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的时候痛快,笑的时候开怀,说的时候率真,做的时候干脆,这是真正的洒脱,也是真正的坚韧。



曾经有人问我 ,失去的东西回来了还要吗 ?我说,曾经丢了一粒扣子,等到找回那粒扣子时,我已经换了衣服。 



哪有什么突如其来的脾气,莫名其妙的离开,那些不回头的人,都早已积攒了太久的委屈。



从表面上看,父母好像一直是你的强力后盾,实际上他们只是一直在掏空自己来填补你的一点点空缺,凡事多为父母考虑,他们在不知不觉的时候,已经变得脆弱,致所有为人子女者。


女人最可悲的不是年华老去,而是在婚姻和平淡生活中的自我迷失。女人可以衰老,但一定要优雅到死,不能让婚姻将女人消磨得失去光泽。

每一枝玫瑰都有刺,正如每个人的性格里,都有你不能容忍的部分。爱护每一朵玫瑰,并不是得努力的把它的刺根除,只能学习如何不被她的刺刺伤,还有,如何不让自己的刺刺伤别人。


每一夜都能干干净净,心安理得、精疲力尽地入睡,每一天也能清清爽爽,心平气和,精神充沛地醒来,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