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望舒—「雨巷」

  戴望舒是二十世紀三十年代的現代派诗人。其代表作「雨巷」发表于一九二八年,诗人在低沉的调子里,抒发自己沉重的情绪。在绵绵细雨中,他怀着痛苦而朦胧的希望","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里。诗人的自我形象是孤独伤感的。但在那寂寥的雨巷里,却也寄寓着诗人对现实不满、失望和痛苦的情绪。

戴望舒受法国象征派和我国古典诗词影响很深,善于追求意象的朦胧,用象征手法抒情,在"雨巷"里的许多形象,都是充满象征意味的。同时,他十分注重音乐感,音节优美,韵脚铿锵,,同时还以复沓、重复等手法来强化全诗的音乐性,这首诗替新诗的音节开了一个新纪元。

  「雨巷」是詩人戴望舒的成名作,也是他影响最大的作品之一。「雨巷」橫空问世以來,传誦大江南北,倍受矚目,作者也因此获得了"雨巷诗人"的称号,这在我国现代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雨巷"发表于"小说月报"一九二八年八月号,当时诗人正躲避反动政府的搜捕,隐居在好友施蛰存家里。作为一个追求进步的革命青年,诗人曾经积极参与过我们党的宣传活动,因此受到反动派的迫害。特别是亲眼目睹了当时笼罩全国的白色恐怖,诗人和其他许多进步青年一样一下子坠落到幻灭的深渊,这时他的思想产生了危机、消沉、迷惘、徘徊、企待。这首"雨巷"正是黑暗现实在诗人心境中的反映,有着那个窒闷,残酷的时代的曲折投影。然而,尽管"雨巷"满贮彷徨和感伤的情绪,它毕竟独立于黑暗,保持着人的正直和尊严,寄托着对理想事物的糢糊追求,因此在当时相当一部分青年的心灵深处引起共鸣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了。

  展读"雨巷",读者被引进一种梦幻曲一样的䑃胧瓢忽的境界,诗歌以其优美而低沉徐缓的曲调,抒发了诗人极端的忧愁和追求无着的失望之情。

在绵绵不尽的细雨中,诗中的"我"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诗一开始,诗人就以抑扬顿挫的慢板节奏,如此咏叹着。这就是"我"所看见、所理解的现实世界,在这个阴郁、空旷的世界上,"我"是多么孤独、寂寞,只能怀着一种朦胧而忧愁的期待,"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地结着愁怨的姑娘",这是"我"在悠长的雨巷中独自彷徨、徘徊的唯一希冀。那么"我"热切期待的姑娘又是怎样的呢?"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诗人运用三个美妙的排比句,尽力渲染姑娘的妩媚动人,这是一个美丽的形象,但同时又被诗人赋予愁苦的色彩。"她"的内心充满"冷漠、凄清,又惆怅",默默地忍受着人世间的风雨苦难。她和我一样,撑着油纸伞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的飘然出现,"她"和"我"的共同愁思加強了"我"追求的希望感。

她终于在我的热切期待中静默地走近了我的身旁,但她哑然无语,只"投出太息一般的眼光",好像在喟叹,又仿佛在寻找,在等待。她也并不总是沉默,似乎想诉说自己的忧愁和对世界的怨望。不过这只是转瞬即逝的一刹那,随即她就象"梦一般地凄婉迷茫地"飘过我的身旁,"静默地远了,远了","她"只是个梦,难以觉察,不可捉摸。这个姑娘是属于别一世界的,望着"她"悄然无声地擦肩而过,我无能为力,只有无限的惋愔,只能远远地目送"她""到了颓𡉏的篱墻,走尽这雨巷"。随着"她"的身影越来越朦胧,诗的色调越来越阴冷,我的依依别情,我的内心苦痛,也赵就越来越浓重。


  最后,在悲歌一般的"雨的哀曲里",她的形体、目光、神情,她的颜色,芬芳,甚至"丁香般的惆怅",一切象轻烟薄雾似的消失在䑃胧之中,一去不返。只留下我的追求无着的惆怅,我的绝望的叹息,从而使本来已经低沉的诗的基调进一歩蒙上了一层感伤的情绪,更加凄清和愁怨。

"她"去了,"我"却无法走出这"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依然孑身一人在风雨中飘荡。诗的最后一节基本上是第一节的重复,只是把"逢着"变为"飘过"。这改动显露出一丝希望的亮光,纵使我已清楚地感受到幻灭的悲哀,纵使我忧伤的心里仍然一片空白,我还是在期望,在等待。

"雨巷"是诗人心灵寂寞痛苦的歌唱。从这首含蓄寓有浓厚象征意义的抒情诗中,我们可以有出他对美好的生活理想执着地追求,把这追求寄托在渺茫的希望之中,希望能遇到一个丁香一样的姑娘他分明看见了她,却不能走近她,得到她;她象梦一样飘然而来,又象梦一样飘然而去,希望象幻梦一样破灭了。

  雨巷"最突出的成就是它的语言的音乐美。全诗七节,每节六行,长短相间又大致匀称,每节诗押韵二至三次,间隔有致,一韵到底。特别是诗人十分巧妙地运用了词语的重迭,音组的停顿和反复拉长了诗的节奏,构成一种回荡往返,摄人心魄的音乐旋律。"雨巷"、"悠长"、"姑娘"、"芬芳"、"惆怅"等词组在韵脚中的一再重复,ang这韵母不但在句尾而且在诗行中频繁出现,既达到了听觉的和谐,使人仿佛真的听到了暮春潇潇的雨声和"我"与"她"在雨巷中来回彷徨的脚步,更传达出一种流动着的情绪,一种迷离恍惚的感觉,从而颇为完整地完成了"雨中愁"的艺术氛围和情致。

"雨巷"诞生至今已过了半个多世纪,它是诗人写给时代的,作为特定历史环境的产物,它以凄惋朦胧的色彩,稍纵即逝的意象,低沉而回荡的旋律,凝重而飘逸的情思,流畅而富于变化的节奏,唤起我们对真善美的憧憬和向往。"雨巷"的艺术魅力是经久不衰,流传千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