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四天的海上航行,我们于2015年11月5日中午抵达了西点岛。西点岛原名“信天翁岛”,位于福克兰西岛最西北边的角附近。在它东边有一个挺好看的小港湾,这也是我们要登陆的地方,它也是西点岛唯一的居民点。这个小岛只有两位居民,他们的名字是Kicki (女) 和 Thies (男) 。

  下午不到两点,我们乘坐橡皮艇,分批登陆到了西点岛上。

  按计划,我们是要先去位于西边的Devil´s Nose (“魔鬼之鼻“), 这个海峡有2100对黒眉信天翁和500对跳岩企鹅(又名冠企鹅 Rockhopper Penguin)在这里群栖。

Thies

  徒步的话需要半小时至40分钟左右到达,不想徒步的话可以选择排队坐车,Kicki 和 Thies 两夫妇有两部路虎老爷车接送至魔鬼的鼻子,单程十分钟就能到达海角。

  那是一个临海的斜坡,要去那里必须穿过一大片齐肩的荒草,期间有一条明显的小路,但泥泞不堪,都是黑黑的泥浆掺着信天翁和企鹅的粪便,还好船上有提供免费使用的防水靴,使我可以通行无阻。在荒草丛中的一个一个小丘旁边已经有三三两两的跳崖企鹅出现,现在把它们分类为“南跳崖企鹅”,它们只分布于亚南极群岛,总数目约有750万只,而福克兰群岛约占1/3。跳岩企鹅善跳越,是企鹅中的攀岩高手。成年时身长50多厘米,体重可达3公斤,是体型最小的企鹅。

  穿过草丛,就到了那个布满石头的“魔鬼之鼻”,那里密密麻麻都是企鹅和黑眉信天翁,它们在这里是完全混居的状态,且相安无事,互不打扰。

  我们来的时间是这里的初春,企鹅和信天翁都刚刚开始进入繁殖季,它们虽然都在巢里卧着,但大部分都还没有产蛋,所以我们没有看见雏子。我们和它们近距离对视时,信天翁依然优雅的端卧,很淡然。企鹅则伸长脖子,瞪着红红的眼睛,一副准备随时攻击的样子。一般情况,不管它们反应如何,我们都应该和它们保持一定的距离,以免惊吓到它们,五米是约定俗成的安全距离。黑眉信天翁是大型的、分布最广、最普通的信天翁。白羽黑翅,顺着眼角往后有一抹妩媚的黑色,故名“黑眉”,它们的翼展达2.3米。

  崖角右侧山坡的这种地貌特别像北极地区的冻原,都是五十年左右才能长成的地衣植物。

  回码头,我们三三两两,一路步行,到处都有马佳兰鹅的踪迹,那是一种雌雄颜色相异的鹅类。

  半个小时左右,我们回到登陆点附近,进入岛上唯一的小小院落。小院里种着各色花植,狭长的木屋客厅里摆着大长条木餐桌。这里的主人友好的邀请我们来他们家做客,但他们其实并不是这里的真正主人,真正的主人夫妇因年事已高不能继续留在这个只有他们一家人的小岛上,回英国本土养老了,留守的是仆人。

长餐桌上摆满了亲手做的各式点心,还有香气扑鼻的咖啡、奶茶。

  小窗边摞着一摞摄影集,都是这个小岛四季的景色,定价47 英镑/58 欧元/75 美金。

  我们这次旅行乘坐的是小型轮船,载客人数是100人,虽然遇到风浪的时候会很颠簸,但是最大的好处就是登陆的时间超长,在西点岛上徒步来回就要一个小时,加上在魔鬼之鼻随意的拍摄,回来码头还能悠闲的在这里享受英式的下午茶,我都不记得在岸上逗留了多长时间了。

  天色将晚,我们才依依不舍地登上橡皮艇,回到船上。

  船上的晚餐时间是七点半,猜猜我选了哪个主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