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厂的一个车间里,有台机器坏了。杨组长立刻打电话把技术骨干黄师傅叫来。黄师傳来了之后认真检查,发现不是什么大毛病,买了新零件,不一会就修好了,然后填单子报销。


经过层层递单,最后放到王厂长桌子上等待签字,王厂长原先是高级维修工人出身,看着单子有些生气,修理这个地方不可能花出5000元。他就让秘书把主管设备的李副厂长叫来,命令他调查此事。


接到命令,李副厂长不敢怠慢,回到办公室,打电话给张经理,问他为什么修理一个简单问题,就需要报2000元?这里面一定有问题,然后让他马上查清楚。


张经理放下电话,叫来刘科长,严肃地说: “这里有个票据很有问题:修理小地方,不可能花出1000元。你亲自到下面看看,是什么问题?”


刘科长来到陈主任办公室,板着脸说:老陈啊,你是怎么管理的?换点东西就花出500元!你必须查出来,我等着你的解释。”


陈主任走到杨组长的屋里,关上门破口大骂:你是怎么搞的?换两个破零件就开200元!谁修的,必须严肃处理。”


杨组长老老实实听着,出来后跑到黄师傅的工作间,拉着他到沒人的地方,语重心长地说:老伙计,大家都是过来人,修这点东西能花出100元么?这个事情上面已经知道了,你要想清楚,主动承认争取从轻处理。”


回到家,黄师傅一晚上都沒有睡好,后悔自己不该贪图小便宜,多报50元。天亮之后,他一狠心,来到杨组长办公室,坦白了这一情况。


杨组长立刻告诉陈主任,黄师傅因为年龄大了,眼睛有些花,那天活也多,所以沒注意出现笔误,不是200元,是100元。


陈主任打电话告诉刘科长,黄师傅因为年龄大了,眼睛有些花,沒有注意出现笔误,不是500元,是200元。


刘科长接着向张经理报告,黄师傅因为年龄大了,沒有注意出现笔误,不是1000元,是500元。


张经理很兴奋,马上来到李副厂长的办公室,说黄师傅出现了笔误,不是2000元,是1000元。


李副厂长来到王厂长办公室,先是说王厂长英明、判断准确,然后说了自己查得艰难,最后说明原因,黄师傅假公济私,不是5000元,是2000元。


王厂长满意地点了点头,在新的票据上签了字。很快,处罚决定下来了:黄师傅因为工作态度出现问题,给厂里造成重大经济损失,罚款5000元,无限期停职反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