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山其实并不年轻,而有悠久的历史,经历过奥匈帝国时期的战争和抵御奥斯曼土耳其对欧洲的入侵,也没有躲过流行欧洲的黑死病和十七世纪的大地震。但真正成为一个独立主权国家,黑山共和国才13年,2006年之前,黑山曾是塞尔维亚的一部分,再之前属于南斯拉夫。现在,正成为欧洲下一个受欢迎的旅游目的地。2016年,Lonely Planet把黑山的科托尔列为十大必去城市之首。而黑山还有很多旅行圣地,包括杜米托尔国家公园、扎布利亚克黑湖、亚得亚里海科托尔峡湾、布德瓦古城、斯库台湖等景点,里山已经拥有了4处世界遗产。它被称为“欧洲最后的绿洲”,别看现在去过黑山的国人还不多,但是它正在成为炙手可热的旅游目的的之一。本美篇就向您介绍亚得亚里海科托尔峡湾、科托尔小镇、布德瓦古城美景。

汽车向科托尔小镇疾驰,海拔骤降,冰雪消融,经过尼克希奇湖泊,还能看到远处的雪山。

很快来到亚得里亚海科托尔峡湾,这是地中海唯一的峡湾,世界上最美的25个峡湾之一,欧洲最南、最迂回深入大陆的峡湾。

科托尔峡湾,海湾延伸到内陆约28公里,山水相互环抱,陡峭的山崖连绵坠入波光粼粼的海水,青山碧海,古城小镇点缀其间,壮丽和秀美。

每个视角都是一幅美景。

公路在峽湾边蜿蜒。

黑山港取代了科托尔成为峡湾里最热闹的码头,这里也可能是世界上最大、最奢华的超级游艇码头。

黑山港码头曾经是兵工厂的船坞,现在还留下一座海军文化遗产博物馆,最酷的展品是一艘前南斯拉夫海军的退役潜艇。

现有的450个12米至250米宽度不等的泊位甚至将被扩充到650个。

山脉在峡湾的倒影才真正呈现出青山的本色。

欧洲最南端唯一峽湾的尽头就是科托尔小镇。是欧洲必去探访的30个古城之一。

科托尔小镇也是到黑山的游客必选的目的地之一。

科托尔城是一座被长长的城墙保护起来的商人和水手之城,威尼斯共和国最鼎盛时期的见证。

城墙从山脚到山顶,保卫着科托尔小镇的安全。城墙也于2017年4月成功申请为世界文化遗产。

小镇居民沿山而居,住在山坡上的居民至今仍靠步行上下,所以在山上看到有出售的住宅,一定是老人无法克服上上下下的辛劳。

科托尔小镇内教堂众多,这是位于老城中的圣特里芬大教堂,建于1166年。

圣特里芬大教堂宏伟壮丽,是对昔日罗马帝国荣光的追忆,也是城中最易辨识的地标之一。

科托尔老城中的圣卢卡斯教堂,建于1195年,具有明显的罗马风格。这是在1611年大地震中幸免于难的教堂。

1518年建于半山腰的圣母教堂。

科托尔小镇的居民都是虔诚的信徒。

科托尔小镇的街道,窄长而宁静。

离开科托尔小镇,很快来到布德瓦小镇。布德瓦历史悠久,是亚得里亚海岸最早的人类定居点,有2500年历史。布德瓦与科托尔可谓是黑山共和国镶嵌在亚得里亚海岸边的两颗明珠。

布德瓦以其美丽的沙滩、精美的地中海式建筑而成为黑山最著名的旅游胜地。

布德瓦港口也是游艇如织。

亚得里亚海的晚霞。

布德瓦古城是布德瓦小镇的精华所在。古城在1979年大地震中毁于一旦,经过八年重建,古城又恢复了原貌。

古城中的教堂。

古城街道。街道尽头,教堂的尖塔在落日余晖中耸立。

天空已是黑色,海水也是黑蓝色,唯有落日的光芒还在天空和海水之间燃烧。

布德瓦古城笼罩在幕色中,城堡墙上点亮了“2019”以迎接新的一年。

我入住在古城内的小酒店,即入城门的右手边,酒店内没有电梯,高大的服务生轻松把我的行李箱提上三楼。

古城内各种卖旅游纪念品的小店早早打烊了,店主正回家去。

古城墙外的餐厅座位。虽有煤气炉取暖,但毕竟冬夜寒冷,无人愿在露天就餐。

次日凌晨,我早早起床,再去拍摄布德瓦古城。

浓云密布,但已透出黎明的曙光。

古城墙开始苏醒。三三二二的游客赶早来古城参观。

布德瓦古城在黎明晨曦的照射下显得清澈安静。

古城居民一早就到海边垂钓。

重新复建的建筑上特意留下了裂痕,让人记住离去不远的灾难。

古城灾后重生,百姓安居乐业。又有无与伦比的夕阳和晨光,真是幸福。

黑山共和国国旗在古城城堡上猎猎飘扬。十三岁的黑山,年轻又美丽,朋友们可以抓紧去游历,探秘,认识新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