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清浅,裙飞扬

2019.01.21 阅读 2482

彼时,封建加封闭的缘故, 我的村庄里没有人敢穿裙子。

对裙子最初的印象,是古装戏里的行头。春节村里请了剧团来演出,我能够从头看到尾,很大程度上就是为了看女角儿的各色长裙。


看电影《天仙配》,七仙女飘飘荡荡下凡来,衣袂迎风,长裙飞舞,再加上妙曼的舞姿,把我看痴了。那夜的梦里穿了一条白色的连衣长裙,站在家乡最高的山顶,周围层峦叠嶂,云雾缭绕。裙摆在风中画着各种优美的弧线,抚摸双腿,如清水漫过,轻柔爽滑。

第二天,想着梦里穿裙子的美感,从床上扯下那条蓝格子床单,拿出针线盒,把床单其中一条长边折进去一厘米缝好,又找一段细铁丝,把扎头发的长头绳解下来绑上去,慢慢穿到缝好的床单边内。完成后,我极其兴奋迫不及待围在腰上,把头绳两边拉紧打成结。我很得意,在屋里转圈儿,快步走,可怎么也找不到梦里的飘逸感。床单边上的折皱太多,把腰围加粗了一半,厚厚的棉布直直捂在腿上,没有一点儿灵动风采,也不跟着动作形成优美的弧。我小小的身体,就像装在一个粗壮的木桶里。


很多次,请求娘给我做裙子,都被她拒绝了,她怕村里人口中发洪水。


裙子,只能飘在梦里美丽。

拥有第一条裙子,是十五岁那年的夏天,娘让我去赶集,买完东西还剩下十块钱。回转时,看到一群人围成圈儿挑选什么,挤过去看,居然是我梦寐以求的裙子。尽管是在镇上,看到卖裙子的也是新鲜事,人们大都是觉得好玩儿,拿起来看一看,评一评,就放下,没有人拿钱出来买——舍不得钱也怕丑。我一条一条看着,钱早就从口袋里拿出来攥在手中,捏出水。“买”和“不买”这两个妖精在我心里打架,搅的心都要抽筋了,身上的衣服也汗湿了。


天儿可真热啊!


大约半个小时后,“买”打了胜仗。骑着自行车回家的路上,我像个勇士,准备迎接用八块钱换来的娘的“暴风骤雨”。


非常意外,娘没有生气。要知道,那时候八块钱可以买很多东西!想必,她舍不得伤害女儿的爱美心。


这是一条浅驼和浅灰交错的斜格子裙,配上新做的粉红短袖上衣,很美!

跑到屋后的山顶,迎着风。裙摆不够长,刚过膝盖,也不够宽,属于一步裙,我依然没有体验到长裙飞舞。但是,真的很清爽,伸开双臂,我要飞了!


这是我的第一条裙子,也是全村的第一条裙子。


一直到大城市上学,我才有机会实现梦想。买了一块儿浅蓝底白碎花的冰纱布料,请人做了一条长及脚踝的裙,短袖收腰上衣是白色的同种布料。穿上这套衣服,站在风中,我回到那个梦里……


眼下,衣柜里的长裙加了又加,鲜艳的淡雅的厚的薄的摆满了春夏秋冬,穿着它们,风清浅,裙飞扬,是一个风景,是一个梦。


~~~~~~END~~~~~~


荐读:


 空白处,那些随意挥霍的自由

 时光里的名字

 风,把书页搅的满天飞


手绘/文章:曹淑风原创

微信:qingyue424

公众号:淑风画语(csf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