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11

      自然 文化 艺术


本文章作品、采用原生态完全体自然玛瑙创作

——生活中的时尚

        是从生活中的细节入手时尚的诗情画意,才会渗透到生活中的方方面面,提升生活品质和趣味,脱离一成不变的节奏,展现饮食的时尚与魅力。

    奇珍异果

硕果飘香香满盘,人间烟火尽收眼。
珍奇欲滴惹人醉,诱摘一颗品肉甜。
视像而盲,入心而得像,观梨而不食,知梨之味,心达则悟道真,本心得见。


人为什么会庸俗呢?
曾看过一个答案是:因为心里装满了琐碎。
比如在想别人怎么看待自己,担心自己下次能不能得到更好的,怎么样才会成功……心填满了太多欲望,变得琐碎而茫然。这样的心,自然变得庸俗。
可是,比起获得外界意义上的认同,自己真正的热爱才更值得追求,自己内心的声音更值得倾听。
但很多时候,世界太过吵闹,我们总是听不见、看不清、理不明自己。
诚如哲学家叔本华所言:“要么孤独,要么庸俗。”


  孤独,或许才是治愈庸俗的良药。
在孤独中,听见真心 
美学家蒋勋年轻时,曾背着包,带着两件衬衫,一个人去旅行。
有些人会害怕一个人呆着,更何况是一个人出门。但蒋勋却觉得,那是成长的必经之路。
因为在那些孤独的旅行中,他得以见过凌晨五点的火车站,看见流浪的人是如何生活;他看过家徒四壁的人,却能一开心就脱了衣服在水里唱歌跳舞。
因为一个人唯有见过生活的万重模样,方知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是什么样子。也只有一个人在这些路上行进,像一颗石子投入湖面,才能真切地扎进那些异国他乡里,才能不断地与自己对话。



  人心琐碎,充斥太多欲望时,不过是因为我们不知道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又能为此放弃掉什么。
蒋勋说:“孤独,是思考的开始。”
孤独,其实是让我们与自己相处,去试着听见自己的真心。
在孤独中,看见热爱 
木心,是闻名于世的诗人、文学家。但年轻时的他,只是一名普通的美术老师。虽然出生书香门第,但似乎也未被识见过份的天才。
有一年,他意识到:“温暖、安定、丰富,于我的艺术有害,我不要,我要凄清、孤独、单调的生活。艺术是要有所牺牲的。”
于是,他去莫干山上过了一个冬天。那里人烟稀少,连雪落下时都是静悄悄的。他清晨早起读书,夜晚燃烛写作。
  一个人阅读、一个人走路、一个人思索、一个人创作……在孤独中,他得以贪婪地读着他喜欢的书,书写着想说的话。在短短的半年时间里,他便写出几册书稿。
更重要的是,这份孤独让他在很多年以后,无论遭遇怎样的艰难,无论身边的一切变得多么势利,他从未忘记自己内心的渴望:“我不想成为自己少年时最憎恶的那种人。”一如那个不顾山民的嘲笑,放着少爷不当,义无反顾地上山修行的年轻人。
内心庸俗时,容易被他人的评价所左右。但当你在孤独中自处时,会发现那些看法根本没那么重要。
  孤独,是让天地之间唯有自己,再一步步看见自己真正的渴望与热爱。
在孤独中,理清人生 
前年看过一篇文章,“在台北的街头上,有一奇景。在一个旧书摊上,摊主是一位老人。他虽然在卖书,但是挨着墙打坐、冥想、看书,或是入睡。无论身边街头人来人往,他如一入定老僧,岿然不动,亦不管顾客看中了什么书给了多少钱,孤独得仿佛在另外一个世界。”
这位老人,便是当时已名震诗坛的周梦蝶。余光中说他“写诗像炼石补天,补心中的遗憾。”他爱作诗,痴迷其中,有时候,这一首诗没有写完,另一首的题目已有了。而为了一首好诗,他能写40年。



周梦蝶说过:“我之所以还能写几首破诗,因为我感情不平静。”因为他这一生,可谓世事无常。漂泊到了台湾,与亲人天涯相隔,穷困中不得已才卖书维生,且孑然一身,与孤独如影随行:
“我选择早睡早起早出早归。
我选择冷粥,破砚,晴窗,
忙人之所闲,而闲人之所忙。”
世事未能蹉跎心智,孤独却愈能磨励才华。
这份孤独,让他得以在并不如意的人生中寻找到一个美好的出口,将生命中那些忧愁与痛苦,化作一句句幽美而空灵的诗。
人总会想要完美,但人间事总有不如意。那就在孤独中,寻找力量,慢慢地理清人生。
孤独,不过是让自己静一静心,不慌不忙,不怨不躁,去迎接这也无风雨无晴的人生。
所谓庸俗
不过是活在世人的眼光中
失去了自己
忘记了真正的渴望与热爱
所谓孤独
是让我们与自己相处
听见真心
看见真我
理清人生
唯有孤独
才能治愈庸俗
——生命de旁观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