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皆有灵性,我信!

小白,是我给白鹅取的名字(为落实管控,我给家禽家畜的头领都取有名字)。

天生丽质加之我们入住后三年多的保护,汪活源这个六百多年古村的生态环境趋于原始。鹰蛇常来捕食鸡鸭,村民说养鹅可驱赶鹰,故2017年与鸭同来了两只鹅,一只因山水太冷被冻不幸夭折,独留小白与鸭群共同生活。

同处一个窝,共饮一方水,小白与鸭感情笃深。小白走路都是踱着方步,一旦落伍,鸭子便会边等边摇头晃脑唤小白;小白吃素,随大流到溪水里混水摸鱼,那肯定是竹篮打水,可仍每天浪里来水里去,瘪着肚子也乐此不彼。久而久之,小白成了带头大哥,除了每天带出领回,日间常常昂着头巡视四方。自从小白长大后,鸭就很少减员了。

小白也有掉队的时候。原以为小白是个帅哥,直至有一天蹲在溪边半天不动,我下去察看才知是在产蛋,现代花木兰啊!每每产好蛋,发现伙伴已远行,这时候小白就会来到你身边,不时叫上几声,让你去带她找伴。

人间美食,同来的鸭子越来越少了,小白就慢慢地与新鸭子和平相处了,早晨出来同流合污,傍晚回窝不再抢食,新鸭也认可了这个带头大哥,不知不觉间小白的队伍又壮大了。

随着鸡都进了餐桌,担负护卫的火鸡成了寡人。除了发几声嘶鸣表示抗议,就是常用他的长嘴啄我的车子(心疼啊😭),还时不时去鸭棚找伴。结局肯定是伴没找到,自己却被主人关了!

今日傍晚,因火鸡进入鸭棚,鸭受惊外出不肯回,大姐去赶,越赶越远。无奈,只好动用姗姗来迟的小白。待小白与鸭会合后,我去一唤,小白带头,鸭子便款款而来……

这司令可不是乱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