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们坐一起,聊现在的房价和孩子们的教育,还有部分朋友纠结要不要二孩。


八十年代出生的小袁说:


“父母渴望家丁兴旺,说人一辈子就是活人呢,国家政策放开生二孩的政策好。


之前答应过父母只要国家政策允许,就生两孩子,但现在又有现实经济条件与教育投资和房价的冲突,纠结焦虑啊……


我妈倒是很开明,我爸怎么说也是不同意,说生孩子、扶养孩子是人生大事,决不能耽误。”


朋友们你一言,我一语。


大致意思就是房价太高不能算作不生孩子的条件,说不过去,谁知道孩子长大后社会又是一个什么样?


关键教育是个大问题。


应试教育带来的弊端不少,尤其在今天人工智能时代,越来越要求创新力和想象力。


于是私立学校应运而生了,教育理念和传统课堂完全不一样,注重个性化和量体裁衣,注重创新能力的培养。


有在私立学校上学的朋友的孩子,听说是不错。


但是,高额的学费对于普通工薪阶层就是亚历山大。


同时现在的育儿成本也是水涨船高。


某财经媒体对“育儿成本”做了一份详细的调查。


调查结果显示,中等水平家庭抚养子女到大学毕业大约需要投入70万,如果投入更高一些则会超过130万。


有人调侃说:”421阵型变成422阵型,中场球员要累趴下了。八零后真苦。”



六十年代出生的杨姐说:“小袁,你们够幸福了,还可以琢磨敢不敢生的问题。我们是想生生不了了。”


九十年代的琳琳说:“放开二孩儿,能不能生的问题解决了,可是还需要解决人们想不想生。”


琳琳说的这个情况确实存在,我有个亲戚家九十年代孩子在一篇文章里就写过:“什么结婚生子,去他妈的……我要女性自由。”


我老师家女儿34周岁了,选择不结婚。


而中国的生育是以结婚为前提的。


现在还有相当一部分即使结婚,也不想生育,何谈二孩儿。


我表妹就是一位选择不生二孩儿的七十年代末的女青年,原因是表妹夫工作忙,带孩子帮不上。


她同时兼顾家庭和事业需要付出更多的时间、精力,等二孩长大了,自己辛苦不说,也错过了事业发展关键期。


自己背负这一切,身心都太累,不愿意。


我身边就有很多像表妹这样想法的人,一个人生养,身心疲惫,健康堪忧。


还有一部分不敢生的原因是源于年龄大了,从优生的角度考虑。


上周刚读了一篇90后一位女权主义者写的文章《“中国生育报告2019”背后:女性的沉默“罢工” 》。


对《拯救中国人口危机刻不容缓——中国生育报告2019》一文中提到中国生育率前所未有下降的原因进行了分析。


同时,针对中国女性承担了数代的“廉价母职”,如今默默地“罢工”、乃至“辞职”了。


呼吁重新为女性的“生育”工作定价。


针对女性曾经在法律上曾经公开被当作半个人来对待的不公平,呼吁对女性权益进行保护。


在今天,人口结构性问题日益突出,劳动年龄人口开始减少,老龄化程度不断加深,全面放开二孩儿的政策,有利于缓解老龄化和盘活经济。


在舆论场这一看法有着广泛共识,但是,由此引起的次生话题也不少。


想不想生二孩?敢不敢生二孩?


一孩儿都不想生,何谈二孩?


这就需要我们国家在制定政策方面要释放更多政策红利,给更多人一个笃定的答案。


原创于2019年1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