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最近看到一篇重庆日报上转载的文章,一对英国夫妻Lee 9月份刚刚从迪拜搭乘航空飞机回来,在伦敦机场下飞机时发现自己的宠物猫在托运过程中丢失了。


他们俩找遍机场附近却一无所获,心急如焚的夫妇俩终于在20天后经机场同意可以检查当时托运猫咪的笼子。


当他们发现笼子干净整洁一点猫咪待过的痕迹都没有时,马上意识到猫咪可能是在迪拜机场装运时就已经丢失。


于是,夫妻俩决定返回迪拜寻找猫咪。


夫妻俩在迪拜酷热的街头不知疲倦地寻找了一个月,终于有人在离机场40公里外的一个小镇发现了这只上了新闻启事的猫,把它送到了救助站最后转交到了Lee的手里。


原来是机场托运宠物的链子滑脱,猫咪从宠物箱里溜了出来。


人们纷纷称赞这对善良夫妻的义举,他们是真正把宠物当成家人来对待了,自然在这场寻猫过程中付出的成本无疑是远远超出这只宠物猫的价值的。


但这就是爱,一场用最简单的心跳数字去处理最复杂的金钱数字的过程。


不过 ,我更倾向于认为,这只猫简直是太命好了,它的失而复得完全得益于它投生在一个爱猫如命的善良夫妇家里。

2

同样也是来自一篇新闻,这是一个女大学生网上发的一张照片,看到这张图时,相信你的惊讶一点也不比我小。


是的,这是一只流浪猫!它神情沮丧,眼眉低垂,那羸弱的身躯、疏落的毛发在寒风里如一叶尚未伸展便遭遇寒潮即将枯萎的树叶,瑟缩在并不丰郁的枝头,好像一场雨、几阵风便能攻城略地的夺取一条生命。


有些生命向来卑微,无人问津,它零落在街头随时会碾为土、融入雪,化做尘。


那一双绒靴的温度对于它就足够温暖,它躺在靴“妈妈”的怀里,像一个弃儿期望被带走、被收养。哪怕,是从这个富丽的姑娘手上获得一点“嗟来"之食呢。


前几天,我在一家女装店买衣服。店主养着一条雪白的小京巴,那毛绒绒的样子十分可爱,它懒洋洋地爬在沙发上打盹,像极了一团雪白的贵妇的围巾散落在下午慵散的阳光里。


隔着一扇玻璃门,两条皱巴巴、脏兮兮的小狗踮起脚尖扒在门上往里张望着。它们身上的毛被前几天的雨水打湿后依然没有舒展,尾巴处的泥浆直愣愣地结成了块,像从战场上刚刚下来的伤员一样。


它们俩不知道是看见了沙发上美丽的雪公主,还是看见了店主人那热气腾腾的食物,我想不论是哪个诱惑,它们都一定是太渴望得到了。


可是它们不敢凑近,因为不知道凑近后命运会给它们怎样的结局?像它们这样的穷小子,无缘无故被乱棒打死也是有可能的。


因为它们不仅丑,而且还没有靠山。


无主,自然可以任人欺凌,这是动物世界的生存法则,自己命贱,所以这也怨不得谁。


命运,这俩字意义非凡,其蕴含的哲学体系看来不只是适用于人类哦!



3


我早晨送孩子上学早,常常在楼下等孩子时碰到小区遛狗的邻居们,张姐就是其中一位。


为了让她的狗狗不在“高峰期"遭受拥挤,张姐常常不到6点就领着狗狗下楼了,等我们7点上学的时候,人家已经晨练完毕准备回家“用膳"了。


遛狗的邻居当然不止张姐一家,不过,我留意她却是因为她家的狗狗与众不同。


那是一条有着圆脸大眼的博美犬,金黄色的皮毛滑溜溜地团成雾,张姐叫它“珠珠"。


珠珠最与众不同地方就是“藐视群雄",任凭路上碰到谁,管你是漂亮的大姑娘还是傲娇的小伙子,珠珠一律步态稳健地自顾自地踱着步,你就是取次花丛它都懒得回顾,搔首弄姿也是白搭。


最近这几次看见珠珠时,它嘴角耷拉,舌头都有些回不去了,不过,依然是一副我行我素的样子。


张姐像和孩子聊天似的,一边走一边轻声细语地啰嗦着。


和张姐聊天,才知道珠珠是一条14岁高龄的公狗了,一般犬类的寿命最高也就15岁左右,那么,珠珠也算得上是犬类中的百岁老人了。


怪不得它走得那么不紧不慢呢,原来人家一生阅狗无数,内心早就波澜不惊了。


“哇,你家珠珠已经是我见过的狗狗里年纪最大的了。"我惊讶地说。


“是啊,说不定哪天早晨醒来,就看不到它睁眼了,它陪伴我这么多年,一想到这些,我就……"

张姐说着就哽咽了。


这几天开始降温了,再下楼时碰见张姐,她多半时间是抱着珠珠散步,估计张姐怕累着它,更是怕冻着它。


于是我常常想:张姐上辈子一定欠了珠珠什么的,今生就是来还债的。不然,这狗生也太命好了吧?



4


以前读到《史记·李斯传》时,总是被李斯的“厕鼠”与“仓鼠”之分雷到,因为之前的我从未想过茅厕的老鼠和仓库的老鼠有何区别。


当李斯看到茅厕老鼠又冷又饿还被人追打时,不得不说躲在仓库的老鼠吃的肥头大耳,是个十足的幸运儿。


鼠的命运都有如此大的不同,猫狗的命运也不出其右。


出生在街角夹缝里的猫狗,生来便懂得警觉,因为它们知道自己叫喊的越大声,离死亡的距离就越接近。


出生在豪门大院里的猫狗,生来就知道撒娇,因为它们明白自己表现的越跋扈,离主人的抱抱就越接近。


当然,宠物的命运也并非一成不变的。


有原来得宠的,后来被主人厌弃了半路丢掉的。也有原来一直流浪,后来被救助后有幸被主人收养的。


于是,那条生命从此就和一种叫“命运"的神奇力量纠缠在了一起。得宠和失宠间,命运玩起来似乎从来也不和你商量。


命运眷顾你时,你春风得意光华艳丽;命运抛弃你时,你饥寒交迫穷困潦倒。


而你,渺小到来不及叹一声它公平还是不公平,就又匆匆地步入下一个命运中。


这是万事万物为宇宙运行规则奉献出的生存金律,谁也没有逃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