羌塘无人区,方圆500公里,位于昆仑山南坡的羌塘高原西北部,海拔5000米,地形复杂,地貌奇特,方圆百里荒无人烟,显现一种原始的山原风貌,这里完整保留了大自然原始的生态面貌,奇特的喀斯特地貌,使人惊叹大自然还保留有一块如此壮丽的原始洪荒。

  走在高原,很难用言语来表达这里的景色.你只能用心灵感知她的

庄严,静穆和深邃,领略大自然赋予她的瞬息万变和亿万年的寂静。



  在羌塘草原无人区,平均每一平方公里地面上不到一个人。所以,完全可以这样想像:更多的时候是几十公里、甚至上百公里没有人。说无人区,其实并非绝对没有人烟,只是人烟极其稀少而已,

  正是因为羌塘无人区的高寒缺氧,人类无法定居,没有了人类的骚扰,经过数万年的自然选择,这里成了世界上最大的野生动物天堂。这些青藏高原独有的濒危野生动物顽强的生活在羌塘无人区。

  能够生存于这片大地,是因为它们已经进化的处于这片高地生物链顶端,它们有自己的生存法则,自然会拼命守护自己的领地。野牦牛、金丝野牦牛、雪豹、棕熊、狼等出没在这片高地的猛兽都有可能出于某种原因对侵入领地的人类进行攻击。

  班公措,在阿里地区日土县与印控克什米尔交界处,湖的东段和西段一部分2/3在中国境内,西端伸入克什米尔1/3在印度境内。在中国境内的湖水为淡水湖,印度境内为咸水区。

班公湖地处中国最西部,山高路远、交通不便和信息相对闭塞,游客很少到访,自然环境保护完好,几乎处于原始状态,一般游客很少知道它的名字。

但说起2017年8月,中印洞朗军事对峙事件,解放军战士那一脚飞踹,想必大家就都知道了,这次对峙事件就发生在班公湖中印边界分界线上。

班公湖美丽多姿,湖水呈宝石蓝色,清澈见底,湖中万鸟齐飞,尉为壮观。游人可乘坐游船在湖中浏览,也可以上湖中的鸟岛观赏。

  中国境内湖光山色,鸟语花香,印度境内却是死沉沉的咸水湖,阿三心理极度不平衡。

  本来地处边缘地区,淡水湖咸水湖意义不大,但从战时来说,那意义就非常重大了,缺少水源何谈打仗,因为运输手段有限,印军尚无能力从后方向高原山地运送大军所需要淡水,这就意味着,如果印军不能夺取班公湖的淡水区,要增加兵力就没有意义了。

印度阿三这么闹腾一下,企图博得国际社会的同情和支持,从中浑水摸鱼,没想到中国军人的气势压倒了他们,还给了他们一脚飞踹作为教训。

美国人看到挑拨离间的机会来了,后台要给阿三撑腰,阿三跃跃欲试,想挑战一下中国的实力,中国10万军队和武器装备快速在相关地区集结待命,这么快的集结,这是阿三做不到的。

通过外交和军事威慑,阿三权衡了利弊,最终放弃了闹腾,照说这事到此就结束了,但那不是阿三的性格,事情没闹赢,精神层面一定要赢,于是学习中国的阿Q,在退回去50公里处找了一个地方,搞了个摆拍,说印度军队把中国军队赶走了。

阿三就是阿三,打不死的“小强”。

  不说阿三那些破事了,再来看看我们的班公湖,鸟语花香,碧波荡漾,多么骄傲和自豪。

  从班公湖折返进入羌塘无人区,这里才是中国最后一片净土,苍天大地只有我们的车和远处低头进食的黄羊,野驴,野马,偶尔可见成群的藏羚羊和单个的野牦牛。

没有信号,没有路,沿着前面的车辙走,孤单的力量挑战天地的苍茫,忐忑而又徬徨,景色越来越美,只要安静的欣赏就好。

不用再描述风景的美丽了,华丽的词藻在这里是苍白的,用车轮去丈量自然的博大,用心去感受历史的厚重,喜怒哀乐皆无趣,名利得失已成空。

  至此我们已经完全离开了公路进入了茫茫无人区,车是承载我们的生命小舟,虽然它在大自然面前面前是不堪一击的渺小,但在它的外壳里也有安全感,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不要走错路。

  每天每天

我都静谧安祥,

日月是我的亲人

她们负责拾掇我每天的容妆

我看过流星划过的闪亮

听到群狼为我歌唱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

天地同在,日月同辉

没有寒官里的寂寞

不用惊喜不用心慌

只因为有你的到来

你的留连和张望

我们彼此爱慕欣赏

写给无人区里的那山那水

  在整理这张照片时,我偶然发现画面中的山坡上有一个戴红头巾走路的女人。

这群山连绵,荒天野地的地方,看到人比看到流星还稀奇

  终于见到几顶帐篷,在这荒原上遇到了同类,几个小孩从老远就向我们跑来,稍大点的男孩骑着摩托车,在没弄明白善意恶意之前我们不敢冒然过去,只到看到他们脸上纯朴的笑容才放开了与他们交流。

我仿佛又看到了十年前在然乌湖看到的善良的笑容,纯朴的民风。

只是那些已经商业化的地方,纯朴和善良已经大打折扣。

  应该说我们只是在无人区的边缘,还没有进到方圆500公里无人区的腹地,这是第一次尝试吧。

无人区对我的诱惑太大了,如果准备了卫星电话,规划了详细的线路,做好了充分的预备方案,我有横穿羌塘无人区的欲望和冲动。

做点自己都不相信的事情才会相信自己。

  在荒原中摸索着前进,一直找寻湖的影子,沿着前面的车辙,太阳对照的方位,茫茫戈壁,满目黄沙,你的世界只有黄蓝二色,

  扎日南木措,位于羌塘高原措勤县,它的面积有1023平方公里,湖面海拔4613米,西藏的第三大湖。

    碧蓝的湖水,雪山群峰相连,波澜辽阔,差不多是洞庭湖的二倍。这里的高反症状明显,心态要平和,走路要慢。

    所以说祖国到底有多大,山高到底有多高,应该出来看看。

    如果祖国有多大都不知道,就不要说“世界有多大,我想去看看”了,路从脚下走起,不要一下飞到天边。

  赞美我们同车的二个女人,她们的表现堪比比男人,坚定的信念和意志,乐观开朗的心态,我只能说你们是好样的,棒棒哒!

同行的三辆车只有我们这一辆车坚持下来的确不易,这是你们一生中的骄傲。

  无人区是有危险的,一切都是未知数,走错路意味着危险的无限放大。

夜幕降临,我们是真的迷路了,没有车辙,没有灯光,看得到狼的出没,看到一只狼意味着有一群狼,我们只知道这里是扎日南木措的北边,我们要到达的地方是位于扎日南木措湖东岸的文布南村。

向左向右,哪边是生死之门呢?意见不统一,有分岐了。一个意见向西沿湖走,如果走不到就睡在车里,我认为不妥,在无人区里露宿危险因素太多,虽然在车里,但晚上难免要下车方便,要知道这是野生动物的天堂,我们主宰不了自己的安全,如果遇到狼群甚至更危险的野牦牛,性命悠关。我坚持哪怕再晚也要找到可以落脚的村子。

正在僵持之际有一辆车经过,真是喜出望外,我跑过去拦车问路,这也是一辆穿越无人区的川A车,他们要经过文布南村去县城,正好带我们走,这不是天降的好事吗?可我们车上还是那一位不同意,他坚持按他的线路走,这是要玩开心大冒险吗?

旅行的首要是什么?安全,绝对的安全,何况车上还有女人,我们一定要为她们的安全负责,大家都同意跟着川A到文布南村,那一位也极不情愿的同意了。

川A轻车熟路,职业跑川藏线的老司机,我们的车连滚带爬的在后面跟着,近三个小时的疯狂颠簸,人车遭罪,疲惫加狼狈的到达文布南村。

还别说,如果没有前车带路,这晚上绕来绕去的山路我们不可能顺利到达,无法预测是怎样的结果,算是天意,算是运气好吧!

总而言之,无人区的危险开不得半点玩笑,打不得半点马虎,容不得半点侥幸,当然也不能任性而为。

如果车坏在无人区弃车是肯定的,如果遇不到其它车辆人是非常危险的,多少个探险者消失在无人区,连尸首都找不到,他们在生命的最后经历了什么事,无人知晓,但在生命的最后关头,他们一定是无奈中的无奈,绝望中的绝望,痛苦中的痛苦。

不说这些警世的语录了,慢慢的欣赏绝世的风光吧!

  下面这一组扎日南木措的落日风光堪称经典,懒懒的桔黄色的阳光和着尉蓝色的天空和湖面,远处并排的雪峰沐浴在夕阳的余辉里,天地之间一派宁静温馨,偶尔的鸟鸣划过天际,孤独的狼在山岗上徘徊,云彩在湖的上空火红的燃烧着,这个黄昏我们真正感受到最纯静,最温暖,最炫丽的自然景观。

  文布南村,紧邻湖边,这里有最原始的村落,最纯朴的藏民,我们住在达瓦家,印象最深的是达瓦的父母,他们总是一脸的微笑,虽然语言不通,但一个手势一个眼神已足以沟通彼此的表达。

在他们家我们自己做饭,食材随便用,缺什么他买,虽然这一切都是要付费的,但感觉就是不一样,舒服真诚,和谒友善。

  达瓦是个浓眉大眼,满头卷发的英俊小伙,村小学的语文老师,像他这样科班出身的老师愿意留在村里教小学生有点委屈了,但他说父母年纪大了没有文化,家里的客栈需要打理,也可以帮父母做些事情。

下课后,达瓦赶回家带我们去后山上的白塔,那里可以看到文布南村的全貌,文布南村也是象雄王朝的发源地,他们是象雄王朝的后代子孙,信奉象雄的原始教派不信藏传佛教。

  西藏往西,云上阿里,羌塘无人区的行程美丽,惊艳,超值的享受和磨砺。

阿里是西藏的精髓,云上的日子,一生的幸福!

《一路格桑花》,西藏最真实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