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荷风细语

音乐:《题帕三绝》

图片:网络(清代国画大师孙温绘全本《红楼梦》)


☕️☕️☕️1⃣☕️☕️☕️


在中国文学史上,《红楼梦》是一部“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鸿篇巨著,被誉为中国十八世纪的百科全书。《红楼梦》既是一部经典的文学作品,也是一幅展现中国传统文化的民俗画卷。


作者曹雪芹细致地描摹了清代的社会风俗,蕴含了诸多的文化元素,其中对茶文化的描写、继承和弘扬也不惜笔墨,与作品中的人物性格、情节发展有机地融为一体。


茶与文学的结合《红楼梦》不是第一部,但是像曹雪芹那样,以茶托事、以茶比人,茶尽其用,茶尽其妙,却是首屈一指。曹雪芹对中国传统茶文化内容之谙熟,理解之深刻,处处运用茶文化来架构故事、刻画人物,并且将复杂的人物关系和故事情节表现得淋漓尽致。


著名学者周汝昌曾经这样评价《红楼梦》——这是中华民族的一部古往今来、绝无仅有的“文化小说”。“如果你想要了解中华民族的文化特色,最好的——既最有趣味又最为捷便(具体、真切、生动)的办法就是去读通了《红楼梦》。”


中国是茶的故乡,茶文化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有其独特的魅力。唐代陆羽在《茶经》中写到:“茶者,南方之嘉木也。”“茶之为饮,发乎神农氏,闻于鲁周公。”


在浩如烟海的中国五千年历史中,茶与人们的生活结下了不解之缘,自古就有“柴米油盐酱醋茶”之说,茶被列为开门必备之物。茶最初是作为药用,《神农本草》中记载:“神农尝百草,日遇七十二毒,得荼而解之。”(荼是茶的本字)到汉武帝时,茶成为重要的商品。


公元780年,陆羽写成了世界上第一部茶叶专著《茶经》,系统总结了茶的种植、制作和饮用的经验,自成一套茶学、茶艺和茶道的思想。有趣的是,荼字被他错写成茶,沿用至今,今人反不识荼为本字。


随着时间的流逝,茶渐渐融入人们的生活,成为中国传统文化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一种精神文化的载体,茶一直都是历代文人墨客吟咏的对象。白居易的“无由持一碗,寄与爱茶人”,苏轼的“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纳兰性德的“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诗人们借助茶的色味、品质和神韵,抒发感慨,坦露胸臆,在古诗词的书页之间弥漫着清新淡雅的茶韵,后来明清小说的兴起,更使得茶以及茶文化成为解读人生百态的载体。


据统计,《红楼梦》全书120回中,有112回言及茶。“全书提到茶事262处,出现茶字495次,茶名就有好几种。”曹雪芹在《红楼梦》中把茶及其饮茶的习俗作为一种文化现象来描写,通过茶的种类、煎茶用水、饮茶用具,以及茶祭祀和吃年茶、茶泡饭、以茶敬客等等,展现茶文化的深远影响。


《红楼梦》中一个茶就写得丰满且详细,虽然不是一本专门写茶的书,却将贾府这样世族之家的饮茶习惯栩栩如生地展现在我们眼前;而茶文化也同时充实了作品情节,深化了人物的性格,烘托了作品的主题,让幽幽茶香熏染着整部作品,使作品更富灵性和美感。






☕️☕️☕️2⃣☕️☕️☕️


“一部《红楼梦》,满纸茶叶香。”《红楼梦》中提到的茶类,品目繁多:宝玉喜喝的“枫露茶”、黛玉房中常备的“龙井茶”、妙玉特为贾母冲泡的“老君眉”、怡红院待客的“普洱茶”、暹罗国进贡的“暹罗茶”等,这些都是当时朝廷的贡茶,可见贾府当时地位之高,是钟鸣鼎食之家、诗礼簪缨之族。


第41回“贾宝玉品茶栊翠庵,刘姥姥醉卧怡红院”是《红楼梦》最浓墨重彩描写茶文化的一个章节,这里涉及了上好的茶具、讲究的茶水,还提及了一些精品茶的种类,对妙玉精通茶道作了细致的描写。


贾母带领众人游览大观园,至栊翠庵,老太太即向妙玉道:“把你的好茶拿来。”妙玉捧上茶来,老太太又道:“我不吃六安茶。”妙玉即笑答:“知道,这是老君眉。”六安茶是享誉九州的名品,老太太为何不吃?


老君眉叶片弯弯,满批白毫,纯净如寿星之眉,制成茶叶则嫩、匀、鲜、净,色泽润绿。尤其是其品性与六安茶颇为不同:六安茶“味苦”,茶汁滞涩;而老君眉则“味甘醇”,香气高爽宜人。老太太年高体弱,又素喜甜味,因而要老君眉而不要六安茶。而且有老君、长寿之意的老君眉,可以显示出贾母德高望重,一家之母的身份。


妙玉先给贾母等人捧了茶,便把宝钗黛玉请到了另一居所,宝玉见状也悄然跟了进来。妙玉便自向风炉上煽滚了水,另外泡了一壶茶,也就是宝玉所谓的“体己茶”。妙玉另外拿出两只茶杯来:“一个旁边有一耳,杯上镌着三个隶字,后有一行小真字是‘晋王恺珍玩’;又有‘宋元丰年四月眉山苏轼见于秘府’一行小字。”


妙玉又斟了一‘斝’,递于宝钗。另一只形似钵而小,也有三个垂珠篆字,镌着‘点犀盉’,妙玉斟了一‘盉’递于黛玉,又将自己常日吃茶的那只绿玉斗斟与宝玉。黛玉吃了一口,果然觉得味道特别,茶香异常。便问妙玉是用什么水泡制的,妙玉才说是用五年前梅花上的雪水泡成的。


曹雪芹突出妙玉烹茶用水乃“隔年蠲的雨水”和“梅花上的雪水”,显示出妙玉的高洁和不流于俗,在妙玉面前,就连“目下无尘”的黛玉都成了“大俗人”。在传统茶文化中,器与道是相通的。纵阅古今茶器谱,也再难找到与妙玉的茶器相媲美的了。作为皇商后代的宝钗,其见识不可谓不广博,但在妙玉这位“红楼茶仙子”面前,也显得浅陋了。


这些茶器也是古玩珍奇,凸现出了妙玉的修养、气质、身份和生活情趣。她所言的“一杯为品,二杯即是解渴的蠢物,三杯便是饮驴了”,深切道出了茶道之“品”的实质:一盏清茗,品茶香,品茶道,品人生。


品茶,除了讲究茶品、茶器和茶水,还重视饮茶时的环境、氛围——茶境。所以,古人有“茶宜精舍,云林竹灶,幽人雅士”之追求,旨在寻求茶、境、人三者和谐统一的境界和情趣。


中国茶文化源远流长,栊翠庵品茶集中了中国茶文化之大成,曹雪芹借妙玉之口详细地论说了茶道所讲究的茶器、用水、品茗等,令人惊叹。



☕️☕️☕️3⃣☕️☕️☕️


茶是中国古代文人墨客写诗填词的重要话题之一。尤其是唐代中后期,饮茶风气渐盛,茶诗就更多了。白居易写了五十多首茶诗,苏东坡写了数十首茶诗,黄庭坚写了上百首茶诗,陆游写了三百多首茶诗,乾隆皇帝也写了上百首与茶有关的诗。


《红楼梦》中个个都是性情中人,也是精通诗词的高手,许多诗句与茶有关,以茶抒情、借茶造景、用茶做喻。在大观园刚刚建成时,贾政带人巡检,宝玉题联潇湘馆:“宝鼎茶闲烟尚绿,幽窗棋罢指犹凉。”将潇湘妃子居住之所翠竹摇曳的优雅景色传神地描写出来,与黛玉的性格颇为吻合。


宝玉还写过四首大观园的即事诗,其中夏、秋、冬三首都写到茶。《夏夜即事》写到:“倦绣佳人幽梦长,金笼鹦鹉唤茶汤。”叙述炎夏昼长夜短,白日里佳人午睡,茶是消暑的最佳饮品,连鹦鹉都听熟了,叫唤着要吃茶。


《秋夜即事》写道:“静夜不眠因酒醒,程艳重拨索烹茶”,描写主人因愁绪难平,难以入睡,只好起来喝酒,酒后感觉口干舌燥,于是吩咐侍女重开炉灶烧水煮茶,这秋夜里的茶既是解渴之水,更是排遣思念的需要。


《冬夜即事》写道:“却喜侍儿知试茗,扫将新雪及时烹”,在清幽的冬夜里,主人心绪难平,侍女贴心地扫下梅花上的新雪,用来煮烹茶汤。


大观园的姐妹们性情高雅,经常聚会作诗,如在芦雪庭赏雪,十二人联句咏雪,黛玉有“苦茗成新赏”,宝琴有“烹茶冰渐沸”,都提及了茶,这两句与湘云的“煮酒叶难烧”,以及黛玉的“没帚山僧扫”,和宝琴自己的另外一句“埋琴稚子挑”组成了一幅雪中情趣图。


《红楼梦》第七十六回中,黛玉和湘云相对联句,情调凄清,妙玉听到后截住,于是三人同至栊翠庵,现烹茶,由妙玉续完余下的十三韵,其中有句:“芳情只自遣,雅趣向谁言!彻旦休言倦,烹茶更细论。”这些咏茶诗把《红楼梦》中的茶文化推向了高潮,使之具有了更大的艺术魅力。


中国饮茶已有几千年的历史,到《红楼梦》成书的清代,中国的茶文化已经日渐成熟和完美。在中国的各个阶层,从帝王到平民百姓都有各自的茶事活动,各类茶人、各种茶事活动都具备了深刻的人文背景,既保留了饮品的功能和沟通情感的媒介作用,更成为一种精神性的物质产品。


人们在茶消费中所获得的已不只是口腹的满足,更多的是情趣的寄托、精神的享受、审美的愉悦,茶事已成为国人的文化修养、文化品格的特有展示和标识方式。《红楼梦》这部古典名著,字里行间飘逸着茶香,既是精致雅文化的体现,也是丰富的民俗文化内涵的载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