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旦那天,婆婆从老家带来了许多好吃的食物,满满的一桌子,看得我们直流口水,这些食物最好吃的莫过于婆婆自己亲手制作的炸虾丸和红粿,原来这些食物都是年底拜神的,这是潮汕地区的一种传统习俗,叫做“拜平安”。每年到了这个时候,也意味着一年的时光即将结束,年的钟声即将敲响。

 

腊八过后,孩子们陆续开始放寒假,女儿们也都翘首以待年的到来。我问两个女儿:“为什么喜欢过年呢?”女儿们俏皮地回答“因为我们又长大一岁啦!”

 

没有哪一个小孩不喜欢过年,我们常说,过年其实是属于孩子们的节日。但是,与我小时候不同的是,女儿们对于漂亮的新衣服和好吃的食物,并不大感兴趣。现在的孩子,衣服和食物已经不缺,过年对于她们来讲,仅仅只是长大的喜悦而已。

时代不同了,总觉得现在的年味没有以前那么浓,年岁渐长,人不再单纯,情感不再纯粹,对节日的感觉再也没有小时候那么向往和欢喜。商场的食物琳琅满目,应节的商品应有尽有、一概俱全,购买方便。对于年的感受,我们再也不像儿时那么兴奋和祈盼。

 

我们的孩童年代,食物匮乏,平常总是粗衣淡饭、青菜萝卜,只有过年之时,才能换上新衣服、才能吃到平常没有品尝到的美味食物。那时的年货,每一样都得自己亲手制作,那些制作年货的过程,充满了浓浓的年味,给节日增加了喜庆的气氛,使年味更加深入孩子们的心里。

想起儿时的年,真有年味,回忆起来,满满都是温暖人心的记忆。小时候的年,压岁钱对于我们并不是最重要的事,因为红包在口袋里还没捂热的时候,已经被父母收藏起来,只给我们留下一点零用钱。而我们之所以那么喜欢过年,更多的是因为有好吃的食物、还有过年时那种欢腾的气氛,这才是我们最渴盼的,也是儿时的我们快乐的源泉。

 

记忆中的年,是忙碌的、是喜庆的。有卤鹅飘香的美味,有鞭炮声声的欢欣,有敲锣打鼓的热闹,有盼望已久的漂亮衣服,当然也有成长的快乐。我们可以尽情地玩,尽兴地闹,可以看一整天的电视节目,可以无所事事地到处闲逛,再也不用顶着寒风,赶着一群鹅到菜地里吃草,因为鹅不是被卖了就是变成卤鹅了。那时的年呀,虽然简单,却也是幸福美好的回忆。

每年的腊月二十四这一天,在我们潮汕地区,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日子,有一个传统习俗“神上天”,这一天,每家每户都需要举行“送神上天”这样的仪式,在家里祭拜灶神,感谢神明一年来的保佑,祈祷明年继续保佑家人平安如意。这个古老的民间习俗,一直被传承下来,表达了老百姓对于美好生活的祝愿和祈祷。这天早上,奶奶会让我清洗竹叶和榕树枝,吩咐我在每个大门和窗户都要插上,我想这大概也是一种祈福吉祥之意吧。

 

腊月二十四过后,家家户户都开始忙碌起来,一切的工作都围绕着年而准备,大人们开始置办年货,制作各色各样的年粿。在潮汕地区,过年时制作的粿品有:甜粿、鼠壳粿、红粿、发粿、油粿等。这些粿品看起来简单,实则要花费许多的工夫和心思,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整个过程工序繁多,但潮汕的妇女们从来不厌其烦,而是精心制作,认真对待,希望制作出来的食物精致而且美味,在除夕的这一天祭拜先祖,喜迎新春。

除夕的前一天,年货都基本准备妥帖了。村里广播开始响起来,让村民上街打扫卫生。于是,我们这些空闲的孩子们,全都拿起扫把和水桶,上街去帮忙。全村总动员,有的打扫,有的去井里提水,不到半天时间,村道便被我们清洗的干干净净的。每年的这一天,总让我觉得非常好玩,每个人都是眉眼含笑,脸上洋溢着过年的喜悦之色。

 

到了除夕,便感觉家里与平时不一样了,清洁过后的家干净整齐,新贴上的红色对联,透着新年的吉祥欢乐,让人觉得整个家焕然一新。满满一桌过年的食物,最显眼的莫过于那一只大卤鹅,油光溢彩,散发着阵阵卤香,非常诱人。

午饭过后,大人们开始把食物摆上供桌,祭拜祖先,这也是我们这里的风俗,唯有先敬祖先,才能围炉吃年夜饭。祭拜好了,便在门前点上一串鞭炮祈福。除夕的下午,村子里的鞭炮之声不绝于耳,此起彼伏,平常安静的小村庄,此刻在烟火的氤氲里,甚是热闹。

 

一年又一年,儿时的年离我们越来越遥远,渐渐地,它只能成为一种记忆,让我们时时怀念。如今,我便只能在孩子们的眼中,回忆着儿时的年,它们依然是温暖的,想起之时,眼眶温热,心口微疼,那些属于我们的年,它只能在心里珍藏和发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