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18

任时光荏苒,或春去秋来、或雪满长空;风里雨里,或一地泞泥,或尘土飞扬,我仍以最初的灵魂,守望着你未知归途的身影。--题记

摄影后期: 蝶花网

出镜模特: 玉婷


人的一生中能有多少个等待?

也许一分钟有一个等待,一年有一个等待,十年有一个等待,一辈子有一个等待,而我的等待是一生一世的。

秋轻轻地梳理滑落在指尖的岁月,那些渐渐淡忘的往事,已随风而逝,我在秋风中伫立,任风卷起我心底沉沉的忧伤。

树上的落叶一片一片在空中尽情的飞舞,它们的生命即将殆尽,却在尽力展示着最后的凄美,用一个冬天的雪藏等待着下一个春天的轮回,来世美丽的绽放。

“几年前你一走就没回来,从此我的爱变成了无奈,可我知道有一天你一定会回来,这世上的孤独,我需要去忍耐。”一首《等待》诠释了我的心境。你在远方还好吗?

曾经的过往是否在你心底荡起层层涟漪呢?在秋来临的时候,你说要去寻找你的春天,于是你走了,扔下一个秋的背影走了。“自君之出矣,明镜暗不治。思君如流水,何有穷已时,”我望着你离去的背影,痴痴的伫立在风中。

天空下起了雪,像极了我的冰冷的心。我问佛:为什么总是在我悲伤的时候下雪?佛说:冬天就要过去留点记忆。于是,我用一颗心的温度收藏这些记忆,祈求来年的春天能够生根发芽,枝繁叶茂。寒冬漫长,思念悠远,李白诗云:“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生命轻、誓言重,虽然未曾对你山盟海誓,而我的执着就是一生一世。我坚守在你途经的路旁,犹如优昙千年的等待。任时光荏苒,或春去秋来、或雪满长空;风里雨里,或一地泞泥,或尘土飞扬,我仍以最初的灵魂,守望着你未知归途的身影。

“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蘋洲。”你知,我在等你吗?你的一切依然那么的熟悉,你的容颜、声音、眼神、灵魂夜夜在我的梦里穿行。

在梦里我仿佛看见你远道而来,却怎么也走不进爱的天堂;仿佛你就站在我的面前,而我却触摸不到你的容颜;仿佛你离我很近,却又很遥远……

“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我将每一个等待的日月,穿成一串串思念,挂在胸前,向佛祈求你的到来。

在你到来那一刻,我将会以怎样颤抖的心为你抚琴而舞?我将怎样向你倾诉长长的思念与渴望?我将怎样向你呈献我最初的灵魂与深深爱恋?而这一切都在未知的相逢里,除了等待,我仍在等待……

现实的生活为我砌上厚厚的城墙,思念却在墙缝中顽强的渴望。

我将心立成于城墙上飘扬的旗,指引着你的到来,城楼上缀满我渴望的眼睛,寻觅着你风尘仆仆的身影。

在你到来那一刻,我饱含风霜的泪将会一泄千里,倾诉我一生的思念;我将以生命为弦、灵魂为歌,为你修筑爱的城池和梦的天堂。可现在除了等待,我仍在等待……

等待,永久地等待,树叶绿了又黄你还没来。等待,永久地等待,在这世界上,你是我的唯一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