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10

拉开窗幔……哦,银装素裹,漫天雪花飞舞,大地一片白灰色,虽没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气概,却有着小家碧玉,玲珑毓秀的飘逸。纷纷扬扬的雪花悠然飘落,那么轻盈,那么温柔,夹带着浪漫情怀,在天空中漫舞。风,萦绕在四周,不需要音乐音符的配合,也不需要歌女的陪伴。雪,已经是亦遮未遮,略施粉黛为这晨平添一份俏皮了。静静地只有洁白如银的身影,随风飘飘散散落在松枝上、花坛中、碧水间、山峦里,慢慢堆积,慢慢沉淀,最后成为新浴舒绵的软枕。

  漂浮漫舞的雪,悄声踏足而来,清风曼舞的飞,只是云急于一睹自身的风采,而泄露的是洁白无瑕,不感遗憾轻松直落……让人连想是娇俏可爱还是沉稳淡然呢?

既有漫天雪舞,也少不了雪中的一枝梅,那就是与雪共舞的梅。而梅与雪都被古今文人骚客赞赏,更有留史佳句,让人赞叹不已。这正是:

“有雪无梅不精胜神,有雪无诗俗了人。

日暮诗成天又雪,与梅并作十分春。”


我想,那小梅林里的十几株腊梅含苞待放等待的就是这漫天飞舞的雪吧。

我有幸漫步于絮雪埋径之中,彳亍花影飞雪间,仿若到来的是隔世空间的梦幻里,看那梅花点点怒芳雪中,或一枝独秀,或群芳争艳,或含苞欲放,或临水曲照,依石古拙,千姿百态,暗流芬香。


踏雪寻梅,我想寻的是梅的清香,寻的是梅的雅静,寻的是梅的俊俏。清香,如同红酒一杯,醇而厚实;雅静,如同洁净不染,酣睡美女;俊俏,如同小桥流水中的淑女的倩影,又如杨柳堆烟衔泥的春燕。看着雪中的梅,不忍心打扰,怕打碎这清香,怕惊醒这雅静;怕扰乱这俊俏。

  我不是才子佳人,也不是文人骚客,我不会有唐风宋雨的千古绝句,也没有名家的鹅毛折扇涂鸦一枝梅。我就是个普普通通的人,一名落入凡尘中的俗子,我只欣赏,我只寻找,欣赏这雪中梅,贪婪梅的高贵淡雅,芬芳迷人;寻找梅中雪,也在寻找红尘中落寞寂寥的心。

踏雪寻梅,雪落大地,梅姿弄影,也只有这纯净洁白的雪,才能配得上梅的空灵与超脱。

漫天飞舞的雪花,飘飘洒洒,纷纷落落,落入梅瓣,落入枝头,落入我心,钻入我怀,一场雪中情,一季梅花香。我寻梅与河畔,观雪与山峦,却难解其中韵味。这正是:

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搁笔费评章。

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我想这就是我踏雪寻梅的等待:一场雪落梅花,暗香盈满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