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诧于那些自然造化的冰景奇观了。远望十里冰封,冰清玉洁,闪着银色的光茫,宛如一幅幅无形的白粉画,镶嵌在无边旷野的山间里。


是白玉雕琢的银河从天而降吗?是洁白无暇的玉带飘于世间吗?是玛瑙翡翠吗?是玉树冰花吗?是水晶般的海底珊瑚丛吗?


无数冰凌的奇美和各种意境,使人产生一种更为渺远和广阔的想象空间。


那单色的纯度无限扩展,无限透明亮丽,有着无穷的表现力,又有着动人的感染力!

飞冰挂壁直下,在半透明的冰隙中,一股水流不断发出轰响,像谁极力撕开一线天幕,要奋争前去,高歌猛进!感觉那是冰寒中的呐喊,深冷中无法凝固的情感,是极地深处跃动的心跳。


而在峭壁悬崖上,凝聚成冰瀑的,如雕琢的玉石,顺势而下,圆润之中具雄伟之姿。又随山势蜿蜒伸展,似流动着的细密、纵横弯曲的无数线条。


而在光影里,或明或暗,又有水色的渗透晕化,产生出晶体和雪花状的肌理,展现出微妙的层次关系,又深入表现着滋润柔和的意蕴。

有的像天边的云烟袅娜弥漫,有的像云朵轻轻幻化,有的像涌动着的浪花,有的像天然的大理石花纹,有的像盛开在山野上洁白的花……


凹凸有致,起伏有姿,斑驳有象,点缀其间,晕化活跃,变化莫测。如玉石般散发着绿微微,蓝幽幽的光,妙合周围野草的枯黄,悬崖峭壁的浅褐色和苔藓的浅绿,色彩自然和谐,这便增加了色相的层次,意蕴含蓄,一派壮丽唯美的景象!

然而,不得不说的是,一位摄影师赶来了,他跋山涉水,不畏艰难困苦,风餐露宿,排除困难,只为能够捕捉到大自然那无穷的魅力和瞬间的光影变化。


他那样专业,那样专注,又那样敬业!我想,令那位摄影师孜孜追求的,不正是对眼前冰景的美感意境深深打动了么!他要把内心的情感尽情释放,凝留这冰景最美的丽影!

是的,橙色的霞光映衬下的冰景实在妙不可言,因了高处水流飞溅的水花飘落在横斜枝丫的灌木间,自然雕琢成一种冰景意象: 青春靓丽的少女,朝气蓬勃,飘着长长的秀发,弓臂昂首向前,向着更遥远的地方!给人以力量,追求,希望,憧憬的美好形象!


在一排排宽阔齐数的台阶上,水流悄然结冰,望过去,犹如优美的洁白的曲线,似编织着美丽的童话故事,写着银色的爱恋!仿若洁白的五线谱,轻轻弹奏出空灵之音,倾诉着对于自然的无限情,无限爱!那分明是从远方涌来的雪浪花,带着乡思,带着乡愁……

其实,徜徉在山间若大的冰景里,无论局部,或是整体地看,一步一景,甚至换一个角度,便有另外的景象。


因其纯白透明,更易换起独特的感受。尤其在光源下,有着微妙而丰富的变化,对比强烈,极具视角冲击力,甚至极为神秘,此时此景,诚如老子的一句话: “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


而最大的感受是,大片的白色幻化出如梦如幻的仙境,也只有自然神奇的力量而为之!


重要的是它们不需鼓掌,依然在,正如山花小草,没人欣赏,亦在成长芬芳;正如那位千里来寻故地的摄影师,冰天雪地里的行摄,不需谁去理解,只需那一抹冰景的美好,精彩留取,因为那是家乡的冰景,日夜思念着的,即便有一天化了,也流在心里……

这时,那大片,大块的冰景,那松枝间的,灌木丛中的,悬崖垂挂着的,脚下的,左边的,右边的,眼中的,心中的,我再一次被深深地感动,又情不自禁地融入那晶莹而迷幻的冰景之中……

图片/汉晋斋

文字/汉晋斋


外景: 博山樵岭前王母池风景区


作者其它文章

 冰凌,幻影心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