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的年代》
作者:海石一荣
摄影:伍球亮(纽约摄影记者)


我信黃昏是流失的天空
云舒云卷的呢喃:
说河水是一本流水账上
一个痛经的女人。
我信月历之上江河日下
万物不堵。我们不辜负
一桥红霞飞渡

黑色的云将抱团黑色的风
黑吃我们最后一顿

晚餐剩余的红酒醉死的残阳
等待命运的齿轮和月亮
他们互咬一口。口留余香
咖啡豆离开现场


是的,过去的已过去
霞光只是陨石在炭烧自己
自个儿的词语。我信
我信吊桥效应中的你
一枝豆蔻的青春期



*注:吊桥效应是指当一个人提心吊胆地过吊桥的时候,会不由自主地心跳加快。如果这个时候,碰巧遇见一个异性,那么他会误以为眼前出现的这个异性就是自己生命中的另一半,从而对其产生感情。 你信吗?

《蒲公英》
作者:海石一荣


他们从一粒种籽
从盘山之路开始
一生就只穿一件羽绒衣


他们以伞字的脸型
一山一水地打听
风的下落。在远山和落日之间
山无棱,夕阳重,而酒色尚轻


夜幕徐徐降临
蒹葭之上 白发悬星
苍穹之下 渴望成井
他们之间 是蒲公英约定
是风,它的一种自由冲动
提起打水的木桶
提起当年初衷
今夜无水。无梦

海石,又用笔名海石一荣。原名李一嵘,祖藉广东台山,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现居纽约,为纽约市政府一名系统工程师,美籍华裔诗人。作品散见于《中国诗歌学会》《扬子江诗刊》《纯诗》《诗词世界》《人民日报海外版》《中美时报》和《中国诗歌网》等报纸和文学杂志的诗歌专栏。曾任美国彼岸诗刊主编,参与各种诗歌合集和作品展示。 

 海石诗《生命中没有行李》| 姜林杉朗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