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红楼梦》有《金瓶梅》的影子,证据颇多。在胭脂斋批语中多见《金瓶梅》中的语言,胭脂斋和曹雪芹的关系非同一般,应该属于合作者。
 
例如《金瓶梅》中一对子“雪隐鹭鸶飞始见,柳藏鹦鹉语方知”。胭脂斋在评点曹公写贾琏与王熙凤情爱生活时,就用了“柳藏鹦鹉语方知”。
 
例如《金瓶梅》有“老年色嫩招辛苦,少年色嫩不坚牢”,预言陈经济命运“非夭即贫”。
 
而胭脂斋在评贾宝玉“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时加批:“少年色嫩不坚牢”,以及“非夭即贫”之语,余犹在心,今阅至此,放声一哭!
 
这两本书都以一个男子为主角,白描各色女子的众生相。
 
西门庆和女子的纠缠,女子对于他是占有者和被占有者的关系。而贾宝玉是惜花的“绛洞花王”,尊重女性,保护女性。

曹雪芹笔下的女性比兰陵笑笑生更具备自尊自爱,品质高洁的特点。
 
两性关系中情和性都有一定的比例,西门庆是个典型的“性瘾者”,情在他与女人的纠葛中姑且认为占了1%吧。
 
而贾宝玉,虽有太虚幻境和秦可卿的一番颠鸾倒凤,和袭人的初试风月,和秦钟的“断袖之癖”,然他一定情占了99%,看他如何对待林黛玉便是。
 
今天这篇文章,便看看西门庆的1%吧。
明朝晚期,农耕社会渐渐被商品经济侵袭占领,“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读书人的梦想,正在受到西门庆这类破落户的挑战。
 
西门庆不读圣贤书,不参加科举考试,他经商,不择手段累计财富,包括通过女人——李瓶儿、孟月楼......
 
财富累计后,他无所不买,上至买官直至可以见到皇帝,下至三姑六婆、道士僧侣、烟花妓女的各类服务。
 
他笃信财富的力量——“火到猪头烂,钱到公事办”,无限享乐是他的人生目标。
 
他因李瓶儿生下管哥儿高兴,给了一个化缘的长老五百两,他的正房吴月娘借此劝他,少做些贪财好色的事,为孩子多积阴德。
 
西门庆是这样回答的:“咱闻那佛祖西天,也止不过黄金铺地,阴司十殿,也要些褚镪营求。咱只消尽这些家私广为善事,就使强奸了姮娥,和姦了织女,拐了许飞琼,盗了西王母的女儿,也不减我泼天富贵”
李瓶儿先是梁中书的妾,李逵杀了梁中书一家,她带了些宝物和养娘逃到东京。

后来在东京,嫁给花太监侄儿花子虚(西门庆的十兄弟之一),继承了花太监的偌大家产。
 
花子虚日日泡在妓院时,西门庆就翻墙入宅和李瓶儿私通。
 
他们起始于性吸引,且看西门庆的样貌:“生的十分浮浪......张生般的庞儿,潘安的貌儿......”“身材凛凛,一表人物”“......偌大身量”
 
和孱弱不堪的花子虚相比,西门庆于李瓶儿而言——“你是医奴的药一般,一经你手,叫奴没日没夜只是想你”
 
再看西门庆初见李瓶儿,“......裙边露一对红鸳凤嘴(三寸金莲),尖尖,立在二门里台基上......甚是白净,五短身材,瓜子面皮,生的细弯弯两道眉儿”
 
小脚、肤白,体态丰盈,这是西门庆最爱的风流情致。
 
他俩在私通之时,李瓶儿拿出花太监留下的宫中传出来的春宫图,照着图中的姿势肆意云雨戏乐。
 
更何况,李瓶儿真的是有钱,她从梁中书家中逃出时,带走一百颗西洋大珠,二两重一对鸦青宝石。后来花子虚吃了官司,损失了些财物,仍无损她的富有。
 
除了给西门庆三千两银子打点花子虚的官司,她夜渡陈仓,搬进西门庆府中的财物好几大箱——“四箱柜蟒衣玉带,帽顶绦环;三四十斤沉香,二百斤白蜡,两罐子水银,八十斤胡椒。”,都是当时的稀罕之物。
 
李瓶儿在嫁给西门庆之前,也不是个什么善荏。
 
花子虚的官司败了,西门庆有些不忍,要将三千两银子还一些给花子虚,李瓶儿阻止,花子虚得了伤寒,她也不给他好好医治,存心让他早死她也好嫁给西门庆。
 
后来西门庆吃了官司延迟了迎娶李瓶儿的时间,这妇人觉得西门官人也靠不住,居然就招赘蒋竹山——一个浪浮游医,出资三百两给他开店。
 
结果她先嫌蒋竹山不能满足她的性需要,骂“原来是个中看不中吃镴枪头”,后见西门庆脱了官司又可依靠时,她不顾蒋竹山被讹了银子又被打得皮开肉绽(西门庆做得手脚),冷酷无情地将蒋竹山赶出家门。
 
这是一对奸夫淫妇,西门庆贪的性和财,李瓶儿要的是性和依靠。然而等到李瓶儿过门后,两个人的需要都得到满足后,竟生出些真情实意来。
李瓶儿进门后变得温良恭让,尊重各位姐妹,也不争宠,待下人也大方厚道,软言慰语,甚得人心。即便自己唯一的儿子被潘金莲害死,也只是一味对生命消沉下去,并未记恨。
 
而西门庆对于李瓶儿的感情,在李瓶儿死前死后彻底暴露,这般撕心裂肺的深情厚谊,连正房吴月娘也看不过去了。
 
虽然不受“不孝为大”的传统思想束缚,但李瓶儿生了儿子,西门庆还是非常高兴的。

可在儿子死后,他见李瓶儿哭得太伤心,却说了这样一番话:
 
“你看蛮的!他既然不是你我的儿女,干养活他一场,他短命死了,哭两声丢开罢了,如何只顾哭了去!又哭不活他,你的身子也要紧。”
 
李瓶儿后来得了血山崩的绝症,人瘦得如黄叶,不能起床,床上垫了草纸防止污秽。西门庆是最爱女子容貌体态之人,却不顾道士说的禁忌,执意去陪着李瓶儿,哭得肝肠寸断。
 
李瓶儿死了,他不顾她的血渍未干,捧着脸又亲又哭:“你怎的闪了我去了?宁可教我西门庆死了罢!我也不久活于世了,平白或者做什么!”
 
李瓶儿的葬礼阵势超过正妻的排场,西门庆要写“诏封锦衣西门恭人李氏柩”,恭人属于正夫人的名号,最后被门人相劝,才改了室人。
 
李瓶儿死了,西门庆还跑到她房里灵宿,想象和她对面饮酒吃食。又命人做她的像,对着她的画像哭泣伤心不止,当然,伤心的同时,西门庆也没耽误他的性生活。
 
最后,西门庆死了,吴月娘马上把李瓶儿的画像和用过的物件都烧了,她是个传统的女子,也许能容忍丈夫的花天酒地,但一旦对谁动了真情,撼动了她正妻的地位,她也不是好惹的。
《金瓶梅》写得好在于作者在描写人物时,并不加以自己的论断,完全是白描,每个人物的人性都有善恶,只是比例不同而已。
 
毛主席曾建议内部流通《金瓶梅》,要干部将此书当历史书看。
 
西门庆是晚明时期经济发展的产物,虽虚构却是写实,暴发户的享乐主义,文化的没落,人性的贪妄被一一描述,这种写实性会过时吗?不会,这本书是一本警世恒言。
 
贾平凹在九十年初期出版《废都》,因大量性文字,舆论一片哗然,直指他堕落。
 
这本书受《金瓶梅》影响太深,写的是八十年代经济突然发展,文人暴富时的众生相,男主角,各色女子,性与情的纸醉金迷。
 
除了指责贾平凹文字的堕落,更指责他对于女子的不尊重,事实上他写的每个女子几乎都可以在《金瓶梅》中找到原型。
 
但我们静下心看,现在流行的灰姑娘和霸道总裁的故事,追溯求源,不也是赞美女子依附男人才是生命最好的结局,虽然貌似歌颂爱情。
 
相信大多数女人口里说着独立,恐怕最羡慕的还是一夜暴富的邓文迪、甘比之类,不过和《金瓶梅》那个时代比,女人吸引男人,有才华和有容貌一样重要。
 
经典的意义在于一本书描绘的人性,不会随岁月变迁而褪色,以其为镜,可以照出一个荒谬的世界。


(欢迎点赞、花样吐槽和转发)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