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我与艺术的野性之约,是从江南的秋雨开始。那么,枯荷的孤零与失色的残缺之美,给了我疏野的性情。

        秋雨冬韵,枯荷听雨是我艺术中的一种静美,笔触静静地把清艳褪去,留住枯荣的洁净,给我一种岁月随心,终会淡然的禅意。

        在我眼里,枯荷不枯,单色的茎叶融在泥土里,给我一种感受蓬发的生命之野,只是褪去了夏日惹人的清艳。其实,野性的魅力不是故作追求而获得,而是随情抽象的色彩碰撞。不言而喻,这种碰撞是随性自由的,是参悟僧人通达无碍的自在,隐逸道人无所达致的状态,这是我无章无法涂彩画布,回归艺术野性的呈现。

        水性江南,是一种诗情画意之外的人文叙事,浸透了哀婉缠绵的美丽;醉人秋色,在残垣之中方感沧桑厚重,青砖粉黛凝固了历史;静夜阑珊,犹如墨砚般的温润,禅意蕴含着残缺、空寂、简素和原初。

        从江南秋雨到北国冬雪,枯荷是我情系南北的自然之美、人文精神的调色板。在我的涂彩画布上,色彩似乎聚合了一种颓醉的情绪,拟迹了诗性自然的野趣,不拘笔意的自在,用野性的感受迥异写生的院体,唾弃赋诗尚文的作态。这是我对艺术精神的悟道,释放心性的介质。

        可以说,艺术的野性是一种稀缺的心灵境界。艺术为有适情野趣,拒之附庸与宣教,才能随情、随性,随然展现的是一种纯粹,一种性情,一种品逸。

……………………………………………………

        刘工 甲辰年生于南京。当代艺术家、油画家、作家、人文历史学者。主要油画作品收录于《中国油画名家》《中国收藏》《中国传世名家名作专题邮票》《中国画廊与艺术家》《当代油画·风景专辑》等专辑。近年来,三十余篇艺术评论发表于《艺术印象》《新海岸》《中国文化报·美术周刊》等专刊。出版《当代油画·刘工专辑》《野性与色彩》,长篇小说《紫陌尘事》,著有《中国潜流文化》《中国绘画的精神含义》《中国传世名画二十讲》等专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