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字:甜甜的妈

歌曲演唱:甜甜的妈

文中出镜:甜甜的妈

红尘深处,我们流放时间同时也被时间流放。如果可以,谁不愿远离尘世喧嚣沉淀梦里桃花源?然而,我们寻寻觅觅兜兜转转,梦想总是若隐若现遥不可及!


所幸,在遥远的时空下,还有那些静美而又纯粹的风景,远远望去,没有尘埃,没有世俗,性灵澄澈日久弥香,美的让人绝望!

这就是《诗经》。那些远古人们以纯净之心刻在时光之上的诗句,即使在几千年之后,仍旧是无数人心中的月光水岸。或许,只是诗三百,就足以让我们沉醉到时光的尽头。

国风·邶风·绿衣

              

绿兮衣兮,绿衣黄里;

               心之忧矣,曷维其已。


               绿兮衣兮,绿衣黄裳;

               心之忧矣,曷维其亡。


               绿兮丝矣,女所治兮;

               我思古人,俾无忧兮。


               絺兮络兮,凄其以风。

               我思古人,实获我心。

   此诗前人认为是庄姜因失位而伤己之作,今人一般认为是男子的悼亡之作,是中国文学史上传世最早的悼亡诗。全诗有四章,采用了重章叠句的手法,构思巧妙,由表入里,层层生发,情感表达含蓄委婉,缠绵悱恻。



远古时代,人们喜欢用笔墨纸砚说话,摊开宣纸,任由思绪天马行空。那时候,世间总是诗情蔓延,人们的笔端总是流转着春花秋月夏风冬雪,说不尽的聚散离合。

睹物思人黯然伤神,尤其是秋风瑟瑟卷黄叶之时。即使是隔着三千年的时光流逝我们仍能看到他满怀的悲伤,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纵有千般风情更与何人说?

      

辛苦最怜天上月,一夕如环,夕夕都成玦。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

无那尘缘容易绝,燕子依然,软踏帘钩说。唱罢秋坟愁未歇,春丛认取双栖蝶。

三百多年前,有一位才华盖世卓尔不群的纳兰容若也写下许多悼亡诗词。同样的满眼凄凉无限悲伤,同样的肝肠寸断泪水成霜。但那又能怎样?一切都是过往,从此生死两茫茫,再回首已是天上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