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在年轻的灯火中老去

幕窗不是在大地

而是在天空

不在一个人里面

而是在许多人中间

只有声音

不见踪影的江水

瞬间就是一年

转眼就是潦草的一生

谁还在岸边徘徊

寻觅命中贵人

人心无骨

余生的任务就是让它

一边死亡

一边尽可能兴奋

风稍一用力

整条湖滨南路

如纸牌游戏的结局

我还没来得及

用后背启开

背囊夹层里沉重的北方

蟋蟀已从石之谷

散步归来

木棉和法桐

旋出瘦脊侧面的炫茫

教堂杂质的钟声

仅仅移动几秒

被码头复活的钉子

重又钉在原地

对岸的阑珊

液体部分

戏剧性地被诱入

一场独白

中间地带小憩的屋顶

星光下独舞的人

并未抽身而去







数过数遍以后

也没查清

双子座里有多少人

为了余生的情绪

爱的死去活来

我是一个聆听者

近期南方将大雪纷飞

江水转换的速度

让捱到天亮的船只

有了间阵的头痛

我把异乡浸泡过的

破裂情愫

重新包扎好

两手空空

或满载而归

都是怀揣着的

相似的饥饿告别

墨镜里的江南

依旧清晰又混浊

正沿着潮湿的边缘

亮出一地沙哑的声线

我把与它摩擦后

柔软的十指

缓慢摊开

江水好像找到了一个

舒适而莫名的区域

当我握成坚硬的拳头

彼此看起来陌生

但内心已交换过熟悉的味道

如同遥远的故乡



我不打算和你

继续熟稔在幻觉里

在这个子夜

我深谙冷杉的温润

并让你从旧梦中醒来

去解读一个人

赊走月光的技巧

把你微甘的气泡花雕

偷梁换柱般

运行至北方烈酒一样

豪放的风格

我知道我是谁

以往怎样

现在还怎样

不会再为某夜的遭遇

而无谓的恐惧

尘封悲伤让风望尘莫及

释放欢乐与篝火会合

继续揣着人间酒壶

摇晃中无畏

那条星光中的江水

一定会为我送行

这满街的灯火

定会照亮我的归路





诗歌摄影系紫气东来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