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在郁金香并不盛开的季节去荷兰,索性把所有的目光聚焦在自己热爱的画家和他们的作品上,展开一次对佛兰德斯画派的致敬之旅。他们是扬•凡•艾克、耶罗尼米斯•博斯、弗兰斯•哈尔斯、伦勃朗、维米尔、梵高、蒙德里安、埃舍尔。如果再把历史回溯到16世纪,这份已然令人心生敬畏的名单里,还要加上如今已归属比利时的老彼得•勃鲁盖尔和鲁本斯。


这一次的旅行,请跟我搭公交,看这一群绘画界的超级巨星们,如何闪耀尼德兰的星空,不对,是整个世界的星空。

行前准备


在前几篇《搭公交游世界》的系列文章里,我已经对自助出国旅行的前期准备工作进行了多次详尽的讲述。如何挑选航司和购买一张价格合宜的机票,怎么办理签证(尤其是不止一次介绍过申根签证),安排合理行程和解决交通接驳等,至于订酒店这一类基本技能,打开度娘,相关信息铺天盖地,从来不是我攻略的重点。


既然旅行是一件极其私人的事情,那么以旅行团的方式完成的旅行,为了平衡所有人,总难免以牺牲掉个体的需要为前提。当然我也知道对于众多的国内旅行者来说,语言是把大家挡在自助出国旅行大门外的头号敌人。所以我不遗余力地将自己的旅行经验分享,真心希望更多的人借着越来越先进的智能设备和工具,让未来的旅行拥有更大的自由空间。

阿姆斯特丹国家博物馆和《夜巡》

其实每一次的行前准备,更加重要的部分是首先要搞清楚,自己到底想要从接下来的旅程中经历些什么(当然这一条原则,不适用于时间和票子充裕,又渴望未知期待冒险的那些人们,也不包括纯粹的度假),以此来锁定旅行的重心。然后便是对旅行地的更深入了解,去芜存菁。


好像这一次,出发前我搜集整理了画家们的生平并制成文件;对于热爱的梵高,从网路下载了他全部上千张画作并重读《梵高传》、《渴望生活》;访问了大量的博物馆官网以便筛选,并将计划访问的博物馆馆藏珍品汇集成册等。这样巨细靡遗的前期准备,让佛兰德斯画派全景画般的在我眼前展开,真所谓“身未动、心先行”。

我的行前功课

关于交通


不大的面积和密集的人口(荷兰人口密度每平方公里超过400人,是全世界人口密度最大的国家之一),让荷兰的公共交通特别发达和完备,再借助于超级好用的9292神器,在荷兰可以方便到达任何想去的博物馆,而且对于行程花费的时间和开支可以精确计算,相较于荷兰国铁提供的优质服务,出发前让我觉得偏贵的公共交通花费,完全值回票价。


如果购买Hollandpass,还能以19欧的极低价格买一张荷兰国铁一日通票,正是这张票帮助我在一天的时间里往返阿姆斯特丹、鹿特丹和海牙之间,在有限的时间里将博伊曼斯•范伯宁恩美术馆和莫瑞泰斯皇家美术馆一网打尽。

美丽的库勒穆勒美术馆

行程安排


Day 1:成都-阿布扎比-阿姆斯特丹

在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听当今世界排名第一的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管弦乐团RCO的现场,顺便参观毗邻的博物馆广场


Day 2: 阿姆斯特丹-哈勒姆-桑斯安斯-阿姆斯特丹

访问古城哈勒姆,参观弗兰斯•哈尔斯博物馆和埋葬他的圣巴福大教堂,多余的时间可以去赞丹桑斯安斯风车村


Day 3:阿姆斯特丹

重点参观阿姆斯特丹国家博物馆,整个荷兰的镇国之宝《夜巡》就在那里。有足够的时间和脚力,可以接着访问冬宫阿姆斯特丹分馆或者阿姆斯特丹市立现代艺术博物馆,也可以预约参观安妮之家,预约往往需要提前至少半个月


Day 4:阿姆斯特丹

这天的重点是梵高美术馆和伦勃朗故居,并欣赏阿姆斯特丹的运河美景


Day 5:阿姆斯特丹-鹿特丹-代尔夫特-海牙-阿姆斯特丹

这一天得早出晚归,先去鹿特丹的博伊曼斯•范伯宁恩美术馆,然后去仅仅13分钟火车的小镇代尔夫特,参观维米尔艺术中心和老教堂(维米尔安葬在这里),再搭短途火车去海牙参观规模不大却极其精美的莫瑞泰斯皇家美术馆

范伯宁恩美术馆的存衣处也是一件艺术装置

Day 6:阿姆斯特丹-欧特罗-乌特勒支

访问全世界收藏梵高画作第二多的博物馆——库勒穆勒美术馆,这座位于高费吕沃国家公园森林里的博物馆,和自然完美地契合,美不胜收


Day 7:乌特勒支-登博斯-纽南-埃因霍恩

北布拉班特省众星云集,是耶罗尼米斯•博斯、老彼得•勃鲁盖尔和梵高的故乡,所以绝不能错过位于省会登博斯的北布拉班特省博物馆和耶罗尼米斯•博斯艺术中心,然后去纽南的文森特中心,了解《吃土豆的人》的创作背景,傍晚到埃因霍恩近郊的梵高-罗斯加德自行车道骑行,沿着“星空之路”走进梵高的原野


Day 8: 埃因霍恩-布雷达-宗德尔特-埃顿-布雷达-安特卫普

在布雷达中转前往梵高的故乡宗德尔特,那里是梵高出生和成长的地方,参观“梵高之家”;从宗德尔特有郊区巴士前往埃顿,在仅周三到周日下午才开放的梵高教堂,走进画家的早期绘画生涯


Day 9: 安特卫普

在安特卫普圣母主教座堂欣赏鲁本斯著名的壁画《上十字架》和《卸下圣体》,因装修暂时关闭的比利时皇家安特卫普美术馆的最珍贵馆藏精品也在这里展出,之后访问鲁本斯故居


Day 10: 安特卫普-布鲁塞尔-巴黎

特意中转布鲁塞尔前往巴黎,因为时间的关系并未安排对布鲁塞尔的深入探访,留待来日。然而如雷贯耳的比利时布鲁塞尔皇家美术馆却一定不能错过。镇馆之宝《马拉之死》,收藏数量仅次于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的老彼得•勃鲁盖尔画作,除此之外,还有扬•凡•艾克、耶罗尼米斯•博斯和鲁本斯,惊艳至极

北布拉班特省博物馆和博斯艺术中心

后记:


比起写作,旅行是一件更加私人的事情,因为旅行者唯一要取悦的人只有自己,所以关于旅行的文字,往往真实而无可复制。


然而这一次的旅程,虽已归来数月,那份轰然而巨大的喜悦却一直在我心中雀跃,忍不住想要和大家分享。并偷偷地冀望,真有后来者循着这条路线也得着欢喜,那么隔着时空,我也算有了同志。

鲁本斯是这样画画的

(配乐《Brabant》出自荷兰创作歌手Guus Meeuwis的同名专辑,除资料图片外,文图皆系原创,欢迎转发,敬请注明出处,盗用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