鞭炮响起,又送走了一年,喧闹过后,心想静一静,傍晚夕阳下,一切都安静下来,信步走在大街上,风吹在脸上也和暖了许多。

  不知不觉来到儿时住过的那条老街。大概有十来年没进过这里了。真熟悉啊,亲切感顿时围绕周身。

边走边回忆起从前。这老街的地面原来是两边高,中间低,是因为下雨把路中间冲成了小沟,再加上车轧,所以这路上总有一道道的埂子,很不平整。小时候每逢下雨,我们这些孩子上学便蹦跳着从每家台阶上走过,一不小心就会踩空,弄得满脚泥。这条街不长,但坡度很大,骑自行车可顺坡而下,不用登。

  而今,老街已铺上了地砖,走上去平整多了。令我不解的是,小时候在这里玩耍,它显得那样宽敞,可现在却变得如此狭窄并且灰暗。

  两边的房子,不知是年久失修,还是因看惯了高楼大厦,都显得歪歪斜斜的。这让我忽然间想起曾看过的水墨画,那些黑灰色的小房子歪歪斜斜地立在画面上,像是一捆捆的柴禾。不过,它们也是我所熟悉的,每到一家门口,小时候和这家孩子玩耍时的情景就出现在我眼前,我还想起那院子里的布局和主人招呼我时的笑脸。

这些房屋大概都有五六十岁了,青色的砖已没有了棱角,松松垮垮地搭在一起,有的院墙被风雨侵蚀的凹进去一个洞,被主人用东西从里面挡住。街上很多住户已经搬出去很久,院子房屋都没了生气。有人居住的还好,因为过年,大门上窗户上都贴满了花花绿绿的春联和吊旗儿,那鲜亮的色彩给老街提了不少精神。

  老街,你的古朴让我感到无比亲切,童年仿佛就在眼前;而你的苍老,又让我感到无限悲凉,尤其是看到不远处不断建起的整齐漂亮的楼房,你真的显得太老太老了。

偶一回头,看见墙上用白灰写的大大的“拆”字,啊,原来这里也被规划了,也就是说,用不了多长时间,这里也将焕然一新,变成新社区了。

  这时,几个孩子笑嘻嘻地从院里挑出一挂鞭炮,七手八脚地点燃了,立刻,噼噼叭叭的声音打破了黄昏老街的宁静。新的一年又来了,是让清脆的爆竹声迎来的,是人们的欢声笑语唤来的。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