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去了一趟医院,在回来的路上看到几个盲人在拉二胡。我不由自主地站着听了一会儿,发现他们二胡拉的挺好听的,没想象中的悲。在以往,我的脑中只有一个印象只觉得二胡的曲调定是悲伤。 说起二胡,我脑子里唯出现一个阿炳的《二泉映月》。我没有专门去听过这个曲子,但认为那曲声定幽咽凄清,会让人忍不住的悲伤。 想的可能和实际不一样,于是回家后,我专门去酷狗听了一遍那个曲子,并在听歌的过程中去百度了解一下阿炳的生平事迹。 阿炳原名华彥钧,父亲是个道士,母亲是秦家的二少奶奶。在他母亲刚过门不久,秦家二少爷去世了,在做法式时他母亲和道士产生了私情,并有了他。 在那个年代,一个大家族绝不允许有这样的少奶奶,所以一直为难、刁难她,于是道士想方设法终于在阿炳出生后,把他送到了自己的亲戚家,可在阿炳三岁时母亲还是被逼自尽。 8岁阿炳回到了父亲身边当了道士,当时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实为父亲的道士对他很好,一直培养他。阿炳很有才,也很刻苦,很快成了演奏家。 21岁阿炳在道士死时,知道自己的私生子身份,大受刺激。之后,阿炳又继承道士父亲的道观,道观香火旺,他有了大笔钱。阿炳开始花天酒地,终于因为混乱的私生活染上梅毒瞎了眼。 从此,阿炳成了瞎子阿炳。因为瞎了眼,他的道观也被人夺走了,他开始了苦难的生活。我们现在说他是民族艺术家,是说的好听,他实则是个乞丐。 阿炳与寡妇童彩娣解了婚,两人开始相依为命的生活。每天寡妇拉阿炳去马路边演奏曲子,而寡妇则负责收钱。靠这样的乞讨生活,他们勉强度日,经常饥一顿饱一顿,经常每天只吃两顿。 后来,邻家的少年拉了一曲阿炳教他的二胡,被音乐学院的教授惊为天人。在少年的引荐下,教授认识阿炳。但可惜的是,当时的阿炳身体已大不如从前,只能录下了几首拉的状态并非很好的曲子。 他们相约下次再聚,哪知已是天人永隔,阿炳和童彩娣都不在了。阿炳在期间毒瘾发作,把童彩娣骗出门就上吊了,一代大师自此消逝了。 现在,我一遍遍听着这曲《二泉映月》,只觉后面的曲声呜呜似哭声,越听越是凄凉,直沁入心底,双眼也不知不觉含上热泪。也许正是这曲子表达了阿炳发自内心的悲鸣和诅咒,是阿炳对痛苦经历的抗争,也是阿炳憧憬光明的心声。 有人评价《二泉映月》是断肠曲,给人以断肠感。而世界著名指挥家小泽征尔曾对这首曲子评价道:“我应该跪下来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