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庆亲家陈洪坏了事,成为了朝廷的罪人,吓得西门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两个月间断绝了和外面的一切联系,用重金走关系,好不容易摆平了此事,西门庆这才长出了一口气,走出了家门。


西门庆在街上遇见了铁杆兄弟应伯爵、谢希大,他们之间的对话意味深长,引人深思。

应伯爵说“哥一向可好?去了哥家几次门不开?新嫂子娶了没有?”


在西门庆家里出了事的这段时间里,小小的清河县里发生了许多的事,如:李瓶儿嫁给了给她看病的医生蒋竹山,蒋竹山以行医为职业,李瓶儿也是从蒋竹山的口中知道了西门庆家里出了事,最终才嫁给了蒋竹山。

应伯爵是西门庆一日都离不开的人,西门庆也可以说是应伯爵的衣食父母,以帮闲为职业的应伯爵消息闭塞,两个月中不知道西门庆家里出了事?还不如一个看病的医生蒋竹山消息灵通,可能吗?蒋竹山娶了李瓶儿应伯爵居然没听说?还是应伯爵明知故问?


应伯爵这样问到底几个意思?


不能不佩服作者兰陵笑笑生的这支笔,平淡中写出的人生百态,让你自己去体会。


作为帮闲中的精英人物,应伯爵也绝不是浪得虚名,不要说是西门庆家里发生了什么事,就是清河县里任何一件能上头条新闻的事都逃不过应伯爵的耳朵。所以,西门庆家里发生什么事应伯爵自然知道,但应伯爵以静制动,静观其变,显示出了帮闲精英人物的非凡智慧。


其一、西门庆或许成为了朝廷的犯人,作为朋友,无能为力,只能这样躲开,装作和西门庆没有任何关系,以免受到牵连。


其二、应伯爵说去了西门庆家里几次,看见大门紧闭。

去几次不可能,最多是躲地远远的看过一次。


其三、李瓶儿嫁给了蒋竹山,应伯爵肯定知道,也必须知道,但应伯爵见了西门庆明知故问,其实是应伯爵说话的一种技巧,作为朋友,西门庆的马子嫁给了蒋竹山,应伯爵理应过来给西门庆说一声,但应伯爵并没有这样做。面对西门庆,应伯爵说话是主动出击,先问西门庆新嫂子娶过去了没有?怎么不请我们喝酒?把自己从这件事中脱离出来,因为,我什么都不知道。

也就是说,西门庆家里出了这样的大事,后果未卜,作为帮闲的应伯爵以静制动。如果西门庆家没事了,责任不在我,因为我去你家了,是你不开门,还可以继续跟着西门庆混吃混喝,如果西门庆家的事是大事,和应伯爵们也没有任何关系,也不耽误应伯爵们转换门庭继续走帮闲的这条门路。


所以说,应伯爵给自己留下了充分的后路,进可攻,退可守。


事实如此,西门庆离不开这些开路敲锣的帮闲人物,而这些帮闲离开了西门庆仍然可以帮闲,对于这些无情无义的帮闲人物来说,不过是换了一个混吃混喝的主子而以。


可我们分明看到了帮闲应伯爵们幸灾乐祸看笑话的一副小人嘴脸。

(原创不易,请点赞支持,🙏🙏)

附读书笔记:

图片封面来源于网络。

特别声明:本文系美篇簽約作者原创作品,转载必须带有原创作者“风清扬”的名称,转载没有授权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表,否则将被视为侵权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