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来觉得,万物皆有韵!山有韵,在于峭拔巍然的山巅上,在于山中的草木生灵间!海有韵,在于波澜无垠的海面上,在于深邃静寂的海域里!雪亦有韵!在于那轻盈妙曼的雪舞里,在于那银装素裹,冰清玉洁的雪的世界里!

冬日。大地静默,万物沉寂!不知何时,那阴郁浩远的苍穹隐隐显得不安了起来!稍时,便见那晶莹剔透的雪粒儿,迎着凛凛的寒风,悠悠的,扬扬洒洒的,循着那悠远的天际悄无声息无声的落了下来……风起了,雪密了,小雪粒儿里开始夹杂着片片雪花,纷纷扬扬的自天而下!大地依然沉寂。那大片大片的雪花就像一个个来自天外的小天使一样,衣着洁白晶莹的六叶舞裙,带着少女般的清新与优韵,缓缓移步,姗姗而下……一场没有预约,没有彩排的“雪之舞”,就那么静静的,盈盈的,在天宇下,在万物间,悄悄的拉开了帷幕……因了雪的到来,那沉寂的大地,不经意间,竟然被变得那么圣洁,那么素美,那么令人欣喜而神往!

雪花飘飘悠悠的,迈着轻盈的舞步翩然飘到了山顶,落在了山峪间。山顶像被戴上了一顶顶茸茸的白毡帽似的,使得原本庄严冷峻的山巅瞬间变得俏皮,可爱了起来!山凹里,沟壑间,高低起伏处,到处都被覆盖上了一层厚厚的“白绒毯”,使得那原本萧瑟,阴郁的山间,一下子变得明朗,柔丽了起来!草木上,虬枝间,树梢上,大都被多情的雪儿赋予了大大小小,形态各异的“花束”,那些“花束”,或娇小,或清秀,或烂漫,或大气……就那么漫无边际地在山间沟壑里,肆意地绚烂着,绽放着……每一朵“花芯”里都散射着一束雪的光芒在闪耀,都有一股雪的气韵在晕染,从远处看,显得是那么的明亮,又是那么的耀眼!

雪花,她是自由的,她是烂漫的!她没有声张,也不会造作,就那么轻轻悄悄的,飘飘然的来到了无边的野陌里!那些原本蜿蜒盘曲的小径,此时也被装扮得洁白,晶亮了起来,看上去厚厚的,软软的,似一方长长的,肆意铺展的绵绸巾一样,让人似乎有些不忍把脚踩上去……那苍郁,静立的松柏上,此时也落满了厚厚的积雪,那翠白相间的枝丫,显得是那么晶亮,那么显眼,远远看去,像极了从橱窗里看到的那些圣诞树一般,让人不由得有些心生欢喜!目之所及,其他的树啊,草啊,顽石啊,也无一不被大雪厚爱着,呵护着!树儿长出了美丽的“辫梢”,吐出了大朵的“花絮”,尽情的在空中舞动着,怒放着!草儿被赋予了银白的“眉须”,盖上了厚厚的“棉被”,幸福而又安暖地在野陌间沉睡着。那些奇形怪状的顽石上,则被雪姑娘摆上了厚厚的“奶油蛋糕”,那阵势,似乎在等待着一场别样的生日宴会……整个野陌,因了这场悄然而临的冬雪,一切都变得妙不可言了起来!让人感受到了雪的魅力与神韵,还有来自于心底的那份默喜与惬意!

远山下,那寂然的河面上,斑斑驳驳的结了一层厚厚的冰,雪花飘飘洒洒,有的落在了河水里,瞬间便消逝在了河面上!有的则落在了零零散散的冰面上,匀匀的,厚厚的,就那么平铺开来,从远处看,好似一片片从天而降的云朵一样,那么安详地伏在河面上,仿佛在回忆着自己曾经漂浮在天空时的那份自在与欢愉!河岸上的那一抹抹垂柳,在风中漫不经心的抖落着自己那满头的银发,任那玉屑似的雪片儿,纷纷扬扬的从发间,从眉宇间,飞舞,飘落,远逝……那份从容,悠然的韵律,让人感觉到了那天女散花般的炫目与美好!

雪,大自然的精灵!不论你是否预约,是否期待,她终会迈着轻柔妙曼的舞步,在你不经意的守望里,悄然而来,与你素白相见,与你温婉相牵!大地因了雪的降临,变得粉妆玉砌,亮丽可人,处处焕发出熠人的神采来!天空因了雪的飘落,竟也变得绚丽耀眼,无比生动了起来!我们因了雪的沐浴,,也愈发变得欣喜明朗,灵动满怀了起来!整个大自然里,处处都闪动着雪的韵味,雪的生机!

雪,大地万物的信使!漫步在这雪的世界里,任雪花漂染了发丝,舞湿了面靥!踩着脚下那方松软洁白的雪毯,任心儿在无边的雪舞里轻歌,徜徉……抬头仰望那浩如烟海的苍穹,感受着雪儿漫飞的炫美与妙曼,生命在这一瞬间被定格为唯美,灵魂也被那圣洁的雪花温润,涤荡!整个人也因此变得优雅,韵魅了许多!那是怎样的一份欢喜与畅意啊!

风雨轮回,人生四季!生命里,总有一段经历是冰霜雪染的,也总有一份体味是气意寒凉的!人生漫漫,风雨变换!哪个人的心里没有住过寒冬?哪个人的生命里不曾遭过雪封?人生路上,会有很多道看似走不过的坎儿,也会有很多座看似越不过的崖,然而,当你鼓起勇气,把坚实的脚步踏在冰封的雪陌上;当你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寒霜之旅后,回首寻望,你会发现,你生命里所有的苦难,所有的磨砺,都只不过是脚下那一道道浅显白素的雪坎儿而已!大雪无痕,岁月无情!阅尽千山,历尽万壑,蓦然回首,你会发现,人生不过是一场雪,一季风罢!心儿便会在这无尽的寒意里,变得从容,安暖了起来!从此,红尘烟路,风雨幻魔!不畏寒暑,不惧往来!坦坦荡荡地走过每一个春夏,每一个秋冬!

雪,仙间的使者,人间的舞者!雪,神之韵,心之韵!雪,我独吟,我独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