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春天,我们几人从大连返回盘锦青年点,春光冉冉,因为晚走了几天,就有了后来的冒险经历。到营口那天已是三月下旬,南风吹起,大地回暖,寒冷的冬季已经过去,春天即将到来。站在辽河南岸向北望去,大河上下惟余莽莽,还是千里冰封,但一河之隔的盘锦大地已隐隐感到了春天的气息。冰封的河面也逐渐酥松,不能走人了,眼看目的地近在咫尺,却是可望而不可即。

命运有时很是能作弄人,当年牛郎织女夫妻恩爱,生生被王母娘娘用一条天河拆开,两人隔河相望,泪眼汪汪,却是不能到一起。后来多亏喜鹊帮忙,在天河上搭起鹊桥,每年七月七日见上一面,稍解两人相思之苦。

我们此时对青年点也是隔河相望,但不敢奢想喜鹊也来搭上一座桥。在盘锦一年多,水鸭子见过不少,从来没见过喜鹊,喜鹊喜欢在山林里遨游,不喜欢盘锦的水田芦荡。又何况辽河太宽,即使全国的喜鹊都集中过来,也不一定能搭上一座桥。喜鹊,喜鹊,顾名思义是给天下办喜事的人搭鹊桥的,我等过河接受再教育,这种事比较严肃,不在喜鹊的业务范围之内。

每一年都有那么一段日子,辽河两岸鸡犬相闻,却是不能往来。可以走铁路经沈阳绕沟帮子,但是要转出一千多公里,需要一大笔钱。我们几人是真正的无产阶级,口袋干干净净,很难拿出这笔钱,再说这笔钱盘山饭店里能潇洒几个来回,哪能这么稀里糊涂花出去?大家商量一下后异口同声:走!有什么可怕的?我们就从冰上过,看能把我们怎地?中国人死都不怕,还怕一条河?为稳妥起见,决定半夜走,那时候温度低,能安全些。


第二天一早三更时分,几人就到了河渡口,踩着滋滋作响的冰面向河对岸走去。辽河河面接近一千多米宽,眼望对岸迷迷茫茫、一片黑暗。这个时候全世界都在梦境,只有我们几个人鬼鬼祟祟,像几个出来作案的幽灵。好在没碰到警察,否则一定请到派出所盘查一番。

走上冰冻的辽河,宽阔的河面一片死寂,令人不寒而栗;这里除了一滩滩隆起的冰和恐怖,什么都没有,西北风吹来,浑身冰凉,打了几个寒颤,但是天并没有我们希望的大冷。

一行人鱼贯而行,一步一步,轻手轻脚,生怕惊扰了冰下龙宫里龙王爷的美梦。这儿是他老人家的天下,王爷神通广大,既能翻江倒海,又能惊天动地,万万不敢惊动他,惹他老人家生气那可不是闹着玩的。脚下那层冰,是两个世界分界,冰上是人的世界,冰下就是西天极乐,那里河水激荡、汹涌澎湃,只有神仙才能生存。在这里人要成仙只需要一瞬间,而从仙境再回人间却万不可能。




夜色蒙蒙,星光闪烁,冰面上沟缝交错、凸凹不平,每走一步都险象环生,不知下一时刻会发生什么。几人提心吊胆,战战兢兢,心里后悔了三千次,但是走到半途不能回头,只能硬着头皮挣扎着向前,生死完全交给了上帝。

路上经过了几道开裂的冰缝,最宽处接近一尺了,裂口狰狞恐怖,即使是野狼的血盆大口,也比这里温和一些。借着星光,从冰缝里看见河水卷着漩涡极速流动,冰层并不是紧贴水面,有的地方高处水面许多。浪花飞溅敲击冰面,“轰轰”流水声从空腔里传出,额外的响亮和震撼。我们小心翼翼地向侧面绕出几十米外,躲了开去。冰已经很是松动,稍有不慎,踩断了冰面,可能就要演一场《鲁滨逊漂流记》或者是《水下三千里》了。

几个不速之客已经在龙宫大门外徘徊,只要再向前一步就能到辽河龙王家里做客。辽河龙王家族久远,在辽河流域称王称霸几十万年。龙王虽是一方霸主,但是慷慨好客,经常大摆宴席,招待不请自到的不速之客。辽河流域的土特产丰厚,酒席上红烧鲤鱼、清蒸螃蟹,油焖大虾之类的通通摆上,再加上王宫用盘锦特产高粱米酿造的高粱老烧,所以这儿经常是“主雅客来勤”。

在我们下乡的时候,河北岸有户人家驾着马车到河南岸接新娘子,快马拉着车从冰面上径直向河南岸跑去,马车上鼓乐齐奏、欢天喜地,不想惊动了河里的龙王爷。龙宫里的王爷正在为女儿没找到合适的郎君而发愁,看到马车中的俊俏新郎自己送上门来,便转动了坏心眼。待马车走近时龙王使出手段,马车从冰面上直接落到河里,新郎进了龙宫。王爷派来说客,对新郎软硬兼施、威胁利诱,要他与公主洞房花烛。新郎此时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又不敢得罪龙王,只能半推半就,和龙女百年好合。

新婚之夜新郎见龙女貌美,温柔可爱,再看看龙宫琼楼玉宇,到处雕梁画栋、金碧辉煌,心里也就释然了。龙王富甲天下,应有尽有,龙宫里仆役丫鬟成群、一呼百应,一日三餐珍馐美馔;身上从头到脚都是绫罗绸缎,总之这里的生活 比他那个穷家不知强了几百万倍,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他也就死下心来,安心留在龙宫当驸马爷,不再回人间了。

只可怜辽河南岸的那个新娘子,没入洞房就当了寡妇,还有家里的老娘,多年以泪洗面。




今日我们几个也走到王爷的大门口,但不知道龙王家还有几个女儿待字闺中,是否还有招婿上门的打算。想王爷妻妾众多,女儿大概不会太少,几个人既然自己送上门来,这个机会王爷大概不会错过。另一方面讲,王爷树旗立幡、称霸一方,同时广交天下,既然是有朋自远方来,王爷岂能不亦乐乎?

于是宫门大开,亲自迎将出来。暄寒之后让进宫里 ,“烹牛宰马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王爷好客,什么鱼鳖虾蟹、山珍海味全拿出来,摆满了一屋子。美味当中,我还是特别中意那道清蒸螃蟹,膏肥壳满,香美无比。辽河出产的螃蟹,那可是世界大大有名。

一连几日龙宫大宴,顿顿清蒸螃蟹、水煮螃蟹、酒醉螃蟹……,闻到螃蟹的香气,五湖四海及三山五岳的众多亲朋嘉宾闻风而至,大家情投意合、相见恨晚,慷慨激昂、推杯换盏,正是:“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客人人多酒量大,几天以后,王爷家的高粱烧酒储存见底,螃蟹也少了许多。管家悄悄报来,王爷豪爽,不动声色,背地里小声吩咐:“去,仓库里收拾一下,看看还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五花马,千金裘,通通将出换美酒,兄弟同消万古愁……。”

客厅里,王爷还是不断地殷勤劝酒: “诸位,诸位,难得几位秀才光临寒舍,寒舍今天蓬荜生辉。今天高兴,很是高兴,略备薄酒不成敬意。岑夫子、丹丘生,将近酒,杯莫停!今日有酒今日醉,莫管来日是与非……”。一干人直喝得天昏地暗、江河倒流。所有这一切,都是有诗为证的。


酒足饭饱之后,拉开桌子打麻将,好汉们麻将桌上诧叱风云,尽显英雄本色。我们几人本来囊中羞涩,是上不了桌的,但是王爷豪爽,几张银票拍出:“这几千两银子你们几个先拿去,输赢不重要,关键是要玩出好心情,四海之内皆兄弟……”。

辽河龙宫的麻将是天下极品,用河里特产极品大珍珠镶嵌紫宝石精工细琢而成,每一颗都价值连城,这样一副珍珠麻将的价值能连几百个城。麻将抓起来清爽滑腻、手感极好。说句上不得台面的话:即使是将手摸在情人身上,也没有那么好的感觉。手里托着麻将,心里甜甜蜜蜜,好像托着金山。众人在龙宫里吃一顿再一顿,玩一天再一天,吃喝玩乐,“只愿长醉不愿醒”。

但是美梦没做成,那天龙王爷显然心情不好,不打算请客,派人将一行人挡在了龙宫大门之外:“几位,对不起了。王爷说了:你们几位资产阶级思想严重,劳动中怕苦怕累,经常想不劳而获,表现很是不好,贫下中农不满意,王爷也不满意。所以你们还需要回到盘锦青年点继续劳动改造,刻苦磨练,提高思想觉悟,别总想着吃喝玩乐。这次王爷就不见你们了,你们请回吧”。

王爷老奸巨猾,我猜想他是怕我们吃光了他的螃蟹,喝光了他的老酒,也可能怕我们觊觎他的珍珠麻将,所以托词把我们拒之门外。却也说的理直气壮,冠冕堂皇!


东边的天上慢慢升起一轮红日,我们也终于走到对岸,悬在嗓子眼的心一下子回到原处。上岸时两腿酸软,一下子瘫坐到地上,只觉得身上凉嗖嗖的,不知什么时候出了那么多的冷汗,内衣都湿透了。

这次过河教训太深,直至五十年后想起此事仍然是心有余悸,也明白了一些道理。以后的生活,常常以此为戒。

经历了一次生死的过程,回头再看眼前绚丽多彩的世界,才能真正感到现实世界的可爱、生命的可贵和生活的美好!大好的青春年华,干嘛天天垂头丧气、怨天尤人?只有懦夫才向困难低头,我们应该挺起腰板做人。眼前的生活中的确有许多困苦磨难,但困苦能磨练意志、锻炼体魄,经过磨难,人会变得坚强勇敢,生活也会更充实。


反思 今生干过蠢事无数,夜过辽河是最典型的一次,用自己的生命来省一张车票钱,太作践自己了,如果出了意外,那就是轻如鸿毛。在这个世界上,“千金散去还复来”,但人的生命只有一次,那是多少金钱都买不来的;人可以平淡过一生,但绝不能看轻自己,只有傻瓜才会为了节省一张车票钱,拿自己的生命作赌注。而我干了这种傻事,正是一个名正言顺的傻瓜。

看周围同学友朋一个个瓜熟蒂落、渐行渐远,而傻瓜却每日快活地吃吃喝喝,游走四面八方,和一班老友网上相聚,吟诗作对、潇潇洒洒。这一切全在于上帝的恩赐,是上帝给予了一切,感谢上帝。