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11

高沙渠桥头一侧,有腊梅数丛。极远便有暗香散漫,近前看如玉灯盏,在雨中自发朗朗鎏蜡。树冠留叶屹然,腊梅似乎著寒衣而未脱去。待迎伫,宛如簮珠倩痕。巧似偷卷珠帘,她在残叶深深处。


雨天,她独占一隅草地,凡见者,谁不敬她天天风餐露宿逢雨更芬芳?此时枝梅最善,吟她品高承风骨。爱她花开花落,盈盈一笑。爱她溢香不吝啬,爱她玉露似沾巾,爱她独坐亦含颦。爱她好诗供年华。。。


《踏莎行》雨中腊梅

梅径横舒,

夹墙斜半。

天街烟水濛濛见。

札枝卷叶护黄花,

拂杨敧伞窥卿面。



一簇浓香,

些儿醉瓣。

静听细雨敲窗叹。

含羞泪点尽柔珠,

忽倾金蕊纷纷潸。


雨中漫步,有几只鸟儿叫着飞过河埠。惊起腊梅花开一簇簇,我选定了几朵花,收进枝上滢滢露珠,让它流浪在这个阴霾的季节而诗满扉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