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小时候,我们个个都是老妈的宝贝儿;现在,我们都叫老妈老宝贝儿。


一一小时候,我们大家都得听老妈的,因为她当家说了算;现在涉及老妈的事儿,我们想按自己喜欢的想法办,往往行不通,为什么呢?因为她是老宝贝儿。


一一如果你说有哪个人不喜欢美,肯定没有人会同意;如果你说人上了年纪会不喜欢漂亮服装,那你是不认识我老妈。



什么?我老妈是谁?您站稳了听准称:她老人家就是八九十岁准确地说今年九十三岁的超级无敌酷老太太!何以言超级?且听我从容道来。


二十二年前,老爸辞世,老妈落了单,心情总是郁郁寡欢,孤寂感甩也甩不开。当时我们姐哥弟妹四个都在想法子,我的法子就是请她老人家来沈阳住一段,换个环境。


知道老妈喜欢漂亮衣服,我投其所好陪她去逛街。



来到第一家大商场,刚进门老妈一眼就看中了一款羊毛衫,左看右看,十分喜欢,营业员也把边鼓敲得山响。


见此情景,我赶紧提醒她:"别着急,里面好的多着呢!再说,这才是第一个商场啊!如果最后没有更好的,咱们一定回来买这件行不行?"


然而,此时我的话老人家显然已经听不进去了,留给我的只有一个选项:买。


无独有偶,提着衣袋前行不远,老妈又看上一件羊毛衫。也难怪,这件我看着也不错,花色、款式、质地、长短、肥瘦都挺理想,价格比刚刚那件贵一些。




可是一一我提起衣袋瞧一眼,再看看老妈渴望的眼神,明白再说什么都是废话一一拿下。


所有的热闹都是凑出来的。


过几天舅舅来看老妈,又拎了件羊毛衫!事后我私下里调侃老妈:"现在一见羊毛衫我就要吐。"老妈说:"滚一边去!"顾自对着镜子摆炮斯。


羊毛衫的事如果到此为止,也还不算太过份。




那年,我回家给老妈祝寿,老同学张林领着女儿一起去了,他事先得知老妈喜欢羊毛衫,一口气拎来三件一一俄滴神啊,这是那猴子派来的救兵吧!


寿宴开始前,老妈看到三件羊毛衫一件赛一件漂亮,立马下令:开饭时间后延!


这下,酒店包间立马转变功能改成了试衣间,老妈左一件右一件的就试上了,最终,穿着最心仪的那件羊毛衫心满意足地当了回寿星老。



大家颂扬连连:这件穿上,只有北京大领导的夫人才有此风度!


算起来,这些沉年旧事已经过去了20年左右,偶尔浮上心头,不免阵阵温馨。


(本文摄影均为长春市某摄影工作室,拍照时老妈为83岁)

(原创文章,转载须注明作者及出处)


  

附1:美友Xy对此文的评论帖


      这是篇可读性极强的散文佳作。其一,引人入胜的故事。全篇始终围绕着羊毛衫的一买再买,一送再送,一试再试,情节生动得犹如连续剧,一幕接一幕,幕幕精彩。

        其二,栩栩如生的人物。大笑可谓刻画人物的高手。随着故事的铺展,以事写人,以事塑人,老母亲时尚优雅、干练利落、说一不二、绝对权威的形象跃然屏前。你看,为试出一件中意的羊毛衫,可下令推迟开席时间。这就是她老人家个性外现的生动写照。由此,也映衬出子女们依着、和着老人家的顺和孝。

        其三,朴实灵动的文笔。大笑散文作品文笔的一个特点,就是如素描速写画般朴实无华。此篇亦然。其用字用词很是讲究。第一件羊毛衫,一个字“买”;第二件,两个字“拿下”;到后来试穿三件羊毛衫时的“立马下令:开饭时间后延!”语气递进,渐重渐升。相随的是故事情节的渐入高潮,人物形象也愈发丰满。大笑笔下的文字,还不时飘逸出幽默诙谐、俏皮活泼的气息:“老宝贝儿”、“超级无敌酷老太太”、“俄滴神啊,这是那猴子派来的救兵吧!”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附2:大笑给美友Xy的回复帖


早知好友光降,大笑会高奏《老朋友进行曲》以示欢迎的。

大笑非自恋狂,但毕竟吃了大半辈子文字饭,幸运地活而有滋味,对自己调动横竖撇捺的能力不乏信心。尽管如此,读到好友的大篇幅品评帖(准确的说,应该是评论文章),我还是被惊到了。

首先,为品评能力而惊。帖文有总有分,主要从故事情节、人物刻画和文笔功夫三个方面施以深度解读,顷刻之间汇成好文,没有深厚的文艺理论功力无法实现。

其二,为肯定过高而惊。帖文中不少肯定,大笑并无明确意识,自知这当是努力的目标,所以颇感惶恐,诚惶诚恐!

三者,为人微"言重"而惊。好友的美篇号,众多品评文章可谓琳琅满目,那些被评文章的作者,个个都是如大侠、花明姐这样的美篇大咖,大笑进入美篇时不足年,尚在懵懂,怎敢当好友重评?

数惊之余,大笑愿浮一大白以致谢忱!

珍珠大笑 文学学士,携笔从戎后曾任原沈阳军区前进报社文艺副刊编辑、主编,主任编辑,获得中国新闻奖、解放军新闻奖、共青团新闻奖等省以上新闻奖、征文奖计数十个,获得省"优秀新闻工作者"荣誉称号,也曾入围新浪草根名博的历史文化新人,荣立二等功两次、三等功五次,有新闻文学作品集《铁血男儿》面世,有多种报告文学、散文、杂文、诗歌刋于纸媒或收录于各类选本中,曾任十余种书籍的编委、主编、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