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唐瑭

图片:快乐老唐家

老爷爷过逝快三个月了,但爷爷那慈祥的微笑却时常会想起来,我总觉得,他还活在我们心里。

然而,爷爷真的走了。那天10月19日,阴云有小雨。当我从老唐家微信群里看到爷爷去世的噩耗时,感到很突然,很惊讶。因为我想,在这之前几天,还看见过老爷爷缓缓走路的视频;因为,再过一个多月,我还要回老家帮他做88岁生日大寿呢!可是,爷爷走得那么匆匆,走得又如此的安祥。爷爷永远离开了他的亲人,离开了这片生养他的土地,离开了猫耳形。爷爷的过逝,我感到很悲痛和不舍。

古人说:人生七十古来稀。爷爷虽然高寿八十又八,但是,他的倏然离世,仍然给亲人们带来了极其黑色的际遇。大家难抑悲情,肝肠寸断;惜别德高望重之至亲,乡邻高朋接踵而至,都来吊唁。灵棚高建,香火袅袅,缅怀爷爷的高风亮节。


记得出殡的那天,哀乐渲染追悼场,悲泪垂洒灵柩前。云天凝素,山川失色,亲人们悲痛地流泪了。潇潇秋雨,是上苍在为爷爷哭泣;绵绵情思,是大地在为爷爷送行。我双膝跪下,默默地哀掉,愿老爷爷一路走好……

也许,人到了五十岁以后,对亲人的感情愈发浓了,也喜欢回忆一些往事来。想起1978年,我的亲爷爷已经过逝了,初涉人世,在生产队里,一天只拿12分工分。在这一年春,我跟着老爷爷和生产队的人,徒步到30里外的磨盘修水利。因为走路累了,我顺口说了这么一句话:”侬20分走到磨盘克,我12分也要走克。“逗的大家都笑了起来。后来,老爷爷一见到我,就喜欢说这句话来开玩笑。

磨盘水利是个大工程,劳动的场面非常大,那个年代的人真是一不怕苦,二不怕累。工地上红旗飘飘,高音啦叭吹响着战斗的口号,我们主要是挑土上坝。任务分到了个人,一天几百担我也记不清了。但当我有时疲劳拖延任务完不成时,爷爷就去帮我挑土,当我的畚箕挑断了时,爷爷就帮我接上,甚至在吃饭时,爷爷也要我跟着他的。休息的时候,爷爷就跟我讲我父亲生前的一些事,对我说:”要是你父亲在,你就不会受这么大的累了。”说着说着眼泪就流出来了。爷爷的心好善良,他是一个非常重感情的人。以至后来,每年到他生日时,我去了他都很喜欢。

在农村田地包产到户的初期,从来没有独自单干的我,一下子却没有了头绪。这时候,我得到爷爷许多的帮助和鼓励。播种,插秧,施肥,杀虫等各种农业技术细节,都受益于爷爷的言传身教。因此,我种出来的稻谷高产可喜,稻香村里说丰年,爷爷夸我“真不错。”


在生产队集体劳动的年代,爷爷一直担任村里的生产队队长。他以共产党员的做事风格,真诚豪爽,勤劳善良,乐于助人,赢得了村民的敬仰。因此,他还有另外一个名字,村里人都称赞叫他“老帅。”凡村里纠纷,家庭矛盾,几乎都要请他去调解。老帅出马,以一当十。在他的脸上,永远挂着甜蜜的笑容。

爷爷对生产队的工作,任劳任怨,丝毫不计较个人得失;对自己,他严格要求,坚持党性原则,严于律己;对家人,他真诚负责,爱护有加。他的长辈风范,朴素勤俭的精神,永远是我们做人的楷模,学习的榜样。他承担的每一个角色,都是那么成功。老爷爷的一生虽然艰苦辛劳,但他的晚年,却是非常幸福的。儿孙满堂,亨受着天伦之乐。


这熟悉的一切,仿佛昨天才刚刚经历。可是,这一切都随着爷爷的离开而成为了追忆。爷爷不会再回来,但我们可以怀念。窗外的风儿,请你把我的怀念送到天堂,送给另一个世界的爷爷。

祈愿老爷爷在天之灵一切安好!🌹🌹🌹


怀念
老爷爷
爷爷一生
爷爷恩情深
我永记而不忘
们的回忆翻情真
永怀感恩的心
远近亲朋友
想之深切
念不尽
您情

作于2019年1月15日

谢谢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