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新的一年晩上,圣诞后的假期即将结束,手持半杯红酒美滋滋的坐在餐桌旁,鄙人寻思着,明天要返工啦!

2号一早起床,左脚趾公有的痺,我并不在意,照常返工了,去年的工作还未做完,今年接着做,跟着又接的花布设计不用动脑子,照样画。正在轻松用数码筆画了大半时,忽然收到老板的短信说,要修改原图!呵呵,新年第一job,真是个不太好的兆头!

3号是星期四,脚趾有点痛。星期五起床有点肿了,仍然返工,行路也跛着,不太痛,还可以忍着。这是痛风,无奈!刚刚过去的假日,吃得超标了。圣诞日,亲戚因为家里装修,把打边炉派对安排到家里来,他们都是吃货,虾蟹一大堆⋯还饮了些日本桃子酒⋯

星期六早上左脚趾又涨了点,痛切切。太太煮了碗面加上几条菜,让我吃过后给了一片布洛芬止痛药,一小时后,疼痛缓解好多了。家庭医生这天休息,要等星期天下午。 半夜正躺下床不久,脚趾头切得厉害,又要一片布洛芬。

痛風古稱"王者之疾"、"帝王病"或"富貴病",因為此症好發在達官貴人的身上,如元世祖忽必烈晚年就因飲酒過量而飽受痛風之苦,使他無法走路和騎馬領兵上陣。頗為有趣的一點是在歷史上,患上痛風曾一度被認為是一種社會嚮往的疾病,因為只有達官貴人,有權有勢的上流社會人士才有機會患上痛风。

星期日,下午终于见了医生,她给我开了两种药,一种叫秋水仙素吃一星期,另一种叫強的松吃三日或五日。她直接把药方传去了CVS药房,五点半前赶去取就是。迫不及待了,此时正是四点多,不到5分钟的车程。

到了药房报上姓名出生日期才获告知,药单方收到要等20分钟。出去打发时间算了,只见对面一间常常在街上见到的"景德镇陶瓷店",就入去淘淘宝吧。这些陶瓷是不入我法眼的,只对一些文房四宝有兴趣。这店还算有几个客,刚刚走了几个西人。我发现了一些木雕品,雕刻着一些年俗喜庆图案。我正好想将厨房门口的红纸福字换掉。拿起其中一个六七寸刻着的福字,一闻有丝丝樟脑味。老板过来说这是樟树制品。我二年多前回国江南游见过这种大樟树,闲闲地一千几百岁树龄。樟树有樟脑香气,可提制樟脑和提取樟油。木材坚硬美观,宜制家具、箱子。香樟树对氯气、二氧化硫、臭氧及氟气等有害气体具有抗性,能驱蚊蝇,能耐短期水淹,是生产樟脑的主要原料。材质上乘,是制造家具的好材料。至于树名因为樟树木材上有许多纹路,像是大有文章的意思,所以就在章字旁加一个木字作为树名。

  我问了价钱,回20,还10。他说18,我想说15,又一转念,既然想要就不差几元钱了,晃且是买福,就应了价。然后又细看一下,发现此木块有节隙,老板从枱底找来一箱。找到相同图案的第二块,是两块不同颜色拼的,终于找到一块无纯正而且颜色较深的,老板马上说,色深木就老辣。化多几元也就值了,但是人心不足还贪他送多一样小物件。"好吧"他也爽快给我一只有盖的杯子,外面大概卖五六元。"把我找回给你的2元钱留下才成。"呵呵,他又成功做了一单生意。

这就是因富贵病而引出来的"买福送杯的故事。回到家里一想国语说的杯不就是悲吗?九成的福送上一成悲。唉,富贵也抵挡不过生老病⋯也许,正是贪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