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节快到了,娇艳欲滴的玫瑰花含蓄了一个冬天,终将隆重登台。


热烈怒放的盛花期的美,美到无可挑剔,红粉黄蓝的招展渐欲迷了人眼 。


它清醒自己的身价,所以有着无可替代的骄傲,笃定着清凉的晚风里,总会有一双手将自己揽入怀抱。

世间似乎没有女人不爱玫瑰花,除了那份鲜活夺目,更多的是有关爱情的寓意。似乎被玫瑰花包围的女人,都是爱情饱满的烈焰红唇,举手投足无不靓丽芬芳。


爱情是个多么美丽的词汇,任你耄耋老矣想起了也会满目柔情。只是璀璨的爱情总是那么短暂,如同艳丽的玫瑰花,从剪下青枝的那一刻,就注定了它疲软的花期。

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地开,青春与爱情同在的女子,爱情的光辉已然流光溢彩,玫瑰也不过是锦上添花,虽然也是渴望着,却不过是耀眼的陪衬。


而感情平淡以后的玫瑰花,沉淀了岁月的温情,或许更能打动人心。若说恋爱的方式不适合用在婚姻里,那么婚姻里的玫瑰花,便更芳香的难能可贵。

只因为再美的女人,再美的玫瑰花,一旦落入围城,也不过成了张爱玲笔下的红白玫瑰,无论初始如何美丽,也挡不住光阴寂寂,终将在一寸寸时光里面目全非。


这或许神同了它的属性,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就像那玫瑰花,抱在怀里美的动人,插在瓶子里,只剩凋谢飘零。


从小缺爱却才华横溢的张爱玲,最开始的爱情里,爱到极致能卑微进尘埃里。


后来有情人终成眷属,胡兰成一纸写就的婚书也是用了情的,"愿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是胡最初的心意与许诺。


后来分崩离析,世人都在指责胡的薄情,却忽视了胡对张非主流的评价:自私、刻薄、坏脾气。


婚姻那扇门一旦关起来,所有的真相都卸掉了伪装。而门外的人又有谁会尽知真相?

婚姻是所有爱情的照妖镜。任那些躲在玫瑰花后的情爱焰火如何动人,也逃不过它的火眼金睛,曾经遮遮掩掩的细枝末节,总会疲惫地现出原形。


其实深爱的感觉是会累的,患得患失总不是日子的章程;不爱的感觉轻松了却也虚无,女人的善感多愁总会让婚姻无端地生出嫌隙。


所以,很多时候,平淡的婚姻更需要玫瑰花的滋养,需要它醒目地提醒,爱情一如既往地伴随着你。

只是那需要一份遇到睿智伴侣的幸运,幸运到他愿意陪你做这个游戏。


或者婚姻里的女人,要的不仅仅是玫瑰花,而是玫瑰花后面深情的双眼,怜惜你的衰老迟暮,用玫瑰花般的热情,宣誓不离不弃,你永远是他手心里最热的温度。


而大部分人生的现实却是,声息相闻,面目模糊。经过了三年之痛七年之痒,或是用十年换其成长,渐渐就老了时光。


彼此是否还能做到饱含深情地,盯着相互的眼睛超过半分钟?


如果是,是深爱。

美国那位结过九次婚的老太太,用自己的身体力行得出了深刻的结论,她说过无论怎样的爱情一旦沦为日子,男人的表现都是差不多,无所谓情深,只剩下日长。


这样的结论让多少萌动的真心有了颓废,也让多少光阴里的蹉跎获得了心安。宁愿相信已然懂了,或许爱情的深浅不尽相同,婚姻里的日子却相差无几。


既是如此,又当如何?就像一首千百年早就谱就的曲子,任你新手老手,总会弹奏出类似的乐章。

婚姻的门楣上,书写的行人止步,关起了外面的明月清风,里面各自嘈杂的人生,现实与疲惫,淡漠了多少初衷。


那些人生初见,重复在旧时光影里,偶然感动间也徒生嗟叹,失落或幸运的宿命里,爱情的玫瑰映亮谁家的灯火?


无论冷暖自知还是心有所系,所有的选择都是曾经的选择,所有的高度都是自己的高度。


多少人渴望的白头偕老,或许只是薄暮季节下虚弱地妥协。

就像林语堂的"随缘而遇,随遇而安",貌似从容豁达的背后,何尝没有无言的伤感与缺憾。


世人期待的那份圆满,不过是他一开始就在心里认定的结论:所有的婚姻,任凭怎么安排都是赌博,都是茫茫大海上的冒险掌舵。


清静无为下,竟与那西方老太的感慨如出一辙,既如此,赢了便是幸运,输了只是人生。

只是这一路纵深的道理,必须要用各自的感情去丈量,所有的风景都是每个人智慧的结晶。


爱情与婚姻终归是不同,一个成全,一个升华或沦陷。


在那风姿妖娆的爱情里,青春的女生渴望着生动的玫瑰花,想要的是芬芳馥郁的浪漫。而在冷却的婚姻里,女人们想要的却是你能读懂她的浪漫,并因为懂得,情愿为她奉上仪式感。


所以,如果在满面皱纹的年纪,依然时常收到饱含深情的玫瑰花,才是真正历久弥香的爱情与浪漫。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