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不长,光阴却如梭,生途仓促,天涯却很远,还未等路的尽头展现眼前,还未及世界温柔以待,生命的清泉时而断流,生命之微光难照亮漫漫苍穹。

许多时候,总希望有一首歌能触动每一根善感的神经,总期望笔尖能流淌出所有最深的情感,总想要把骨子里埋藏得最深的忧伤唤醒,因为,总觉得,生命之火只有在情感如东升旭日喷薄奔放之时,才能燃烧得最旺最烈,就像,最美丽的文字,往往衍生于最深的孤独与落寞里。

梭罗说,大多数人过着一种平静的绝望生活,他们心中的歌和他们一起埋入坟墓。原来,人生在世,真正的勇气,就是认清生命的真相后还能依然热爱它。

  紫陌红尘,过客芸芸,每个人都用自己的脚步丈量着行程,背上行囊就是过客,放下就是归人。我想,所谓归人,就是心安;而所谓心安,就是爱有所属,灵魂有所皈依。

红尘俗事多,世人多媚骨,生于这世上,能够不千疮百孔的情感太难求,能够不丢弃灵魂的高贵和尊严的情感太难得,能够相爱一生还嫌太短的情侣太稀少。

我想要一种人生:懂得生命之轻,敬畏生命之重,活在现实里,又不失梦的缤纷,在有限的生命里,看过不多不少的风景,尝过不咸不淡的况味,修炼出最好的自己,习惯地爱着一个人,不知不觉就是一生。

我希望一种情感:我把忧伤藏在心的最深处,你将懂得画在眉梢;我把孤独藏在背影里,你将疼惜刻在眸里,我们重逢在最深的红尘,无论遭受何种变故,你不离我不弃。

  人生路漫,云山苍苍,江水泱泱,或许,最美的风景,总是会出现在最深的绝望里;最对的人,总是会留在最后出场。

我钟情一种人:不随潮流,远离喧哗,能立足尘埃,又不失自我,内心住着深邃的海,眸里有灵光,灵魂安静而丰富,能够在千万人中一眼看到我,洞穿我所有的清寂与薄凉。

一直相信,最好的情缘,就是你刚好成熟,我刚好温柔,第一眼看到你,余生都是你。如果余生是你,我定然翘首在你出现的每一个路口;如果余生是你,我定然祈祷余生早点开始。

  如果有来生,我希望第一个遇见的人是你,我希望第一个出现在你生命里的人是我,然后,我们一起走过寂寞的岁月,一起走过沧桑的流年,一起花开,一起花落。

如果有来生,我希望为树,生长在野菊花开满的山坡,傲然成你喜欢的模样,以你喜欢的姿态,静候你的出现,然后,日子很静,幸福微醺,从晨曦到黄昏,从心动到古稀……


文字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