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芳草地

图片:单反:上上水;手机:芳草地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在缅甸旅行,每天都是美好的遇见,有时是景,有时是人,让你从心底喜欢这个充满信仰的国家。


我们一路走过了曼德勒、蒲甘,乌本桥上光与影的交融、古塔寺里僧与佛的对话、万千塔林的圣洁神秘,都使我们震撼无语、沉醉其中,满足着缅甸之行的收获满满。而最后一站茵莱湖,又将带给我们怎样的惊喜呢?


今天,我们就启程赴茵莱湖了,途经高原小镇格劳,这里群山环绕、风景如画,是缅甸的蔬菜和小麦基地,有着缅甸最美丽的田园风光。



沿路树木青翠,各式小花尽情绽放,殖民时代颜色鲜艳的老房子散布在缓坡地带,色彩浓烈、风光撩人。时而看到辛苦劳作的人们和咯吱咯吱的牛车,那情那景,恍如梦中。



导游介绍,格劳的夏季很凉爽,当年英国殖民者夏天都会聚集在此避暑,至今仍有好多英国后裔定居在此,使格劳保留着些许英国殖民时代的生活气息。


今天的午餐,导游就按排在了一家当年英国殖民者后裔开的餐馆,虽然不大,但布置的很是雅致,餐厅四周墙上挂满了他们祖先当年在此殖民的老照片,很有历史沦桑感。



我们到了茵莱湖附近的娘水镇,不大的镇子因为有水道与茵莱湖相连,成为了游客前往茵莱湖的集散地。我们在此码头上游船,要在湖中行驶约一小时才到达我们当晚居住的茵莱湖水上特色别墅酒店。


茵莱湖是海拔近千米的缅北掸邦高原湖泊,面积116平方公里,是缅甸第二大湖。这里三面环山,湖水湛蓝清澈,自然风光绝佳。更令人叫绝的是,这里有神奇的水上浮岛和世界上独有的古老技艺单脚划船渔夫,吸引着世界各地的游客和攝影师们蜂拥而至、一睹为快。



游船是那种窄长的小木船,有点像威尼斯的“贡多拉”,尖尖的船头高高翘起,水手在船尾把舵操控;船身很窄,每排仅可坐一人,我们连带各自的行李,每4人一船。


刚上船多少有点紧张激动,双手抓紧船弦,身体不敢随意转动,有一种湄公河大片即将上演的现埸感。



但很快,我们就被茵莱湖绝佳的湖光山色所吸引。湛蓝清澈的湖水、两岸起伏有致的青山、围绕小船翻飞的海鸥,还有湖中来来往往跟我们一样的游船上热情招手的游客,一下子就点燃了我们的激情,一个个迫不及待拿出相机、手机,贪婪地欣赏着、拍攝着。



船行十几分钟后,到了一处湖面特别开阔处,远远地看见好几条游船不知何故围着一处水域在转圈子,正当我们纳闷时,水手高声叫喊我们,打手势让我们准备好拍照。 啊呀,原来是碰上久闻大名的单脚划浆渔夫在打渔了,我们真是运气够好的!


茵莱湖渔民单脚划船捕鱼是世界上唯一的独门技艺,当地渔民认为用脚划船速度快而耐久,并能腾出手来撒网、抛叉、钓鱼,这样行船捕鱼两不误,一个人就可以搞定。这种古老传统的捕鱼方法代代相传,至今仍在普遍采用,而且由于世界各地的游客和攝影师们狂热地向往青睐这古老东方的文明胜景,至今己有专门的渔夫们进行表演,演绎成了茵莱湖独有的一挡节目。



不过我们现在碰上的,可不是表演的渔夫,凡表演埸景一般都有近水楼台,可让攝影师们拉开架势摆放脚架等。而在这湖中央的,都是真正的以打渔为生的渔夫,他们的一招一式,更显正宗单脚划船捕鱼的原汁原味。



我们的水手善解人意,当前面的船围着渔夫转了两圈离开后,就及时靠了上去,并在近距离时将船停了下来,让我们拍得更清晰。我们高兴地一边大声喊着刚学会的缅语“鸣个喇叭”(你好)向他们打招呼,一边抓拍不停,很是过瘾。


只见他们一只脚稳稳地站在船头,另一只脚勾着船浆划动,控制着船的行进和方向,释放出来的双手围网捕鱼、放线钓鱼,或用一笼状竹箩罩鱼,每次都不落空,收获颇丰,那身形架式名不虚传,生动漂亮极了。



浩瀚的茵莱湖上,散落着世界上最独特神奇、随波荡漾的浮岛,还有很多水上村落和一定规模的水上市埸、条田、工坊、商铺、寺庙、塔林等,形成了缅甸特色的水上城市,完全可媲美西方文明遗产的威尼斯水城。


水上村落



大大小小的水上村落,是当地茵达人的举世创举。他们在湖畔浅水中打下高脚木桩,深深插入湖底淤泥以支撑吊脚木屋,再用藤蔓竹排等,打造成大大小小的水上房屋,并连接成水上村落。他们有的以捕鱼为生,有的在浮岛上种植各种果蔬,有的进行纺织、银器、铁器、漆器、木雕、雪茄等手工艺品制作,世世代代生活在茵莱湖上,是名符其实的水上人家。


我们在船上沿途望去,碧水之上村落点点,别有一番天地。这些水上人家在我们眼里破败不堪,很难想像雨季里他们是如何在风雨飘摇的屋子里捱过一天天的;但对他们来说,这里却是安放心灵的家园。


水上人家



茵莱湖上,每家门前都系有一叶扁舟,当地渔民、菜农,一出家门就以船代步,就连儿童上学、僧人化缘都要靠船往来于湖上,像极了威尼斯水城。


水上商店


水上寺庙


水上塔林



水上条田种植,也是茵达人的一大创举,是全世界独有的发明。他们在浮岛上开出一块块细长的条田,种植各种瓜果蔬菜,浮岛上水足土肥,各种蔬果不仅无需施肥浇水就生长茂盛,而且无惧狂风暴雨。条田周围鱼群聚集,人们种地之余,还可以捕捞鱼虾。


导游介绍,每到丰收季节,湖区一片繁忙,湖中船载到岸车运,各种果蔬水鲜销住缅甸各地。这种全世界唯一的特殊耕作方式不仅是茵莱湖的特色风光,更使茵莱湖成了富庶之地。



我们一路饱览茵莱湖优美的自然风光和举世罕见的人文风俗景观,很快,茵莱湖水上特色别墅酒店到了。这时,正值日落时分,在船上远远望去,夕阳下的酒店大堂红色屋顶及一连排的水上别墅客房,在湛蓝的湖水和连绵起伏的青山映衬下,是那么亮丽而引人入胜,让我们激动得迫不及待了。



著名的茵莱湖水上特色别墅酒店,是一座可与马尔代夫媲美的水上宾馆,空气清新、环境优美,长长的水上木走道串联起码头、临水露台、大堂、餐厅和几十幢水上别墅客房,别墅后面就是自然鸟类保护区,成千上万的水鸟常年栖息于此,非常震撼。

水上别墅客房



住在这里,白天可以坐在屋外的临水露台,看云淡风轻的茵莱湖风光,静静享受这份属于缅甸的惬意;日落时,在客房的阳台上就能欣赏茵莱湖的日落美景。



第二天早上5点,我们就起床欣赏茵莱湖晨景和渔夫单脚划船捕鱼表演了。


清晨的茵莱湖空气特别清新,远处的湖面上弥漫着一层晨雾,那山,那水,那树,那鸟,还有湖中的小舟和渔民渔火,像仙境一样呈现在眼前,令人久久不忍离开。



天慢慢地亮了起来,湖中的渔民将点燃的渔火熄灭,开始准备捕鱼表演。



天更亮了,精彩的捕鱼表演开始了,我们一个个在水上木走道上一字儿排开,并不断变换方位和角度,在取景框中组合出令人动容的美景和精采,快门声响成一片。



捕鱼表演结束,离早餐还有一段时间。这时晨雾己退去,绚丽的早霞升起,笼罩着湖面和整个酒店,真是漂亮极了!我们己把早餐忘在脑后,激动地沿着水上木走道,在水上酒店各处过瘾地巡游着、拍攝着,以至最后错过了早餐,但却没有半点后悔。



我们贪婪地看着拍着,此情此景,恍如世外桃源啊!



集合上船的时间到了,连同行李仍是4人一船,我们今天一整天都乘游船在湖上各景点游览观赏,真正的以舟代步,体验一把乘船穿梭于茵莱湖水上村落的感受。


第一站先到较偏僻的茵黛村,游船驰离大湖后沿着蜿蜒的小溪还要开20分钟左右,让人有一种与世隔绝的感觉。


它是茵莱湖最具代表性的小村,这里没有工业的烦扰,也没有高楼的压迫,随处可见的,是大片红色的土地和绿色的田野,河流清澈,小舟简陋轻巧,风光原始而优美,给人一种宁静致远、安然恬淡的田园风情感觉,非常舒服。



从茵黛村码头下船,上岸后有一个小山坡,沿着山坡走不多远,旁边就是一大片历史悠久的佛塔废墟,据说最古老的可以追溯到公元前200多年。



古老的佛塔虽残破不堪,但仍可看出当年壮观的规模,其上浮雕精美、栩栩如生。



有的古塔顶己坍毁,树木从塔顶穿出,而门窗楣柱上仍有着精美的浮雕。



塔身那黄色湮开的灰调里,被岁月饰以黑色斑驳,这种只有时间才能成就的色调里,可见到历史的脉膊。



有的佛像、雕塑古朴典雅,露天坐在荒草之中,苔痕斑驳、颔首微笑。



越往山上走,佛塔越多,多了很多重建的新塔,反而没有历史的厚重感。


新老佛塔密密麻麻地矗立着,非常壮观。在这远离陆地的大湖深处小村,居然有着数量如此众多的佛塔群,虽没有蒲甘佛塔的规模,但彼此间呼应更紧密,真令人震撼而不可思议。



登至小山顶端,可以俯瞰整座村庄,美丽的塔林被恬淡的村庄包围着,景色迷人。



从小山上下来,我们向村中走去时,迎面碰上了浩浩荡荡的牛群,而放牛的人很少,好几群走过,才看见一个跟在后面。


牛群看上去很有组织纪律性,群与群之间互不干扰,每群都是识途的老牛带路,与前一群保持着一段距离,旁若无人、不紧不慢地走着,很有绅士风度。我们和一大群游客一样,在旁边看得傻傻的,心中一阵久违的、属于童年故土的感觉在他国异乡升腾。



村中红土地小路上杳无人影,只听见一阵很煽情的音乐声从旁边屋中飘出,让人不由得循声而去。



转过一条小路,眼前出现了一对母子,那温馨的埸景太燃人了。



这是在码头边等候再次上船时遇到的,年轻的妈妈在买菜,背上的萌娃看见一大群人围着他拍照,有点惊讶但一点不怯埸的表情,真是萌萌的太可爱了。



第二站,我们到了世界上独有的莲梗絲织布工坊。茵莱湖真是太神奇了,竟有这么多的世界独有在等着我们。


莲梗絲能织布?作为学纺织的,又在纺织行业混了一辈子的本人来说,也是第一次听说,自打出团通知的行程上注明这是我们茵莱湖的重要节目后,心中就盼着要仔细看看这茵莱湖的神奇。


船行半小时左右,前方水面上出现了一排红色的房子,莲絲织布工坊到了。



我让导游带路,首先去观赏最神奇的莲花梗抽絲。只见抽絲女工盘腿而坐,面前是一张短脚木几,身边是一捆刚采回洗净的新鲜莲梗,另一边有一个竹萝和两个盆,竹萝放切断后拉过絲的残莲梗,两个盆一个放清水毛巾,一个放拉絲后搓接成的莲絲线,线头留在木几上。


女工将几根莲花梗切断,抽出极细的絲,放在沾水的木几上原线头处,用手掌来回一搓,抽出的莲梗絲便成了与原线头接上的细线,再将长出来的细线纳入盆中,新的线头置放于木几上沾上水,再切一段莲梗,重复刚才过程,多次才能得到一米的细线。



抽出的絲线并不干净,需要经过清洗晾晒,再用纺锤制成坚韧的絲线,当然有的还需经过染色,才能用于织布。


莲絲线清洗晾晒


摇纱


绞纱


分绞


织布



这种莲絲线柔软细腻,但却坚韧不易拉断。在参观中,一位摇纱的婆婆见我喜爱的神情,在我手上绕了两圈莲絲线,后来吃饭时要拉下来,用了力手都勒痛了也拉不断,只好剪断了。



茵莱湖古老神奇的莲絲织布技艺己有数百年的历史,将莲梗絲发挥应用到极致,令人叹为观止。这种用莲絲制成的缅甸手工艺品“莲梗絲衣”,极其稀罕珍贵,全程纯手工制作,一件成衣要上万根莲梗抽絲,数10名女工近一个月才能完成。成衣柔滑细腻、舒爽透气,非常舒服宜人,过去是专供制作僧袍,供奉给地位尊崇的高僧,被认为是最尊贵、神圣的僧袍。


该工坊成品展销处,我们看到有各种莲絲制成的絲巾、披肩、衣服等成品,价格也很昂贵,一条围巾200美元左右,成衣则要上千美元。



我们还到茵莱湖即将消失的长颈族部落家访,这又是茵莱湖的世界独有。



长颈族人有以脖子长为美的风俗习惯,女孩子从5一6岁起,就在脖子上套铜环,一年加一个铜环,使脖子拉长,真是一种变相的残酷美。



最后,我们又来到手工雪茄制作工坊参观,这是茵莱湖最具特色的手工作坊之一,这种雪茄很平民化,普通老百姓都抽得起,在缅甸很受欢迎。


手工雪茄工坊远景



雪茄的外层不是纸,而是一种树叶,工坊有2名女工专门筛选外形无瑕疵、纹路清晰、色泽青翠的树叶,感觉很原生态。



雪茄里面是产自缅甸中部的烟叶和烟梗按1:1的比例组成的混合物,烟梗由切碎的烟草植茎和软木材构成,另还有棕榈糖、丁香、肉桂等香料。


巻烟的过程也全由人工完成,女工们坐在小板凳上,周围放着各种雪茄制作材料,她们双手不停地翻飞着,卷烟、制作滤嘴、剪去多余的树叶,一支雪茄就做好了。


工坊主人热情地邀请游客品尝,我们团有几个团友品尝后,说抽起来比香烟要温和得多,味道也丰富得多。



下午4点左右,我们又乘船来到了一处湖中楼台处休息,然后在茵莱湖最美的黄昏时分,在这里观赏及拍攝夕阳西下时,渔夫们单脚划船捕鱼的精彩演绎。


这次参加的攝影团太好了,全程观赏及拍攝的地点、内容多是精挑细选的精华,自然风光、名胜古迹、人文风情面面俱到,经典精彩的节目在不同时间段、不同地点、不同观赏方式按排多次,保证每位攝友不留遗憾。


眼下,我们的攝影领队让渔夫撑船靠近岸边,然后他将相机伸进船上躺放着的一只渔篓口里,再叫渔夫在船头摆出姿式拍了几张,然后一边让我们传看,一边教我们拍攝时相机的设置参数,说这就是在国际上得到金奖的经典镜头。哈哈,经典原来是这样拍出来的,攝友们一个个兴高彩烈地听从指挥,排着队上前拍攝,百分之百成功出大片!


渔夫撑船靠近岸边



在国际上得金奖的经典镜头



最好的时间到了,夕阳在湖面上洒下一片金黄,渔夫们穿着笼基开始了精彩的表演,在夕阳、湖面、远山的映衬下,那埸景极富诗意!



忘情的观赏拍攝中,不知不觉湖面上金光逐渐变成了红色的晚霞,光影下渔夫们的身影生动漂亮极了,不愧为茵莱湖独有的一挡人文风情大餐,我们一个个心满意足,太过瘾了!



当晚,我们回到娘水镇住宿,这里比蒲甘的娘乌镇更乡土一些,但因其紧挨着茵莱湖,是游客的集散地,不大的镇子里到处都是旅馆和餐馆。


第二天,我们一大早就来到了镇上,这里每天早上,都有众多僧人沿着周围街道化缘布施的独特埸景,我们不想错过。清晨街巷上很安静祥和,从稀少的人们眼神中,我们读到了宁静谦恭,再打量一下扛着长枪短炮的我们,真有点汗颜,与周围安祥的环境是那么格格不入。


也就那么一念闪过,当巷道街角闪过红色身影的僧人时,我们又一下子就进入了状态,靠上前去抓拍了。僧人的队伍有排着长队的,也有三五成群的,以小僧人为主,一条街一条街地走过去,守候在此的信徒们将煮好的米饭布施给他们,整个过程神情虔诚,没有语言交流。



娘水镇的僧人化缘与曼德勒的“千人僧饭”相比,后者更正规庄重、仪式感强,而前者则随意而更接地气。



娘水镇的瑞扬比亚僧院在镇子入口前约1公里处,有近二百年的历史,是当地最受崇敬的柚木僧院。



僧院有独一无二的椭圆形窗户,而小僧人们休息或放学后,在窗口向外张望的埸景,也是攝影师们的最爱。



缅甸之行圆满结束了,但这个民心淳朴、虔心向佛的信仰国度,处处宁静又略带神秘的画面、行走之间总能遇见触动心底的温暖瞬间,留给人太深的记忆,真是一个值得好好用心旅行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