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水为之,而寒于水。”

看着眼前的冰景,我想起了这样的句子,又想起了童年老家石檐上的那一排排冰锥,冰挂,像又回到了从前。


几位小伙伴,举着长长的杆子,打着冰锥,噗啦啦掉了一地,掉在石头上的,跌得粉碎,滑到很远,像晶莹剔透的宝石。


于是几位小伙伴扔了杆子一轰而上,检了来,看了看,把那个最透亮的放进了嘴里,嘎嘣嘎嘣,像吃着冰糖。而皴裂的紫芽姜一般的小手里的冰块慢慢融化,湿了手心。

于是又结伴跑到山沟里,那里有狭长斜坡的溪流冰面,找上几支树枝,就坐上去,由上而下滑去,一个接一个,越来越快,有的翻了跟头,有的碰在一块,刚要爬起,又滑到了,一二再,再二三,扑通扑通,竞然没有一个叫疼的……


这滑冰当然有一定的技巧,经过交流,几个小朋友顺滑如意,唱着喊着的,急匆匆的样子,一时山沟里传来稚嫩的欢乐声!


那情景,如同放养的一群鸽子,或者小鸭似的,自由自在的在山间玩耍。似乎有意识,似乎无意识的,也许山里的娃本来就皮实,摔打几下也没啥。


于是记忆的深处,也就多了关于冰景的一点人文鲜活的画面……

流光易逝,故景如旧。那位叫何冰的姑娘,对于家乡的那片冰景,却有着另外的一段心路历程。


她的家住在深山里,外出干活必经之处,是沿着冰溪边弯曲的小路走的。


这天,她停下来观看: 洁白的溪冰,光滑透亮,而冰下的溪水如脉动不断,尤其那一处冰瀑处,透过冰帘,流水畅快,是跃动着的。那凝固成的巨大冰瀑,玉骨柔情,洁白空灵之中又具雄伟壮丽之姿。

她在一处灌木丛枝边停下来,四周是洁白的冰面,静静的,冰挂上去,枝如墨线,瘦枝疏影,清凉淡雅,素颜静气,这就把白色衬托的更白,黑色的衬托的更黑,凸显简远冷逸之境。


重要的是,那些枝子上已布满星星点点的芽苞,微微绿。或许,那就是冰枝之上蕴含着的春的消息,使人感到生命的气息依然在其间流淌。令人为之一动,生出欢喜和感佩之情。

她又来到一块巨大的峭岩前,无形的冰凌自上而下覆盖素裹,仿若一块巨型的冰雕丰碑,闪烁着银光。又随着光影把细部的肌理呈现,像是山石的化身,若隐若现的某种意象,一个伟岸,俊朗,英气的人像渐次凝结幻化,慢慢地清晰起来……


是的,在黑龙江一处边防线上,她的男友,一位普通的解放军战士,此时正在零下30度的户外站岗执勤。身上,棉军帽上布满了冰雪,紧握冲锋枪,带着护脸罩,从那炯炯有神眼里,使人们看到了无比的坚定,看到了神圣的领土,绝不容侵犯!

一阵风吹来,她不禁一怔!从一种思绪中回过神来,蓦然涌出一种幸福温暖之感;又被深深地感动着: 是因为家乡这美丽的冰景么?是因为深寒中男友戍边的英姿么?


是的。她要把这次冰观的精美图片发给男友,那是家乡山河的冰景画,是不论远行,或是长守的一种牵挂。同时她也要把男友的照片放大,放在床头,放在眼前,放在心上……

她来到高处,她望着那些洁白如玉的冰凌奇观,冰凌又在橙色的霞光中化一份静谧和安暖,像要把她融进去。


或者,就在不远的一日,与她的男友一块静赏,让那一抹暖色,勾勒出双双相对凝视时的面部曲线;尤其嘴角微微地翘起,让思念的幸福的笑意在那一刻定格,在冰凌银白的衬底色下,留取别样的图像构成。

关于家乡深山中冰景的美,是看不够,说不尽的。那拦水的堤坝里,冰层如镜,望不到边。


河床上层层人工筑起的护堰、阶梯,水流凝固,形成波浪似的冰花,如一道道优美的曲线,那些灌木丛,琼枝玉叶,熠熠生辉……


就在不知不觉中,那些由冰景折射出的某种记忆,某种场景,某种童趣,某种冰景中的人物,像一幕幕的情景剧展现在我的眼前……

图文/汉晋斋

外景/博山樵岭前王母池风景区


作者其它文章:


 冰凌,幻影心动

 冰清玉洁入画中

 冬日,那一抹白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