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随壶传,壶以字贵”,将紫砂壶的文化价值第一次显现了出来,从此,文人更多地参与紫砂壶创作。一是制壶者的文化追求,二是众多文人雅士的参与,把壶刻装饰推向极至。在这方面,陈曼生算是在壶艺史上有突出贡献的大家,他除创作一批有文学价值铭文外,他还带头将篆刻作为一种装饰手段,第一次镌于壶上,使紫砂壶真正完备了艺术品的条件,成为玩家、藏家竞相追逐的对象。据文献记载,在明清两代,著名诗人、学者、书画家、艺术家如赵宦光、董其昌、郑板桥、徐渭、吴大徽、吴昌硕、任伯年等都亲自在紫砂壶上题诗、刻字、绘画。这些诗铭、绘画清雅淡远,寥寥数语使作者所要表达的意趣、情性与茶馨融合一致,大大提高了紫砂壶本身的文化内涵和艺术品味。紫砂壶也只有注入了文化,才能够亘古,具有历史内涵,流传百年、千年。

 ↑提梁壶为紫砂壶中极为重要的一类,历来佳作精品不断。

 ↑壶提梁的造型与壶身浑然一体,使作品具有平衡性而又不失活泼。

 ↑从紫砂壶的工艺角度,提梁越高制作难度越大,需要制壶者对紫砂的泥性有绝高的把握。

 ↑清中期以后,提梁壶多由单提梁改为双提梁,既增加了壶的稳定性,又体现出壶形的美观。

 ↑紫砂壶小提梁,谁说提梁壶都只能是大品?

 ↑紫砂壶的宜茶性主要源自双气孔结构的透气性,因此一把真正紫砂料做的壶,一定是有透气和吸水性的,一般越强越好

 ↑案几上的紫砂壶泛着岁月的光,洇着秋水悠悠的古琴曲,若即若离。一壶春茶,静若光阴。一盏情意,不离不弃。

 ↑秦权壶

  秦权为壶,气度泰然,刚正不阿。光面古拙中意象万千,紫砂泰斗顾景舟更是将秦权做成了素器的巅峰典范。

 ↑正因为紫砂壶具有发味留香、抗馊防腐、变色韬光之三妙,清代的名流李渔在《杂说》一文中,才会写下这样的评语:“茗注(茶壶),莫妙于砂(没有比紫砂壶更奇妙的了)。壶之精者(最金贵的壶),莫过于阳羡(今宜兴)。是人皆知矣”。普天下的紫砂壶,大多产于同一个地方,那就是江苏省宜兴市的丁蜀镇。那个富足的江南小镇,坐落在丁山与蜀山之间,由此而得名。自宋代以来,那里就是一个 “家家制坯、户户捶泥” 的陶艺世界了。

 ↑紫砂壶除了泡茶好喝,艺术价值高以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乐趣,就是养壶。养壶是在使用的过程中,茶叶内的油性成分被紫砂壶吸收,慢慢颜色变深,并在壶表面形成一层玉一般的包浆,让人爱不释手。

 ↑紫砂壶其造型式样极为丰富,陶器色泽古朴典雅,器物表面还常镌刻诗文书画作为装饰,从而更加增添了造型的书卷气息,成为一种具有高雅气质和浓厚文化传统的实用艺术品。

 ↑工艺师们常说宁做十圆不做一方,一把全手工方器不仅耗时耗力,成品率低。在这个急功近利的年代,专做方器的老师还是少之又少,随着人们审美要求越来越高,对于美的要求也是越为苛刻,壶品不仅具有传统的美感又有创新,那么在方器的独特魅力中,那种力度美使得方器在紫砂市场中倍受关注。

 ↑紫砂壶是一种典型的手工艺陶器,是中国陶瓷艺苑中一颗璀璨的明珠。

 ↑壶中天地大,这天地是排除一切物质、利益、私欲之外的另一种境界,集儒释道三家之精华,包含了人们对自我、对自然、对人生以及对世界的思索和感悟。

 ↑美人肩

  粗胚淬火后,把把显峥嵘。貌似泥为骨,敲之金玉声。

 ↑持一把精致的紫砂壶,品一杯上好的茗茶,于江南烟雨中品百年风流,悟一世禅机,岂不快哉!

 ↑紫砂壶的造型简练、色泽淳朴、大方古雅。用其泡茶,使用的年代越久,壶身包浆就愈加温润,泡出来的茶汤也就越醇郁芳馨。

 ↑紫砂壶的美在于它集壶泥、壶色、壶形、壶款、壶印、题铭、绘画、书法、雕塑、镌刻诸艺术,共融一体。

  人生岂能无茶?无茶则少了几分风雅。饮茶岂能无壶?无壶则少了几分智慧?

 ↑赏玩一把紫砂壶的过程,恰是在探寻五行的变幻,也是人们陶冶情操的一种方式。品味紫砂、感悟人生!

  再也找不到第二种食物,能如茶一般惊艳了人类的味蕾;亦找不到第二种物件,能如紫砂壶一般承载得起茶的精神家园。

 ↑爱壶之人会用柔软的绸布温柔地擦拭壶体,日复一日,壶体便呈现出一种温润而又内敛的光泽,像浸泡在雪水中的籽玉,恬静中彰显出与世无争的气息。

  泠泠溪水间,幽幽竹簧中,是少不了有茶的相伴;而对茶来说,此生缱绻相伴的,除却紫砂壶,还能有谁呢?

 ↑在紫砂艺人眼中,一把紫砂壶捧在手里,壶里装着的就是整个乾坤。

  玩赏紫砂壶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乐趣,就是养壶。养壶是在使用的过程中,茶叶内的油性成分被紫砂壶吸收,慢慢颜色变深,并在壶表面形成一层玉一般的包浆,这层包浆也是和紫砂具有透气性吸附性相关的,所以一把真正的紫砂是一定可以养出包浆的,且越好的料,养的越快,如果一把紫泥的壶,用了几个月壶表都没变化,颜色没有加深,没有变润,那就可以断定是假货。

  刻字绘画成就了壶,而壶也完美地呈现了其字与画。

  爱壶、玩壶的人,通常历经了岁月的洗礼,男人更成熟、女人更优雅,总是品味高雅、细腻敏锐,满腹经纶、眼界开阔。

  沏一壶好茶,品一首好诗,坐看浮云淡雾,耳听百鸟之鸣,心生悠然,其乐无穷。

  壶中日月长,山窗无依样。

  在火苗的跃动中,巧夺天工的紫坭绽放出令人惊叹的光泽,水分在高温中蒸发殆尽,留下坚硬的清脆的躯体,轻轻敲打,浑厚的韵律响彻心间。

  赏壶岂能无紫砂?无紫砂则少了那一个握于手中的乾坤。

  清晰的是袅袅茶香,恍惚的是故人旧梦,水流入杯中,故事却留在了壶里。

 ↑紫砂壶越用越新越亮越润,日久生灵岁月增辉;千百载更显沉稳而古朴、苍劲而精神。

  紫玉金砂,使人感悟茶道的自然氛围;随着赏壶的乐趣和茶香的缭绕,似乎一天下来的烦心事不经意间消失了去,内心中唯有舒畅情怀填满其中。

  一件好的紫砂壶,必须是一种精神的“物化”承载,或大或小、或巧或拙,经由岁月的裹洗,与主人息息相通,涵养身性的同时,也彰显主人的文化品位。

 ↑西施壶原名西施乳,言壶之形若美女西施之丰乳,确实此壶象丰满的乳房,壶纽象乳头,流短而略粗,把为倒耳之形,盖采用截盖式,壶底近底处内收,一捺底,后人觉“西施乳”不雅,改称“倒把西施壶”。

  人养壶三年,壶养人一生。

 ↑一块紫泥,在点石成金的巧思里,承继着文人风雅,流转着世代交替,同时也将人类的才情融捏握于寸土之间。

  一个爱茶人,手中若无一把自己特别喜爱的紫砂壶,总是件憾事。

 ↑此款壶仿秤砣形制,壶身高耸由下至上收敛,自然流畅,纯手工捏制壶嘴、壶把,嵌盖微鼓,亦另为截盖制,沿与盖品浑然一体,钮似桥顶,壶形整体简练,古朴,大方,有古穆沉静之感,更添了艺术的内涵,整款作品大气和美、线形流畅自然、力道十足。

  承载了诗书画的紫砂,因为融入了传统文明的精华而更显得与众不同。

  紫砂艺术形式的多样化,在很大程度上离不开历代文人雅士的参与和推动,正是由于他们的积极参与从而提升了紫砂的造型和装饰艺术,赋予作品传统文化内涵和人文底蕴。

  名人壶在字画、泥料、做工和设计上都较考究,所谓 “壶随字贵,字随壶传”,因此标价基本在千元以上,更有甚者为几百万元。如果“名人壶”是大师的精品,身价则更高。

  纵观陶刻艺术的发展前史,能够清楚地看到,文人字画与紫砂的结合在清代之后逐步成熟,而且一直延续发展到现在。

  真正爱壶、玩壶的人,几十年如一日,将一生的喜怒哀乐与之相伴,把壶的精神品格渗透到自己的血液与骨髓之中。一把壶的蜕变,亦是一个人的涅槃,不要错过与壶相伴的幸福。

  泥料是一把壶的根基,泥料不对,再好的手艺也只会是有形无实,甚至害人不浅。

  一壶冲古意,千秋有同心。

  书画与紫砂壶的结合使之更具文人风骨和韵味,在适宜冲泡茶汤的基础上,让紫砂壶变成一件耐看的可赏玩的艺术品。

  懂书画艺术的人,文化内涵更为丰富,做出来的壶也会更具文人气息。

 ↑自古茗壶似名人,壶的风格与古代文人雅士一样,各有千秋而绝不雷同,造就了一副秀丽的画卷。

  正是文人的参与,紫砂壶才将绘画、书法、设计等诸多艺术门类综合起来,构成如诗如画的艺术风格,使其制作从工艺跃升到了艺术创作层次。

  一把紫砂壶,一个故事,一段情节。远离红尘的繁华,与秀丽的山水为伴,品茗吟诗,读书作画,下棋抚琴,玩水赏月,安然过着风雅幽静的闲暇生活。

  茶香飘渺,水汽氤氲,淡淡的芬芳与温润的雾霭为闲散的文人雅士,构筑起了一个超凡脱俗的世界。

  文人在紫砂壶上或咏或叹,或雕或绘,字字珠玑,宛如杜鹃啼血,不尽文思,尽付如斯。也因如此,汪文柏才有句云:“人间珠玉安足取,岂如阳羡溪头一丸土。”

  紫砂情怀令人感慨,而这一件件在千回百转的曲折流淌中,依然高雅脱俗清韵不减的紫砂艺术来讲带着茗茶的芬芳继续绽放。

  紫砂壶是一种文化含量很高的艺术品,完美地实现了日常家用与艺术把玩的结合;它扎根民间,尚理崇文,与古老的“五行说”、“阴阳观”,以及“民间愿景”达成了绝妙的契合;它胸襟开阔,海纳百川,与儒、道、释等传统文化实现了完美的融合。所以自从明代以来,紫砂壶一直受到天下茶客尤其是文人雅士的偏爱与追捧。

谢谢观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