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过去了,但去过的一些地方和拍过的许多片片,现在再看看,自我感到还真有些回味无穷……

2018年1月4日起,一连几天西安下起了雪。在西安火车站附近拍了这一组巜回家》,发到蜂鸟网,得到评论:

落影随风,铁骨柔肠吞泪雨;

闻香识雪,寒流暖意织心痕。

2018年2月16日,春节到了。在家里给我的小外孙(我外甥女的儿子)拍了一张巜过年啦》。

同时在过年间也拍了一些“西安年”。

2月26日~3月3日到甘南参与各大寺院举行的法会。

郎木寺晒大佛。

《四代人》:孙子和孙媳及重孙子,正扶起老奶奶走向法会

《姑娘的心愿》:郎木寺晒大佛的时间是清晨7:30从寺里出来,一小时左右就可将大佛就位,这张正是在当天9点左右拍的。当时一个姑娘在半山腰上观看着,忽然她双手合十,开始默默地祈祷……,多么激动人心的时刻啊!

《拉卜楞寺的早晨》

《回眸》

拉卜楞寺,每年在法会期间都要给众生洒圣水。所谓洒圣水其实是接圣水,且可直饮。我也拿矿泉水瓶接了半瓶,还真好喝。

《转佛塔》,为了拍这一张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

这是清海同仁郭麻日寺的“拜早茶”。所谓拜早茶,就是寺院接受施主布施,经寺院再施舍给藏民的一顿吉祥早餐。此刻,众多藏民身着节日盛装井然有序地分散在寺院广场喝着酥油茶,吃着酥油饼,现场非常热闹。

《佛事归来》:郎木寺法会后,僧人们三三两两地向住地而归。

《夜佛事》:当日夜,米拉日巴佛阁举行盛大的“酥油灯展。

傍晚中的米拉日巴佛阁。

3月25日~4月2日再次欣赏了美丽的婺源。

《我家住在山坳里》:皖南家朋乡。

《采菊归来》:樟村,有座上百米的“板凳桥”,桥面行人不多,偶尔一个村妇走过,立即就构成了一幅乡土气息的精美画面。

《清晨》:春季的婺源,时而和风细雨,时而阳光明媚。尤其是婺源的早晨,油菜花的淡雅芬芳,透过空气的清新,佛面而来,真是宛如人间仙境。

一丛丛桃花映山红,一片片黄毯满地绒。

一股股清泉山间走,一缕缕春风荡心童。

婺源的油菜花之所以非常迷人,其原因是花海一层层的,村庄随着山坡也是一层层的,不知是花海妆点着村庄还是村庄衬托着花海。

在一古宅门口恰遇一个小姑娘,十分可爱。

细雨蒙蒙中的月亮湾。

酷似一幅油画。

4月中旬,到成都周边的各个古镇转了转。这张巜小镇来客》拍摄于四川罗城古镇。一个妙龄少女正逆着阳光从戏台下走着,我赶紧追上去拍了这张。回到家里打开电脑一看才发现,旁边还有位相向而来的少年,尤其是少年的眼神很有故事。所以起名为巜小镇来客》。

四川的上里古镇很有韵味,尤其是镇中的这条小溪。为了将小溪拍出“气势”,下到水中间低机位慢门拍了这一张。怎么样,有点黄河的味道吧?

摆龙门阵(洛带古镇)。

小镇早市(平乐古镇)

“孙少平和他的女朋友”。

《上集去》

安仁古镇之《期待》。

悦来古镇的理发师

6月去了趟贵州,领略了苗家山塞的风土人情。

8月7日来到了四川荥经的砂器村。

四川荥经县六合乡古城村,是荥经砂器的主要生产地。上世纪80年代前单一生产的就是砂锅,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砂锅也从荥经人的手中不断地变化出多种多样的生活用品,甚至在近几年来出现许多艺术品。

老师制作的小碗正准备上窑。

在这间工作室里,居然还有一个这么年轻的工艺师啊,看来传统工艺还是后继有人啦。

等待出的烧窑师傅。

《出窑》这张沒拍好,机位太低。应该找个高点,支上三脚架,掌握好快门速度,俯视拍出出窑瞬间的动态场景。有机会再去吧。

8月还到了成都彭镇。

说到彭镇,其最有名的是“老茶馆”。

每天早晨太阳刚出来,周边的居民就会陆陆续续来到这老茶馆……

除了喝茶、摆龙门阵,还有诸多的各项服务。

9月下旬,一直向北途经齐齐哈尔、阿尔山,走向了呼伦贝尔大草原……

中俄边境之瞭望塔。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草原里的教堂

2018,“八月十五”,满洲里的月亮。

10月初,又走向了川西高原。

色达夜色

色达其实是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的一个县,但人们口中说色达,是指距县城东南约20公里的喇荣寺五明佛学院。最高山顶海拔4000米,站在此处放眼望去:容纳五千众僧的上千座小木屋,延绵起伏,蔚为壮观。我是头天晚上拍了个夜景,哪知次日清晨,小雪将此景又变换出另一幅作品,真是太美啦!

仙乃日——稻城亚丁三大高峰之首,海拔6032米。仙乃日即是藏语之观世音菩萨。

央万勇,藏语意为“文殊菩萨”,海拔5958米。

贡嘎雪峰脚下的海螺沟。

跨过了2018,走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