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米尼考的两天休整,迷人的太平洋海滩,美仑美奂的渡假村,怎么说呢?实在提不起兴趣。


别人都挺享受这两天的 —— 不用在大太阳底下辛苦的爬山,睡在有空调的房子里,水龙头一拧就有热水,泳池边躺躺,啜饮一杯鸡尾酒...


这样的日子,却让我感到坐立不安,难熬啊!

今天要进山了,打了鸡血似的,兴奋极了!

一上来,就是极陡的上升,中间没有回旋,没有歇脚。好在,山路大部分在林荫里。这么折磨人的走山,若是加上没遮没挡的大太阳,非得出人命不可。

Edgardo 早就警告过了,今天要走三千多阶。走山走遍了全世界,维护的这么棒的,还是第一次经历。走这样的山阶上,实在是种享受啊!

转上一个大回旋,回头一看,Tara 就在脚下,大喊 Tara,加油啊,快到了!Tara 累得头都抬不起来,顾不上回应我。

我自认为是个不出汗的人,这会儿,也已经全身粘滋滋的,衣服都贴身上了。


半山腰处,突然出现一处平缓开阔地,花团锦簇中,居然还有个小小的房子。期盼着那是个咖啡屋,速溶的也好!快速奔去,绕小房子转了两圈,哪有咖啡屋呀!

这时,Tara 也已经上来了,累得一屁股坐下,直擦汗。歇脚的,还有几个不认识的人。原来,今天这座山,不是专属我们一帮人。

没有咖啡,也罢,背包里还有最后一根香蕉,使我能量大增。

缓过劲儿来了,大部队还没上来,我四处溜达着。这半山腰,整个就是一个大花园!

一个接一个,大部队上来了,个个累得东倒西歪,热得像狗。人家 Tom 最痛快,就着引来的溪水冲起凉来。羡慕啊!真想也跳过去冲一把。

又见曼陀罗,无比美丽的花朵,却是极强的迷幻剂。吸进体内,能让人晕晕叨叨,神魂颠倒,看见别人看不见的景象,听见别人听不见的声音,直接生活在一个虚幻的世界里。

我凑上去嗅一鼻子,一股清香,吓一跳,别把魂钩去了,山还没走完呢。

突然看到副领队Abraham,正往腰间系一把砍刀,啊,有好戏了。

耳边领队 Edgardo 一声吆喝,跟 Abraham 走啊,带你们看好东西呢!

Abraham 一路领着,一样样热带植物看过去...

这个, Abraham 指着地上一片低矮的植物说,甜叶子,尝尝。Laurie 摘了一片叶子,撕了一半,递给我。放嘴里一嚼,嗯,甜,很甜。那股甜味,我知道的,是那个...是那个...好熟悉的,却一下子说不上来。Abraham 笑笑的看着我。我急急的说,别告诉我,让我自己想...是...我突然大叫, Stevia!现今最流行的植物甜味剂,零卡路里,给爱甜又怕胖之流骗舌头的,像我这样的。

接下来的一片小树林,我一眼就认出来,可可树!

Abraham 砍下一个可可果,刨开...

裹着可可豆的瓤,吃到嘴里,淡淡的甜味。剩下的可可豆,晒干了,就可以做巧克力了。

一路过去,看完了美丽植物园,Abraham 鼓劲说,快了,只剩下一点点路了。听见这话,我一马当先,往山上冲去。一回头,Manny 不甘落后,紧跟着。

离着老远,就听见如雷的瀑布声

走近,原来山径是在瀑布后面穿过去的

穿过去,眼前豁然开朗,好漂亮的水帘洞!沿着洞壁由里向外,是一排排的铺位。看中哪个,把背包扔上去,就是你的床了。

Edgardo说过,今晚睡山洞。我想像中的山洞,有个窄窄的洞口,走进去,黑乎乎的,有蝙蝠飞来飞去,洞里滴着水,到处是潮湿湿的...

原来是这么个山洞,太喜欢了!

其实,我更中意这个铺位,直接就在瀑布后面。可惜,美铺有主了。

水帘洞的一头,是个厨房,正在煮东西的是...猜着了,是 Abraham 的妹妹。这一大家子可爱的山里人,全都在生态旅游里做事啊。

出水帘洞,走过几十个高高低低的台阶,山坡上,一个整齐的小亭子

进去一看,居然是个洁白铮亮的抽水马桶。这大山里,太不可思议啦!

过来呀,过来呀,都穿起来,Abraham 招呼着。水帘洞里顿时一阵哗啦啦,响成一片。

一套行头上身,俺顿时有种很专业的感觉,虽然并不明白这是要干啥。

好了,Abraham 开始上课, rappelling 课。右手抓着绳子,往后拉,绳子就往下放...脚蹬着山崖,一步步下去...我还没明白这是要干啥,人家五分钟的课就结束了。

心一横,管他呢,车到山前必有路,人到崖边自然掉!

向山顶进发

悬崖顶上了,比瀑布高出几仗。

姑娘胆大,第一个上!

Abraham 简单地交待了几句,又一个姑娘,一下子就从悬崖边上消失了。妈妈呀,我在边上瞅着,这是怎么回事?游戏开始了,我还不明白怎么玩,心里开始打鼓了。

边上的大瀑布,飞流直下三千尺。嗯,没三千尺,也有二千尺吧。

轮着我了,还是没明白要干啥,只是机械地照着 Abraham 说的做,右手抓着绳子,双脚蹬着山体,忽然发现自己是吊在山壁上往下走,蜘蛛人一样,右边看过去,两股瀑布,轰鸣而下。

不害怕了,好玩。

喂,看见我吗,那个挂在崖壁上的?

蹬着蹬着,忽然间,两脚蹬空,低头一看,没山崖可蹬了。咦, Abraham 咋没讲这事呢?没的可蹬了,咱们就专心至致的拽绳子,把自己朝山下放吧。这会儿才明白, Rappelling,就是吊悬崖啊。

Abraham 最后一个下来。到蹬空处,人家腾的一个倒翻,大头朝下,呲溜就下来了。把俺们这些菜鸟都看晕了,只剩鼓掌叫好的份儿了。

玩完了吊悬崖,有人大叫,Edgardo,哪儿能游泳啊?塞浦路斯小伙 Mike 轻蔑地大声宣布,美国人的所谓游泳,就是在水里站站!Audrey, 一个定居美国的法国姑娘,一向都是不声不响的,这会儿笑着接口,大声说,是这么回事!

Edgardo 笑笑地扫了一眼,说,行啊,愿意弄湿的,跟我来。

这一来,绕着山走,就来到了另一组瀑布底下,一头冲进去。

被冰凉的山水劈头盖脸砸在头上的感觉,过瘾!

十分钟!八分钟!五分钟...瀑底池塘里,Airyn 大声地喊着日落倒计时。大部队,顺着瀑布水流,赶紧跑到另一侧的悬崖边上。急流从这儿一冲直下,形成又一组瀑布。而我们,正对着西下的夕阳。

一时间,人的喧闹静了下来,耳边,瀑声震耳,却让人感觉那么静谧。

Peter 和 Nina,这对芬兰小情侣,越过警戒栏,找到一方专属的位置,静静的守候着落日。但愿人长久,千里共瀑声。

折腾了一天,回来,水帘洞中已是烛光摇曳,一派浪漫

就着烛光,晚餐——豆子,奶酪,意大利面。简单,吃得心满意足。

枕着如雷的瀑声,一夜好梦。昨天折腾得太狠了,天已放亮,还是一洞横卧。

晨曦中,厨房里,传出煮咖啡的香味

队友们,三三两两的,闻咖啡而动

早饭过后,还有一个小时才下山。我又开始四处游荡。太爱这组瀑布了,舍不得离开水帘洞。

出水帘洞,沿着山崖,信步走去。


大榕树的根,巨板一块块...

爬山虎,一路冒出须根,紧紧抓住山壁...

阴湿不见阳光处,也挡不住一线明媚...


山谷里,鸟儿鸣声一片,我举起了望远镜...看鸟看得正出神,隐约间,听到有人大声喊我的名字,Crystal,Crystal!是 Airyn 的声音。难道队伍提前开拔了?Airyn 总是那么周到,不让一个人掉队。

我快步跑回水帘洞,一看,可不嘛,全撤了,就剩 Airyn 还在等我。Airyn 见我来了,放心了,拔脚去追赶大部队。


我可不急着下山,走走停停看风景,不一会儿,赶上了落在大家后面的时候Karla。Karla 膝盖受过伤,爬山,总是穿着稳定架。

跟 Karla 说,我要把你写进旅行博客,腿伤志不伤,一步步坚持走过来...Karla 听了,开心地摆了一个pose。

慢慢朝山下走,我和 Karla 又赶上 Mark。 Mark 大声说,干嘛急着下山?山下那么大太阳!我说,就是嘛,还没待够呢!

我们仨,走走停停,

看看山下的风景...

山径旁的稀奇古怪的热带植物...这个藤,叫猴子台阶 Monkey’s stairs。 Mark 一边走一边指点着。

这个厥,叫瑞士奶酪 Swiss cheese,Mark 用凳山杖指向树丛。我和Karla停下脚步,看了半天...哦,看见了,透过光,巨大的厥叶上,满是洞洞,还真像瑞士奶酪。

这个,就叫剪纸厥 Paper cut fern。 厥叶的边缘,是参差不齐的毛刺,好像被人随意剪过。Mark是个麻醉医师,在洛杉矶行医。 最大的爱好是旅行。人家旅行时,动物植物的,啥都学,自然常识那叫一个丰富。

下山,又到了太平洋边,海边小城 Uvita,热极了!赶紧着,先去海滩!这整个海滩就是一个国家公园。

海滩上坐五分钟,就热的受不了,跳海里游一会儿,折腾了半天,终觉得乏味。

这对夫妻,砍了一堆椰子。我想买一个,他不懂英语,我不懂西班牙语,说来说去说不通。但是有一点明白了,人家和善地笑着说,不卖。哦,国家公园里,不能做买卖。

那咱就到国家公园门口,这儿的椰子随便买。还是冰冻的,又凉又甜,一美元一个,值了。

刚住了山洞,入住这个美丽的度假村,感觉那么不真实。

渡假村的泳池,唯一令我欣喜的...

是邂逅一对巨嘴犀鸟。巨嘴犀是哥斯达黎加的象征,到处都能见到。但是,见到,还正好有像机在手,呵呵,就这一次。

2018最后一天,咱们出海,到 Cano 国家公园去浮潜 snorkeling

一个半小时的快艇,实在有点太长

但是浮潜在这么美丽的海里...

看这么美丽的动物...

与这么些志同道和的伙伴...

实在是人生幸事。

温馨的夕阳里,是谁,在沙滩上留下新年祝福!

渡假村,在泳池边支开了烧烤摊...

伴着大声摇滚DJ, 俺们辞旧迎新啦!

2019第一天,干啥呢?俺们有二个选择,要么,在渡假村,海滩,悠悠闲闲晃一天;要么,去Manule Antonio国家公园。不安分守己的一群人啊,理所当然地选择了国家公园。

这个袖珍版的国家公园,占地占海只有13平方公里,确有着实实在在的生态多样化。

从美丽的海滩...

到近在咫尺的热带雨林

个人物品,要看管好,不然,就是它们的玩具了

正看猴呢,猛一抬头,吓了一跳,这个面目狰狞的巨蜥,趴在俺眼皮底下,老神在在,根本不理你。

那边一小伙人,朝着一个方向凝视。凑过去一看,呵呵,三趾树懒,这可是哥斯达黎加的明信片。真想抱抱,他,就在一米之外啊!


这个傢伙,正在搬家呢。他慢腾腾地爬下这棵树,又不急不慌地爬上邻近的一棵树,对俺们这些窥视狂不理不问。上到顶,抱着一根树干,定格,变成一尊雕像。

最后的晚餐 Last Supper,道不尽的友情,说不完的话题。突然,不知谁提议,发言,发言!

男士们,大大方方,一个个站起来,倾诉感受 ——人生受挫啦,与这么多萍水相逢的陌生人,一起度过两个多礼拜,重新感受到人性的温暖啦,从此改变人生态度啦...blah, blah...唉,怎这么伤感,又尽是大道理呢?

呵呵,该女士们讲话了,居然没有一个站出来。Manny 捅捅我,Crystal,你走过的地方最多,你说几句。这一下,满桌子起哄,Crystal, Crystal!

好呗,说就说呗。我站起来,诚恳地说,让大家失望了,我没啥多愁善感的故事分享,这次到哥斯达黎加,只是我的例行年末旅行。但是,我得说,这么大一群陌生人,性格各异,日夜相守,到了,谁也没吃了谁,奇迹!No one has had their head bitten off, a miracle!

哄堂大笑中,我们吃了开心的最后一个晚餐。


早晨起来,大部分队友已经云散,看着不免有些伤感。

今天,我在哥斯达黎加的最后一天,干啥呢?总不能就在圣何塞逛一天的街吧。再说,两个礼拜前,已经逛了一圈,实在没啥吸引人的。

打听了一下,这附近有个云雾森林公园 Cloud Forest——Brailio Carillo 国家公园。汤姆 Tom 也还有两天闲着,一拍即合,我和汤姆包了一个车,直奔而来。

入口,标示着山径的长度,1.6 公里,我们笑了。

云里雾里的公园,就是不一样。雨,下个不停。山,绿得不可思议。热带的大榕树,只是根的一面,就好似一堵大墙。

有机会跟汤姆聊天了。

跟汤姆的接触,是从第一天。那天,去登火山,高海拔的山里,风雨交加,大家都有雨衣,帽子,只有一个人,光着头,在寒风中瑟瑟。我赶紧把自己的旅行帽塞过去。这么着,知道他叫汤姆。再一多接触,发现汤姆看着是个中国人,但不会讲中国话,那一份跟同胞套近乎的心,也就罢了。

这会儿,就我们俩,自然无话不说了。汤姆的爸爸,家乡在褔建乡下。11岁时,跟着乡亲们,漂泊到越南,就为了给家里减少一张吃饭的嘴。爸爸在越南长大,从给人打小工做起,直到成为一个富裕商人。汤姆回忆着,说,小时候,住着大大的花园洋房,家里有保姆,司机。然后,就是越战结束,新政府清算有钱人,汤姆一家岌岌可危。汤姆的爸爸,用金条买通蛇头,直到第三次,才带着一家人,逃到海上。在南海上漂了一个多礼拜,食物饮水断绝了一天,才被美国的巡逻艇发现,搭救起来。接下来,就是马来西亚难民营中的生活,再后来,一家被安置到美国加州,靠领政府的救济金活下来。汤姆和弟妹们,从那儿开始,就基本上见不到爸爸,因为爸爸永远都在工作中,最多时兼着四份差事。

在加州长大的汤姆,是个典型的美国人,然而,行为举止间,又处处透着中国人的温和谦逊,使相处的人,感觉很舒服。这么一个好人,也不能避免个人生活的坎坷,让人唏嘘。


相逢不同的旅伴,给自己的人生带来感悟,实在是旅行的一大收获!

一天下来,我们成了好朋友!

再惬意的旅行,也有回家的那天。再见了,美丽的哥斯达黎加。亲爱的队友们,希望我们下次还能再聚,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