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以为自己是个剔透的人,可以为己悲,更可因他人的愁怅落泪,因这世间有太多的爱令人无可奈何!然而我却没料到自己会在尘世的风尘里跌落,不知该往何处!我因脑中风陷入昏迷,醒来后就一切身不由己!

因为脑中风,我失去了职称与一切可能,从此只能象个废人,天天于病床上辗转,再也没有可能!醒来后我只能长叹!

生活要继续,我的退出还太年轻!所以我努力训练,可我的努力有谁看见?我马上面临单位改制的坎,而我成了全无职称的人!我在病床上只能叹息!从副高到一无所有,二十几年的奋斗全成了烟云!职称可不管,而我的上班是何时?我真的不得而知!

相熟的领导已调走,我将面临的是一个新局,而我明显已滞后于时代!在病床上挣扎近半年,又赶上调整的大时机,相熟的老领导调离了--我感觉时光忽然炸裂了,我不知该往哪里去!我是那秋后的蜢蚱,已蹦跶不了几天!但我又能如何?只能在病床上叹息!

原先我是借调到局工作的,从没在现在的单位上过班,现在看来我出院后也不知到哪上班--我所在的局调整了,我看来只能回我从未去上过班的地方 --文化馆!心中如何能不茫然?

以前茫然总有说处,到而今方知这也太武断,除了家人,谁会在乎一个有些痴傻的人念叨什么?天天在沉默里养成了不发一言的习惯,心似乎也冰冻了。

没了必须要做的事,人就似乎特别的空闲,一天似乎也就烧下自己也不爱吃的饭菜,就将一天打发过去。然而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个结束?

端坐在室内,看着阳光默默西斜,心中一声叹:又将一天过也!

  总以为自己是个剔透的人,可以为己悲,更可因他人的愁怅落泪,因这世间有太多的爱令人无可奈何!然而我却没料到自己会在尘世的风尘里跌落,不知该往何处!我因脑中风陷入昏迷,醒来后就一切身不由己!

因为脑中风,我失去了职称与一切可能,从此只能象个废人,天天于病床上辗转,再也没有可能!醒来后我只能长叹!

生活要继续,我的退出还太年轻!所以我努力训练,可我的努力有谁看见?我马上面临单位改制的坎,而我成了全无职称的人!我在病床上只能叹息!从副高到一无所有,二十几年的奋斗全成了烟云!职称可不管,而我的上班是何时?我真的不得而知!

相熟的领导已调走,我将面临的是一个新局,而我明显已滞后于时代!在病床上挣扎近半年,又赶上调整的大时机,相熟的老领导调离了--我感觉时光忽然炸裂了,我不知该往哪里去!我是那秋后的蜢蚱,已蹦跶不了几天!但我又能如何?只能在病床上叹息!

原先我是借调到局工作的,从没在现在的单位上过班,现在看来我出院后也不知到哪上班--我所在的局调整了,我看来只能回我从未去上过班的地方 --文化馆!心中如何能不茫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