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11

一说到姥姥,我就想起我小时候,坐在一棵槐花树下剥花生米。姥姥的手像枯树枝一样,她告诉我怎么弄不伤手,我哪有耐心,扔下手里的花生,一溜烟跑开了。


1


为什么一提到姥姥就会想到老槐树和花生米呢?因为每逢春天槐树开花时,她老人家总会从庄子里来到我家,和奶奶一起打槐花,我们有的用长树钩去钩花,有的索性爬到树上去,姥姥就坐在树下,摘槐花,慢条斯理,不紧不慢,我抹了一头的汗,伸手去拿,树刺扎了我手心,姥姥拉过我的手,帮我挑刺,那一双手,干燥的很,手上的皮和老树没有分别,我笑呵呵的看着姥姥的手,又看看那颗老树。


春天吃槐花团子,吃韭菜盒子,觉得春天都是姥姥的味道,到处都是美味的空气,闻一下,就可以抱着月亮睡上美美的一夜。


姥姥的槐花团子最闻名,一到春天,我们家宾客盈门,小伙伴们都挤在门口,看着灶台上的槐花揉成了圆球,眼睛里都冒着光,孩子们的妈妈都在院落里叙旧,说去年我还小不点呢,今年就爬树了,说着不知道怎么的就哈哈大笑起来。


炊烟袅袅,姥姥端出一大篮子冒着热气的槐花团子,小孩子们一下挤到篮子旁边,妈妈们齐转头看那盛况,那一顶顶雀跃着的脑袋可真是圆圆的呢!


哎呦,好烫,好烫。


有心急的家伙拿起来就塞到嘴里,姥姥看着大伙的吃相,也咧开嘴巴笑了,姥姥的脸上皱纹很深,一笑就像带了一个面罩,上面都是纹路,纵横交错,原来那是年轮。


2


姥姥一生有七个孩子,听妈妈说她没有见过姥爷,那个年代饥荒多,姥爷不知道生了什么病,就没有好起来,妈妈是最小的那个。


姥姥一个女人带大这么多孩子,真的很不容易。可是姥姥说,哪有什么不容易,不都是这么过来的。


姥姥说,年轻的时候,她带着大舅二舅去劳动,拿工分,让妈妈去打猪草,那个时候,虽然忙,可是有饭吃,早上虽然喝的粥都是可以看到人影的,却觉得肚子里有米了,干活有力气了。


我不能理解一粒米怎么那么有力量,饭桌上,我吃饭的时候,撒下来的饭菜她都会捡起来,一边捡一边说,这真是浪费啊,这要是在当年可以救好几条人命哩。我怎么能懂她说的,继续撒我的饭,姥姥继续捡,有一回捡竟然落下来了泪,我吓坏了。


我停下碗筷,看着姥姥,不敢说话,姥姥擦擦她的眼睛:没事,没事,姥姥就是想起你妈上面的一个小姐姐了,姥姥没有本事,把你姨给活活饿死了,姥姥不中用啊。


我不敢言语,不知道为什么姥姥那么心狠,把一个好好的人给饿死,那时我刚读书,知道了一些生活常理,对死有模糊的恐惧。


姥姥抱着我说:你妈妈命大,有树根吃,有红薯秧子,那几根秧救了你妈的命,可是你姨…

说着姥姥背过脸去,生命如草芥,我不知道姨的命竟然不如几根红薯叶子。


我心里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晚上睡觉也睡的浅了,梦里常常在找叶子,到处找,还拼命想看看我姨的样子,告诉她,我找了好多好多叶子,红薯的叶子。


3


我渐渐长大了,开始每天读书写字,姥姥看到我读书,走路都没有声音了,她很崇拜会读书写字的人,小小的我竟然成了她崇拜的对象,我受宠若惊。


等我写完,姥姥就会拉着我的手,摸摸我的头,她的眼神里都是期许。


我告诉姥姥:读书写字很有趣,姥姥你叫什么名字,我教你写字吧!姥姥摇摇头:我哪里会哪些东西。


姥姥你叫什么名字,按照我写的描就行了,我拉着姥姥。


姥姥颤抖的手摆摆,姥姥哪行,姥姥是个粗人,你好好上学,现在女娃上学还是少啊,你有机会上,要好好上,读书识字了,以后就出息了,不要像姥姥,没有本事,一辈子没有出过庄子啊。


  • “姥姥你想去哪,等我长大,带您去啊!”我乐呵呵的许诺,哪里知道我是一个不中用的女娃。


大学没有读完,我姥姥就去世了,当时我正在考研,家里人瞒着我,没有让我回家奔丧,等我拿到了录取通知书,才知道她老人家已经去了,我的泪水滴落在那张纸上,我觉得我欠姥姥一个诺言,关于出庄子到外面看看的诺言。


家人安慰我,姥姥是年岁已高,去了是最好的,生老病死,要依顺自然规律,我在地上,长跪不起也是不对的。


妈妈搂着我说:孩子,你考上了,姥姥在天之灵是知道的,你乖乖的,不要胡闹。


我哪里是胡闹,我只是想拉着姥姥的手,我只想告诉她,我想带她一起走走。


4


姥姥走前,做了一个梦,那天我从学校回家,妈妈坐在槐树下,看着村子里的稻谷。


姥姥告诉妈妈,自己命不久矣。


  • 梦是这样的:姥姥和三舅舅一起,赶路。途中经过一条河流,河流湍急不止。
  • 姥姥说,三子,我先下去,看看深浅,姥姥就淌着河流到了对岸。
  • 姥姥说,三子,水不深,快过来吧。

三舅舅就拖了鞋子,下了河,可是河水却淹没了三舅舅的腰,淹没到了脖子,片刻头也淹没了,姥姥急忙下水去拉,可是她的身体好像被人定住了,姥姥眼睁睁的看着三舅舅顺着河流,沉默不语。


三天之后,三舅舅病重,走前拉着姥姥的手:妈,我先到那边,你不要伤心,妈,我去看看那边爸过得怎么样。


姥姥没有哭,她如花似玉的年纪送走了姥爷,眼泪已经哭干,看着七个孩子,她只能负力拼命,可是现在却要送走爱子,她的心苦极了。


没多久,姥姥早晨还晒了太阳,穿上漂亮的新衣裳。第二天早上,妈妈去二舅家看她,给她带了好吃的红烧肉,可是姥却像睡着了一样。


虽然骨瘦如柴,却很宁静,她走的安详,没有痛苦,好像生死在姥姥眼里早已没了轻重,她养大了子女,她抱大了孙子,她孤独的小屋,门前的小草绿了又黄,屋梁上的燕子来了又走,年年岁岁的过,没有周一到周五,姥姥白了头发,掉了牙齿,眼睛模糊,可是头脑还是清醒的,她只要摸到我的手,就会笑,就会说:我的好孙,乖乖读书哇。


那一年,姥姥93岁,旁人都说姥姥算高寿,旁人哪里知道姥姥的辛苦,姥姥常常坐在老槐树下:我不敢老,我不敢病,我不能倒,孩子,姥姥这一辈子苦,苦的没有头,好在都过去了,姥姥也该享福了。


我傻呵呵的说:我们都会好好孝敬您的。


谁曾想姥姥说的享福是去另外一个地方,开始新的生活呢。


5


姥姥生前告诉我,她没有名字,姥爷姓孙,她便是孙氏,我看那一片庄稼地旁,姥姥的身体躺在那里会不会冷,夜莺会不会为她歌唱。


不知道另外一个世界里,姥姥有没有找到姥爷,三舅舅有没有为姥姥找一间茅草屋,姥爷有没有为姥姥擦去当年的泪,告诉她当初走的缘由。


姥姥没有留下一张照片,一张也没有,我每每梦里见到的她的样子,也是成年以后,她斑白的头发,瘦弱的身体,姥姥很高,即使年岁高,弓着腰,也比我高。


妈妈说,姥姥是一个美丽的女人,可是岁月却让一个美人儿独自养大七个儿女,那美丽的样子早已被岁月洗涤,我喜欢姥姥。


也爱姥姥,没有哪一个老人像她一样,有无穷的爱,她爱我们,满脸慈爱,看到她,我们就宽心放心。


姥姥,愿您在天堂一切安好,还恢复了年轻的相貌,和姥爷在天堂好好的相依相守,种花养狗,过一个好的人生,不要惦记孩子们,不要想念孙儿们,过一个属于自己的生活,只为自己。


姥姥,愿您安好,安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