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以为风温柔而平静

不会将白发点在头顶

一场季节的荣枯

不过是风云变幻里平常的一幕

青山绿水终不改

一池青翠依旧浓


直到后来

父亲头上的黑发渐少

一条条皱纹宛若沟壑蜿蜒

方才明白

原来时光最是无情

总将美好化作凋零

可怜我们依旧挥霍着时光

在青春中莫名地老去

纵情声色犬马,肆意青春年华

将颓废当做珍贵

而梦想不过是过眼云烟


年华浅淡,宛若一本破旧的书

来不及仔细翻阅便已破碎

书中是大雁南飞

是溪水东流

是一池浅水化深塘

一朝飞鸟做凤凰

而我们的光阴

是一个永难忘怀的故事

故事中无尽的伤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