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三点,我带着一点情绪的领两个同事去一个两年未兑现付款的“老赖”那里意欲坚决收回货款。由于自己的新车被洗车工移车时撞坏了,所以只能包租一辆的士前往。

原本听去过两次收款的同事说路途有点远而偏,但我的意识里总觉得越南这个城市只有可见的那么大,也接触过许多工厂,能偏远到哪里去?这两天,外面湿淋淋的偶尔下着小雨,给原本寒意十足的天气更增加了厚重感。一上车,讨厌这窄小的车况居然给四个人的空间平添了一份暖意,伴随着越南轻音乐的小车在类似国内乡道的高速上疾速飞驰,我莫名的睡着了……醒来时,已是过去了40分钟,车已开始进行颠簸式的蜿蜒选路蜗行,因为前路不但狭窄而且坑洼不平,但是不断前路还是有不少的大车小车迎面而来。凭借两位同事久远的记忆也是不停往返兜转……又过了半个钟有多,终于进入一个破旧村庄的集合点,外面是一个写着不认识的越南文字的牌坊,车缓慢上坡去到一个制高点宽敞的有一座大房子的操坪,俨然老家旧时村委礼堂~同事告诉我这就是客户的工厂了。接着看到门口放了一辆中国全顺式的人货两用车和一大堆的摩托车,我基本可以确定~这就是越南所有外资工厂的标配了。

依着来过同事的指引,我轻轻的敲敲玻璃门没有人回应,便顺手推门而入,原来综合办公室内空无一人,只听到里面生产车间传来热火朝天工作的气氛和机器的运行撞击声。循眼望去,偌大的办公室里面右边是面对面六个位置和电脑属于工作区域,左边角落是一个陈旧的仿皮沙发和茶几。整个空间摆放整齐洁净。正前方应该是通往车间的大门,我一路走去,左边是车间入口,右边是一个小房间,门半开着,看到两个越南女孩在向坐在里面小办公桌上正边仔细摆弄耳机线边听她们反馈工作情况。我一眼就认出了正是我要找的“老友“。这位老友权且叫他阿卫吧,曾一度是三星中国境内最大耳机线供应商之一聘用多年的知名总经理,从2006年开始便合作认识至今。2017年8月份从中国北方来到越南考察并租厂开厂的。凭着多年熟悉的生产管理经验和人际关系,很快便在越南自己直接找三星供应商代工生产了。

阿卫听到我敲门示意的声音并没有直接抬头,而是两位越南工人先看到说有人来了才有点不耐烦的抬起了头看我,当从高度的镜框里看到是我,才哗的站起来脱掉眼镜疾呼“大哥”【这是北方人或江湖场面对人的尊称】,眼里闪过一些不知所措,明显对我这第一次不请自来的不速之客的意图有点茫然吧【2018年10月份我在朋友那里碰到他,原本已经答应的付款期限要我宽限到12月份中旬,12月15号给他电话,他说最后给他期限元月10号。我很严肃的提醒他不能再拖延。所以今天就直接登门了】阿卫环顾自己”总经理“办公室四周,除了一张办公桌和后面高高的足有一米五的保险柜,自己正前方大大的“生产排期看板”以外空无一物,马上尴尬的说,大哥外面坐。于是,我们来到外面沙发上就坐,并安排一个管人事的越南女孩倒水。这里没有我们中国企业的习惯泡功夫茶,也没有韩国人习惯的咖啡。接着拿出兜里越南最好的香烟两万五一包,折合人民币7块5,准备递给我。我立即拿出兜里国内带来的中华烟递给他说,抽中国烟。他居然不好意思的回答,好是好抽,别习惯了……听他这么一说,我递给他烟准备点自己中华烟的手停顿了一下,然后说:来,给我一支。我也爱抽这个,自己国内烟没有时常抽它。谁知,吸到一半,又浓又呛,连续咳嗽,无奈掐掉,连忙说,抽太多了。那烟的味道,犹如此时我们兄弟异国重逢的场景,苦不堪言,即便苦,也要每天抽,犹如生活的现实,还得熬…… 想起我现在抽中华的爱好和习惯,也是当年他在国内做总经理时,因为他爱抽,常去见他才让我有此习惯啊!而今,却是他惧怕染上的”伤“。

问及公司状况,他一肚子牢骚和愤懑。2017年的三星S8新产品上市,大家忙碌了一段,2018年4月彻底切断。公司像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窜寻找养活工厂的订单,一直亏损。现在又在筹备新产品S10,还没开始盈利,又将实行全面管控调整价格就是降价。不知道明年四月后又不知如何运营【每年4月份后三星公司的常态是清淡的,直到8月下旬才会逐渐转好】。在这边两个年头,负债累累。作为

一个多年业务老手,对于每一个催债时的苦情计我是屡见不鲜,可是我今天信他~对于一个在越南纯做代工的上百人工厂的经营,对于订单的不稳定和客户的变数,我深知其苦衷!

谈起即将春节有何打算?他一脸忧虑和无奈~没钱,还是继续在这过年吧。而且也是因为工厂100多人,唯一一个中国人就是老板,公司没有信得过的人看管啊!就连刚开始的7个管理也只剩一个越南人事和跟单了。其余的工厂管理和技术都是中国所谓的老板统兼了,多么幸运他曾是多年技术出身的中国总经理。这些对他只是重操旧业而已!

我小心翼翼的问他,多久没有回家看望家人了。他故作轻描淡写的说两年了,你弟妹去年春节在这边陪我过春节了,回家也蛮高兴的走,挺支持我的。我曾去过他老家,很漂亮和通情达理的一个女人,在家里带着一男一女两个孩子读书,都已经10多岁了……为了大多人共有的梦想,我们都一起来到异国他乡,如履薄冰,舍家弃妻儿子女!然而,不是每个人都能顺利的到达理想的彼岸,路途的艰辛,工作生活的不易,个中辛酸唯有自己清楚。而且偶尔还会故作轻松和潇洒的朋友圈或日记中炫耀记录着寻常和不凡的每一段经历和活动!这就是生活和现实,也是尊严和自勉……

最终还是他自己提出了货款的事情,我都没有勇气提出自己来的目的。他站起来不好意思的说,大哥,苦是苦,答应你要办的事情还得办吧。于是站起来掏出腰上的大串钥匙再次引我直奔他的办公室后面的大保险柜,打开柜门,让我见识了刚进门疑惑那么大气的保险柜的庐山真面目~偌大保险柜里面,装的全是贵重的生产材料如锡丝等,唯独一个角落里静静的躺着三扎不起眼的越南盾,在我面前甩了甩,然后拿给我一扎【5000万越南盾折合人民币1万5】,恰好是欠我两年货款的三分之一。说余下的等春节前收到货款再付清,剩下两扎是公司日常开销,也是100多号工人每天中餐的保证,12月份的薪资还要另想办法……随后阿卫还带我参观了一遍他的车间和布局,也谈了一些他明年的看法和计划。总之,我是不知道是怎样离开他公司和告别的。在归途的车上心情一直未能平静……

到了公司,已经是晚上6点半了【中国时间已是7点半】,司机打表120万,收取整100万【人民币300元】。没有外出庆祝收款成功,就着同事做的简易猪肉汤我泡了一小碗米饭,火急火燎的在茶桌前,喝着茶用手机记录了这段心路历程,书写自己和大多在越南外来朋友在越南的工作和生活。向所有在煎熬中仍执着不屈坚持的你们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