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王维

搬到新小区转眼一年了,新的生活环境,改变了一些生活习惯。邻居不相往来,出门少了,空闲时间多了,生活相对简单了。时不时地会站在窗口,漫无目的,俯视观望。


窗外楼下刚好是小区中心花园,雪松四季常青,草坪翠色欲滴,每逢花季,桃红李白。花园里长条椅、健身器材齐全,青石板台阶,红砖铺地,齐齐整整地环绕小花园一圈。


天天往下瞧,人来人往,时静时喧,人间百态,生动鲜活,尽收眼底。观察时日久了,我发现这个小花园里有故事。


一对老夫妇,不论春夏秋冬,除了刮风下雨,天天上午九点开始,围着花园转圈,两人相搀相扶,动作异常缓慢,像刚刚学步的孩子,步履蹒跚,一步一挪、一圈一圈,很有耐心。


我从上往下看,怎么看也看不明白,他俩到底是谁搀扶着谁?我为他们悬着心,担心如果一人撒手,另一个肯定会摔倒。


有一年轻少妇,衣不兼彩,一身疲惫。天天推着轮椅出现在小花园,冬天是中午,夏天是早晨。轮椅上歪坐着一白发老太太,冬天捂的严严实实的,夏天轮椅上插一把遮阳伞。有时她会停下来,蹲在老太太面前说什么,也是很有耐心。


这两对,四个人。成了我每天观察的对象,若看不见他们,我会为她们担心。


一天我在电梯里遇到了推轮椅的娘俩,我认识她们,她们不认识我。说来好笑,近距离见到她们,一种莫名的亲切感,我脱口而出:“老姐姐好福气,是闺女还是媳妇?”

老太太嘴有点歪斜,口齿不清。少妇回答:“阿姨,我是她女儿”。

我心里很是失落:“哦!原来是女儿啊 !你若是儿媳妇,我向你致敬,给你鞠躬!”少妇脸上掠过一丝淡淡的苦笑……


膝下无女是我一生的遗憾,很羡慕老同学陶叶子,一个女儿胜我俩儿子。

看人家陶叶子的女儿,对老妈真是体贴入微,上医院细心陪着,逛街甜蜜蜜腻着。逢母亲节,生日,过年,更是独出心裁,孝心泛滥,变着法哄老妈高兴。

我是满眼满心地羡慕。

陶叶子掩饰不住内心的得意,客套回敬:“还是有儿子好!办大事还得靠儿子”

我没好气地说:“叶子!你别气我。我命硬,天生没人疼。医院作手术都是自己签字,除了死没大事!”


看老友们聚会,昔日的帅哥男神们,到老了两极分化,那些穿戴时尚,干净利索的都是家有女儿。女儿是前世情人,细致贴心,刻意打扮自己的老爸。老小伙们鹤发童颜,说话中气十足,晚年的幸福溢于言表。


再看那些邋里邋遢的糟老头子,晚年的孤独凄凉写在脸上。不用问,别说没女儿了,恐怕连老伴也没了,昔日英俊潇洒的风采荡然无存。一声叹息!人各有命,无可奈何。


“生子当如孙仲谋”,那是吴国太命好。

当今生子不如生女,实例比比皆是。


方姐老两口,五十年代的大学生,南京大学土木工程专业。

初识他们,要追溯到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他身穿和铁人王进喜一样的藏蓝色棉工作服,脚登褐色反皮大头鞋。意气风发,英姿勃勃。他们是创建923胜利油田的开拓者,是受国家保护的高工。


方姐生有一对儿子,大儿子酷似方姐夫,一身书卷气。学习出类拔萃,高中毕业成绩是上海静安区第一名。保送进的复旦,大学本科没念完,全额奖学金进美国麻省理工。


小儿子出生在油田,没见过外面的世界。七岁时来青岛,站在马路中间拦电车,非要爬上棚顶,看看两条长拉杆是怎么回事。

别小瞧了这胆大妄为的熊孩子,13岁考入浙大少年科技班,17岁大学毕业,赴美深造,在美国拿下物理、化学双学科博士。


一门俩洋博士,方姐夫功不可没!督导学习,意识超前。出国留学,套路周密。有这样思虑缜密,高瞻远瞩的爹,儿子们不成才都难,真不愧是总设计师。


扶上马再送一程!老两口一退休,卖掉了上海的房产,立马飞往美国,给当时还在攻读博士的儿媳妇们带孩子。

这么高智商的无偿保姆,两家儿媳,甜言蜜语,你争我抢。二十多年来,老两口事无巨细,忙里忙外,前后带了五个孙子孙女。


去年夏天方姐回国,见了我的第一句话:

“没有女儿的下场太可悲了!”声泪俱下。

原先的骄傲没了,一脸的悲苦沮丧。

唉!儿子再优秀,有了媳妇的儿子,就不是原来的儿子。如今孙子孙女都长大了,年逾八十的老父母,讨嫌了!无用了!

儿媳不愧是操盘高手,机关算尽,口蜜腹剑,走马换将,接盘摘桃的是儿子的丈母娘。理直气壮!那是生女儿的命强。


老两口打掉牙和血吞,不对等的诛心内斗无法接招。冷暴力,寒心啊!还得要老脸,总得给自己留点尊严。

飞机呼啸騰空,一道长风卷着残云吹散骨肉亲情,回国!美其名曰:叶落归根。


我无语,只能倾听,陪着老姐姐流泪,“老而不死是为贼”。方姐的前车之鉴,乃后事之师。色难,可不是好吃的的果子。


我又想起我关心的那四个人。

那对朝夕相处的母女,妈妈老了,风烛残年,有女儿细心呵护,那是上苍眷顾!

娘养女儿小,女儿养娘老,从婴儿车到轮椅,角色在漫漫岁月中转换,是那么温馨、顺畅自然。娘俩如同一幅行走的大写意人物画,平和唯美,让人动容。

当妈妈生命的花火即将熄灭时,真心守候她到最后一息的,有她的女儿。真哭真痛的,也是她的女儿。这就是她有女儿的好!


还有那对相搀相扶,天天在小花园里转圈的老夫妻。我观察了他们一年了,他们身边从来没有出现过年轻人。我好生疑惑,难道他们真是无儿无女的孤寡老人?

他们如此执着,是顽强地活着,还是垂死挣扎?我很难界定。是应该佩服,还是应该怜悯?我自己也说不清。


暮色苍茫,我置身圈外,冷眼看亲情在悄然挪移,颇多感慨。

人间悲喜剧,你方唱罢他登场,生旦净丑,演绎的都是自己。如戏也好,如梦也好,乌鸦尚知反哺,天理昭昭,心安就好!


我在窗前看风景,是无聊?还是超脱?都不重要。好在随心随性,如是终老!


2019.1.26.夜

本文为美篇“精华“。入选《亲情》专题。


图片/网络。鸣谢!

转发请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