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雪争春未肯降,


骚人阁笔费评章。


梅须逊雪三分白,


雪却输梅一段香。


卢梅坡

  雪花的降临,好似预兆,每年都会如约而至,信步而来。恰如柳絮因风,飘落在肩上,轻抚着发梢。

  撷一朵入掌心,小心翼翼地,那片洁白的小东西,生怕打扰。悄然间,他又默默的离去。


  抬头间,眼前已经幻化出白茫茫一片。

  喜欢冬天,只因为有那漫天飞舞的花絮,飘飘落落,起起伏伏。整个眼帘都充满了纯净和圣洁。

  忽然间,一抹红霞气傲立枝头,而零星银装却挂在红梅唇角。在倾城的花骨之上翩翩起舞的还是那抹银色的淡淡轻柔。

  落雪红梅恋轻柔,红装素裹在飘飘洒洒中和着雪花展示着轻舞飞扬。

  如此光景,定是一位温婉柔软的女子,轻歌曼舞,羞涩点缀,莞尔一笑。

  又像是诗一般的人儿,愁肠百转,淡淡的忧伤参杂其中,幽幽的流云清挽衣袖。


  冬天的梅,着红装,宛如一首冬季恋歌搬的霓裳,又似红袖添香,温暖了整个冬季的萧瑟。

  落雪与红梅,梨花与海棠,彼此相见胜过春风十里,花红柳绿。

  亦幻亦真,袅袅娜娜,场景就这样在虚实间不断的切换。

  

  落雪红梅知清风,清风拂雪爱轻柔,一切都那么恰到好处,仿佛是约定一般。

  清风、白雪与红梅的轻柔汇成婉转的歌谣。


  出镜:小菲儿

  出品:不可说

同行:烟雨三月 荣荣 阿辰 辉哥 牧笛 悟道 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