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热恋的故乡


离开生我养我的故乡已经很多年了,足迹也遍布了祖国的多个城市,游览过多个名山大川,但在心中我都只是匆匆过客,过后不曾留下深刻的印象。唯有与我血脉相连,日思夜梦的地方,就是生我养我的故乡。

故乡的山,故乡的水,都含有温度,充满温情,尤其是那浓浓的乡音,听得那么入耳,那么暖心。回到故乡,当白发苍苍的长辈,再次唤出许久没听到的乳名,那么亲切,当讲述过去的故事,描述幼时的我,更是难以忘怀直入肺脾。听着长辈断断续续的讲述,再联想起儿时模模糊糊的追忆,在浓情的家常话中带我进入了甜蜜的童年。乡音是一生的标签,乡愁是一生的情结,无论走到哪里,无论学会多少语言,只有乡音难忘,唯有乡音动情,因为已与生命融为一体。亲情友情故乡情,故乡是终生不能忘怀的地方,故乡孕育了生命,故乡是襁褓,庇护着度过了无忧无虑、天真烂漫的童年。

那时候,我们这个小山村还没通电,冬天在呼啸的北风里,家家户户生起一个大火盆,那跃动的火苗,温暖着一张张冻得发紫的笑脸,温暖着一双双稚嫩的小手。围坐在火堆旁,大伙有说有笑,谈家常,谈生产,谈孩子……总之,无话不说,大家无拘无束,阵阵笑声充满农家小院,带来满满的幸福。那时没有电视、电脑等现代家用电器,冬天闲暇时,男孩子打瓦、打翘子、抽陀螺是最喜爱的游戏,女孩子则喜欢跳房、踢毽子、跳绳等,夏天喜欢到小河边钓青蛙、粘知了猴,热了跳到河里洗个澡,总之那时物质虽然匮乏,但精神生活非常充实富足,每天充斥着无限的欢乐。

如今生活在钢筋混凝土的丛林之中,夜晚窗外马路上闪烁着五彩斑斓的霓虹灯,城市是那么的繁华,但我心中最最热恋的仍是故乡,热恋故乡夜晚的明月,热恋故乡那金黄的田野,也热恋那一条围绕村旁缓缓流淌的小河……

图片均来自网络,感谢原作者,文章是原野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