人在旅途,会遇见不同的风景,人生在世,会结识不同的朋友,但发小是人生旅途中最美的风景,是朋友中最贴心的知己。在发小面前,我们才可以撩起蒙在脸上的面纱,做回真实的自己,不受拘束,不用伪装,想哭就笑,想笑就笑,想说就说,没有勾心斗角和阴谋诡计,心事无需遮掩,示弱不用逞强。可以说,发小不仅仅是儿时的玩伴,它还是永恒的情,纯真的爱,靠谱的伴,心中的暖阳。

往昔的时光一去不复返,记忆的波澜却还在心里激荡。回忆就是魂牵梦萦的思念,有时记忆里的人和事模模糊糊,但却难以割舍。或许,是模糊拉长了童年的回忆,但发小情是岁月带不走的人生情感和温馨港湾。也许,童年里最美好的回亿,最靓丽的风景,就是那时与你我朝夕相伴的发小,只因当时少不更事,无法体会与感知而已。现在,惟愿你我发小纯真不变,初心依旧,因为我们正是这种感情的拥趸者,那份情愫始终温暖如春。

  时光阡陌是静美,岁月深处是成长。回忆那段儿时时光,虽然历史的车轮已将它磨消的平淡无奇,时代的风雨已将它冲刷的模模糊糊,但却也温暖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