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元月19日,郑州市冬泳协会举办了丰富多彩的迎新春年会。由此,也正式拉开了郑州市冬泳协会成立35周年系列庆祝活动的帷幕。

  今年,也就是2019年的10月31日,是郑州市冬泳协会成立35周年纪念日。35年,对一个群众团体而言,己是一段不算短的时间历程了。而每逢五逢十,按传统惯例都是比较重要的纪念年份。因此,相对隆重地庆祝一番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当天年会,全场都洋溢着浓浓喜庆的节日气氛,除了精彩纷呈高潮迭起的文艺节目外,参会的泳友和应邀嘉宾也个个兴高釆烈,谈笑风生。觥筹交错之间,相互交流冬泳心得并憧憬协会未来发展的前景。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也深深地触动感染了我------一个郑州市冬泳协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发展至今的主要见证者。

  数日后,每每想起,仍不免心潮澎湃,思绪万千。于是,就情不自禁地,将一直珍藏多年的郑州市冬泳协会成立前期的部分老资料和老照片翻了出来(穿插陈列于后)。

  注目凝视着这些发黄的资料,犹如穿越时空,心绪和记忆一下子便被带回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初。

  那时,刚刚进入改革开放初期,各行各业百废俱兴,生产建设如火如荼 ,新生事物象雨后春笋般不断地涌现。冬泳活动,也正是在这个时期,悄悄的映入人们的视野,走进了现代大众健身体育当中。

  虽然,现在冬泳作为一项群众体育运动,已经越来越得到社会的认知和普及,逐渐褪去了原来的神秘色彩。然而,在冬泳活动兴起伊始,人们谈起冬泳,脸上要么流露出一种敬佩赞羡的神色,要么就是错愕的摇头表示不可理解。还经常有人会善意的问你一个无厘头的问题:“是不是水下面不冷啊”?言外之意是说:“既然冷,那你怎么还自讨苦吃而又能耐受呢”?

  这也难怪。因为,寒冷的冬天在户外游泳,完全不符合人类以前正常的生理活动,也有悖于我国传统的春生夏长,秋收冬藏的养生之道。像罗盛教那样,舍生忘死的跳入冰河勇救落水朝鲜少年,实在是在情非得已下的英雄壮举。另外,再加上当时的信息相对闭塞,国内外也鲜有对冬泳活动的报道和介绍。所以,这项活动之前基本上不为大家所认知;

  就拿我来说吧!当初进行冬泳时,冬泳常识也几乎为零。说老实话,并不像现在这样,锻炼目的非常明确。当时,完全就是因为酷爱游泳,循序渐进的游到了冬天。另一方面,也有点个人英雄主义在作祟,以此来证明自已有坚强的抗冷毅力。所以,那时并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冬泳究竟能给身体带来什么好处和影响。用现在的话讲,就是凭着一股年少气盛的“二”劲在冒险尝试。直到有一天,在西流湖遇到了和我同样有点“二”的几个人。

虽然,大家分别来自市内不同的厂矿单位,素昧平生互不相识,但为了一个共同的爱好走到了一起。由游泳而相识,因冬泳而结缘。随着天气逐渐的寒冷,湖面也慢慢的被冰封(由于现在的温室效应增强,那个年代气温普遍比现在低,记得有一年最低气温达到了零下17度)。于是,大家就不约而同的每天在同一个时段来到西流湖,然后,互相鼓励打气,再轮流破除坚冰,最后依次下水游泳。因为心里没底,接下来无论天气有多么恶劣,即使身体有时不适,也从未阻断过去西流湖冬泳的脚步,一天都不曾中断(主要是怕一天不游就下不去水,或者身体会出现什么毛病)。

这样,大家栉风沐雨的摸索前行,终于顺利地游过了整个冬季。这也开启了我真正意义上完整的冬泳(之前,都是因为单干无力破冰而终止在冬至前后);

  几年以后,随着媒体的报道和信息交流增多,人们也渐渐的对冬泳慢慢有了认识。加上先期我们这些“二”货的影响带动,郑州地区加入冬协行列的人们逐年增多。于是,在1984年入秋后,大家就商量着借鉴哈尔滨市成立一个冬泳协会(哈市是1983年12月成立的冬泳协会),让爱好冬泳的泳友们有一个集体归属感,同时也有利于对外的活动交流。

  主意已定,说干就干。拟好协会章程后,挑头的几个主要骨干进行了分工。记得我负责是跑市总工会和团市委的盖章批复。这样,经过大家数日的努力,终于在1984年10月31日,得到了主管单位郑州市体委,正式下发的批准郑州市冬泳协会成立的文件。

  记得当时的组织机构及人员没置是:原省政协办公室主任单更生任冬泳协会的名誉主席,市物资局副局长李金柱任冬泳协会主席,副主席是:市体委群体科的陈伟忠,市少年宫的刘国光,国棉三厂工会的张西庚和团市委的邓和平。另有包括我在内的常务委员若干名,具体负责协会的日常活动和训练比赛工作。会员大概有近200名,因为,那时还是以计划经济为主的年代,大部分会员都依属各自的厂矿单位。主要来自西郊的原国棉三厂、煤机厂、中原铝厂、搪瓷厂、化肥厂、国棉五厂、省彷机等单位的冬泳爱好者。

  接到批准成立冬泳协会文件后,协会领导班子走马上任,马上紧锣密鼓的组织召开了几次全体委员会。最后,决定于1984年11月25日在西流湖畔举行郑州市冬泳协会成立大会(这也是日后郑州市冬泳协会成立纪念日有两个时间的原因)。

  1984年11月25日协会召开成立大会那天,时任郑州市体委主任沈良及相关厂矿单位的工会领导莅临现场。我还作为会员代表进行了表态发言。随后,与会的全体会员按单位依次进行了畅游表演;

  郑州市电视台和郑州晚报等媒体记者全程进行了采访并及时作了相关报道。当看到当年郑州晚报“寒冬尚有戏水人”的报道中,所提到的那位郑煤机二十多岁小伙子时,不仅哑然失笑,心中暗道:“当年那个二十多岁小伙子的我,如今已被无情的岁月打造成了另外一个三十多岁小伙子他爹啦”!

  紧接着,协会又投入到筹办首届郑州市冬泳运动会的工作中。得到市体委的批准后,于1985年元月13日下午,在西流湖以各厂矿为单位,依次进行了距离200米的畅游。

  在西流湖举办的郑州市首届冬泳运动会,由于场地条件所限,主要突出了冬泳健身的特性而只设了畅游。为了体现冬泳的竞技性,三天以后,又在原国棉一厂室外游泳池举办了郑州市第一届冬泳邀请赛。除本市的参赛队外,洛阳矿山机械厂冬泳队也应邀参加了比赛。

  冬季虽然过去了,但比赛好像有点停不下来。协会又与中原区体委合作,于85年6月30日在西流湖靠近化工路的北端,因地制宜地举办了首届职工游泳赛。

  约一年后,协会组织机构由主席改为秘书长负责制,首任秘书长由当时郑州大学体育系教授、国家级游泳裁判,也是当时河南省乃至全国游泳裁判界的知名人士邢录洪担任。继邢录洪后的两任秘书长先后是,周长生和王风尧。2003年又有秘书长制改为现在的会长制,首任会长是刘克诚。

邢录洪上任后不久,应邀组队参加了1986年元月在牡丹江市举办的“第二届北国冬泳邀请赛”。我们郑州代表队获得了团体总分第二名的好成绩。

  因为没有第二届北国冬泳邀请赛的文字资料,故添加两页哈尔滨市冬泳活动大事记,以佐证之。

  上面是参加第二届北国冬泳邀请赛郑州代表队全体成员合影照。中间站立戴鸭舌帽,穿咖啡色大衣者为邢录洪秘书长。这里边目前仍是郑州市冬泳协会会员的有:一支队的张斌、王金海、樊世举、周永远、徐锦,二支队的王武金、李大柱,三支队的孔祥垣。

  第一张是在牡丹江里的比赛后起水现场,那时在下勉强还能算是一枚“小鲜肉”类。下面两张是赛后我与前一支队队长岳华山和现一支队周永远(人称信阳周)的合影。

  赛后回到哈尔滨松花江冬泳场,正好赶上北京电影制片厂在此拍攝一个冬泳比赛的镜头。只记得该电影主角是老演员李仁堂,他在旁边观看冬泳比赛,但电影的名字记不起来了。哈尔滨的泳友高风格的把该镜头让给了我们,这也算是第一次“触电”吧!和我一起参加表演的周永远,大概太激动了,没等导演喊出发,就失去重心从冰块砌的出发台上跳了下去,给我也带下了水。害得我们又重新拍了一回。

拍完电影游完泳,刚到江面上的临时温室里想穿衣服,又被中央新闻图片社的记者喊出来拍照。记得那天的气温是零下30度,我们先后被摆弄了近二十分钟。为了露脸,只好忍了。其实,这张照片的看点应该是我们的泳裤,那可都是纯手工制作的呀!

  比赛完了,放松一下。在松花江冰面上乘坐风帆雪橇,这张照片里最右边的那位可曾熟悉?没错,就是我们协会前副会长王武金。

  这以后的几年中,冬泳协会每年都会在冬、夏两季各组织一次郑州市的游泳比赛。其中,还分别在1989年和1991年组织和参加了两届河南省冬泳比赛,均取得了圆满成功。

  由郑州搪瓷厂赞助的“海燕杯”郑州市第三届冬泳比赛于1987年元月10日在西流湖举行。 照片是郑州煤机冬泳队在起水后的合影。

  由郑州中原铝厂赞助的“中园杯”郑州市第四届冬泳比赛,1988年元月31日在西流湖举行。郑煤机冬泳队在比赛游进中及赛后合影。

  以上是由郑州市冬泳协会承办的几届夏季郑州市游泳比赛的秩序册。

  1989年元月8日,由郑州国棉三厂赞助的“大鹏杯”河南省首届冬泳比赛,于1989年元8日在省体育场室外游泳池顺利举行。结束后,市体委及国棉三厂领导和郑州市冬泳协会大会工作人员合影。

  河南省首届冬泳比赛刚结束,以国棉三厂为主组成了郑州代表队,又赶赴哈尔滨市参加了“第五届北国冬泳邀请赛”。我还参加了男子50米蛙泳的比赛,成绩38秒71,遗憾没能进入前三。但在男子4*50米自由游接力中,我们取得了第三名。最终郑州队获得了团体总分并列第四。组委会最后决定,把第六届北国冬泳邀请赛主办权交给郑州市。

  由于第六届北国冬泳邀请赛是一个全国性的大型赛事,得到了省、市体委及总工会的极大重视。虽然我们郑州市冬泳协会是承办单位,但从工作机构人员到比赛、接待场地,都得到了市政府的大力支持。我的郑煤机老厂长,时任郑州市副市长,后来的副省长张以祥及另外一名副市长张世诚亲自挂帅,一个任组委会名誉主席,一个任主任。时任省体委主任芦新民和市体委主任沈良等任副主任。行文至此,联想到如今郑州市的冬泳环境,心中不仅五味杂陈万分感慨。

  秩序册中名字用黄色涂染的,均为当时郑州市冬泳协会人员。照片是在比赛现场(郑州市体育场室外游泳池)我与本届副编排记录长毋军政(郑州市冬泳协会老常委,搪瓷厂工会干部)的合影。

前五届北国冬泳邀请赛区域性较强,均在东北地区举办,而且参赛队也相对较少。第六届是前六届中规模最大的一届,共有来自全国八省十八支队伍参赛。其中,包括有四川、江苏等南方省份的代表队。区域已不局限于北方,全国的意味初露端倪。这也为以后以此赛事为依托,更名为全国冬泳锦标赛垫定了良好的基础。在这届邀请赛中,郑州市冬泳协会组建了两个队参赛,分别是郑州中原铝厂队(一队)和郑州国棉三厂队(二队)。最终,不负所望,郑州中原铝厂队荣获了团体总分第一名的优异成绩。

  以上是第六届北国冬泳邀请赛获道德风尚运动员和裁判员名单和竞赛成绩公报。

照片是1992年元月,郑煤机冬泳队在紫荆山游泳池,参加郑州市冬泳比赛现场的合影。下面那张前排左四和左二分别是时任郑州市冬泳协会秘书长的邢录洪和继任的周长生。最下面的是取得前三名发的奖状,不像现在我们发的都是精美的奖牌哦!

  有了第一次举办全国性的大型赛事经验后, 1996年1月,郑州市又承接举办了“全国第二届冬泳锦标赛。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全国比赛,也是冬泳界等级最高的大型比赛。共有来自包括香港在内的全国22个省、市、自治区及兵器工业部203所的45支冬泳代表队,在河南省体育场原室外游泳池,进行了为期两天的激烈角逐。尽管有游泳强市杭州市冬协队的强有力的阻击,代表郑州冬协参赛的郑州中原铝厂队最终还是站在了团体总分最高的领奖台。

  以上是“天力神杯”全国第二届冬泳锦标赛部分成绩公报。郑州作为东道主,有着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加上省、市体委和政府的重视,企业的大力支持,取得好成绩也是情理之中的。

  最后,发现还有几个老证件,索性也拿出来晒晒。

  最后两个一级飞鱼证书,是1999年1月在温州举办的第四届全国冬泳锦标赛上达标后由中国游泳协会颁发的。照片是比赛中的镜头,当时我正临时在温州工作,原本温州的泳友让我代表温州参赛。最后得知,我们郑州也决定参加,那就没啥说的了,我当然还是代表我们郑州参赛喽!

  至此,所保存的2000年以前有关郑州市冬泳协会的老资料老照片,基本梳理完毕。但心绪却有点儿怅然若失难以平复。老照片里的很多泳友们,现在有的已经故去(前秘书长邢录洪和周长生及一支队前队长岳华山),有的调离郑州,还有因为种种原因而中断了冬泳而失去了联系。但又转念一想,铁打的营盘还流水的兵,更何况一个松散的群众组织呢!

掐指算来,目前除我以外,在1986年元月赴牡丹江参加第二届北国冬泳邀请赛的那张合影照中,现在依然在协会并坚持冬泳的还有:王武金、王金海、李大柱、孔祥垣、樊世举、徐锦七人。在此,向这些数十年如一日,一直坚守在冬泳阵地的老泳友们致以崇高的敬意!

  这张照片是郑州冬泳协会成立30周年座谈会时拍的,里边全是参加过1986年元月第二届北国冬泳邀请赛的老泳友。前排由左至右依次是:陈伟建、孔祥垣、王金海、樊世举、李大柱、岳华山。后排由左至右依次是:王武金、周永远、张 斌、徐 锦、毋军政。

令人欣慰的是,三十五年来,尽管郑州市冬泳协会经历了国家由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大变改,途中也遇到过不少窘境和困难。但是,它依然百折不回砥砺前行,冬泳队伍也一直在不断的发展壮大。如今,郑州市冬泳协会已经拥有了15个支队、四个分会,计一千多会员的冬泳大军,在全民健身的道路上,正不断的开拓进取,创造着一个又一个佳绩。

虽然,近年来,郑州市的冬泳户外场地受到人为因素干预而不够畅通,给我们的日常锻炼和组织活动带来诸多不便。相信,困难只是暂时的,只要通过我们广大泳友众志成城不懈的努力,加上对冬泳爱好似火的热情,总有一天会融化掉这层阻碍冬泳发展的坚冰而玉汝于成。毕竟,我们所从事的是一项正当的,有一定群众基础且利国利民的健身体育活动。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期待柳暗花明云开雾散的那一天早日到来!

  最后,以我在今年元旦冬泳日填写的一首词作为结语;

浪淘沙·冬泳


  严寒罩隆冬,晨起五更。江河湖海情独钟。傲然畅游胜信步,何惧坚冰。

  起水岸上行,如沐春风。忧愁烦恼皆成空。苍海横流识英雄,唯有冬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