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病发后的世界

一直以为自己很有几分刚性的--不会因为别人的几句话倒下,也不会因为几句赞美飞上天,我只是个朴素的并不华美的婆娘。

然而我还是高估了自己--在突发脑溢血倒下后,世界似乎翻倒了重来。在我清醒有意识后,世界安静了好多,没了电话催着,没有任务逼着,有的只是病床的寂寞与尘世的无声。我忽然成了被遗忘的人,躲进了永康这座小城的底里,除了少有几个人,都忽然选择把我忘却。

世界忽然缄默了,没人关注,也基本无人留意在草丛中的我,于是日子分外难熬——什么权利也无,于世界来说我只是个负担!为此我只能缄默。在众人怜悯的眼光里我又能如何?!

但我不喜缄默,总想发声,所以我开始折腾 --唱唱、看看、写写!然而很明显的一件事是我甚至无法静下来写完自己想要表达的意思!我很恐慌,我怎么成为这样了啊?!无从去怨,能怨谁?这都是苍天赐给!

从发病到醒来,我的心还算平静,因为我觉得已赚了,比那些半身不隧的,我这样已好太多了!但人总有贪心,一样达到后就想另一样,我现在就是!而且是总无法安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